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醉枕三國
醉枕三國 連載中

醉枕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刀筆一小吏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凡 鮑隆

他的父親是黃巾軍的頭領張角,他的師尊是太平道的創始人于吉,他還是武藝高強的曲阿小將現代軍人趙凡在緝拿毒犯時因公殉職,他的靈魂穿越到漢末,附身在曲阿小將趙凡的身上身處亂世,他該何去何從?趙凡手握霸王槍,把心一橫,為了江山和美人,我要干翻各路諸侯,自己做老大才最痛快!展開

《醉枕三國》章節試讀:

鮑隆在一旁提醒道:「將軍不必擔心,此處離秣陵城只剩下百十里路,秣陵城城池堅固,易守難攻,短時之內,必定不會有失,咱們再堅持一下,只需趕到秣陵城,咱們就有糧食了。」

陳應:「鮑隆,孫策佔領了牛渚營後,必定繳獲了我軍屯集在此處的大批糧草輜重,以我猜想,他一定會發兵去攻打秣陵,咱們能不能進入秣陵城,尚在未知之間。」

鮑隆急道:「孫策進兵應該沒這麼快吧?他們經過一場大戰,總要停下來休整幾日才對。」

陳應:「這次大戰,因為周尚的叛變,孫策的兵馬損失不大,如果換作是我,我一定會趁秣陵守軍沒有防備,立刻發兵去奪取秣陵城。」

鮑隆還想要反駁幾句,趙凡卻開口打斷他的話,「陳將軍言之有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咱們還是要做最壞的打算。」

鮑隆:「將軍,話雖如此,可這周圍的百姓都已經跑光了,咱們如果不儘快趕去秣陵城,遲早會餓死在路上。」

趙凡:「不如這樣,咱們可以派斥候在牛渚營通往秣陵城的要道上查探,孫策如果沒有發兵進攻秣陵城那是最好。如果他已經向秣陵進軍,他就必然會向前線運送糧草輜重,咱們在半道上搶劫他們一次,也就撤底解決了糧食的危機。」

陳應擔憂地勸道:「將軍,咱們兵少,士卒們又都餓着肚子。現在去搶敵人的糧食,只怕會凶多吉少。」

趙凡心裏清楚,真實的歷史上,孫策在進攻江東的時候,一路順風順水。既然他們進攻順利,以孫策大膽的性格,他在後面肯定不會留下太多的兵馬,自己抽冷子搶他們一次,應該是有可能辦到的。

想到這裡,他向陳應解釋道:「陳將軍,咱們現在身處絕境之中,不拼一把,只會讓大多數士卒餓死在回去的路上。相反,咱們如果能搶到糧食,就可以讓士卒們很快恢復戰鬥力,這樣也能加快行軍的速度。」

鮑隆在一旁連連點頭,「將軍說的不錯,我寧願戰死沙場,也不想就這麼被活活地餓死。」

趙凡:「陳將軍,事不宜遲,你立刻下令讓隊伍轉道向通往秣陵城的大路靠近,再多派幾隊斥候在前面打探敵情。」

陳應:「既然將軍決定了,那末將親自帶人去前面打探消息,鮑隆,你就留下來保護好將軍。」

「陳應,你放心去吧,有我在此,定保將軍平安無事。」

隨後,陳應傳下趙凡的命令,隊伍立刻轉道往東北方向前進。

趙凡拒絕了鮑隆讓他繼續坐着擔架的建議,他同鮑隆一起,走在隊伍中間,邊走邊熟悉着自己手下的這支疲憊的軍隊。

隊伍轉道走了約莫有半個時辰,前面突然響起士卒們的歡呼聲,鮑隆連忙跑上前去詢問。

片刻之後,他一臉喜色地跑回來沖趙凡笑道:「將軍,前面發現了一處村落,說不定可以在這裡弄到一些糧食充饑。」

趙凡聞言忍不住搖頭苦笑,「村裡的百姓肯定早就跑光了,要是有糧食,陳將軍肯定會派人前來向咱們報信的。既然他沒有派人前來傳信,那就說明他們沒有找到糧食。」

鮑隆聽到這話,失望地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盔,自責地道:「這麼明顯的道理,我怎麼就沒有想起來呢。」

趙凡:「雖然沒有糧食,我們卻可以在此處休息一下,讓士卒們挖點野菜,抓些田鼠,野兔子之類的充饑,好盡量恢復一些體力。」

鮑隆立刻叫過來一名親兵,讓他前去傳令,讓士卒們進入村中休息。

正午時分,趙凡領着手下的幾百殘兵走進一個荒廢不久的村落裏面。

村子不大,只有數十間茅草搭建的房屋,看這裡的情況,村中的百姓消失最少也有半個多月時間。

趙凡坐在村口的一塊大青石上,安靜地擦試着自己的兵器,一桿一丈三尺八寸長的霸王槍。

這桿霸王槍的槍頭並非是菱形,而是狀如一柄寬刃的大寶劍,如果不是虎口處有一叢槍櫻,他還真以為自己手裡的長槍是一把長柄的寶劍。

趙凡擦試完槍刃後,隨手扔掉手裡的破布,然後站起身來,手舉長槍舞動起來。

此刻,他手裡的霸王槍似乎帶着一點魔性,引導着他的身體閃轉騰挪,刺挑襠拆。進攻時,槍尖寒芒閃爍,迅捷無比。防守時,則猶如水銀泄地,密不透風。

趙凡心裏有種感覺,他這具身體的力量似乎很大,幾十斤重的一桿長槍,他使起來竟然毫不費力。

舞到興處,趙凡抬手一槍用力扎在身前的一棵枯死的樹桿上,就聽見咔擦一聲脆響,槍尖直接洞穿了粗壯的樹桿,將樹身一分為二,劈成兩半。。

「好槍法!」

趙凡聞聲回頭一看,就見鮑隆雙手捧着一隻冒着熱氣的陶罐走了過來。

鮑隆走到近前,對趙凡笑道:「將軍雖然失憶了,卻還沒有忘掉這套槍法,這真是可喜可賀。」

趙凡收回長槍,也是一臉喜色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手一抓住槍桿,那些招式就好像能自然而然地使出來。」

「這也是將軍平日里刻苦練習的功勞,您以前練習得多了,身體也就有了本能的反應。」

『鮑將軍,我這套槍法是我師傅傳授的嗎?』

鮑隆搖頭道:『不是,這套槍法是你的師叔李彥傳授的。』

『李彥?為什麼我師傅不傳我武藝,反而讓師叔教我?』

『將軍,您的師傅不精通武藝,他只對治病救人和傳播太平教義感興趣。』

『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我也學過醫術了?』

鮑隆聽到這話,立刻忍不住笑起來『將軍,就是因為你從小不肯學醫,你師傅被逼無奈,才讓他師弟教授你這套霸王槍。』

鮑隆說完,將手裡的陶罐遞給趙凡道:「將軍,這是幾名親衛在村子附近抓的野兔子烹制的肉羹,您喝下去補補身體。」

趙凡沖鮑隆一擺手,「士卒們都還餓着肚子,我怎能吃得下去,你端去給受傷的士卒吃吧。」

「將軍,咱們接下來可能還要同敵人有一番惡戰,屆時還要靠將軍在前面帶頭衝鋒陷陣,全軍將士的安危都繫於將軍一身,您可切莫學那婦人之仁。」

趙凡堅持道:「我若不能與士卒們同甘共苦,又怎能指望士卒們在戰時同我一起奮勇向前。這湯我是絕不會喝的,你不必再勸。」

鮑隆正要再開口相勸,忽聽村中有士卒在大聲地叫嚷着,「找到糧食了,咱們找到糧食了。」

《醉枕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