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自由遊戲的不正經商人
自由遊戲的不正經商人 連載中

自由遊戲的不正經商人

來源:google 作者:墨塵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塵鋮 奇幻玄幻 永布居

不知道什麼原因,永布居突然就加入了這名為「自由遊戲」遊戲中「無論你有什麼願望,在這裡都有可能實現哦!」永布居面無表情的接受了這一消息但為什麼我這麼個即將在現實世界實現自己人生理想的人會到這裡啊喂!即將坐上經理位置的永布居不理解,悲痛萬分:我還沒來得及好好享受生活呢!誰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遊戲策劃:這不才更讓人悲憤,更有動力往上爬嘛!別介別介~遊戲GM:身份地位高?這不才讓人訓得更爽啊!遊戲美術:啊?我不到啊,不關我的事永布居:……——————有原創,有改編寫書新人,請多多指教!展開

《自由遊戲的不正經商人》章節試讀:

「天……元……山……」

「到天元山來……我會一直在天元山中等你……」

一句意義不明的話語在腦海中盤旋,揉着被撞的生疼的腦袋,永布居轉頭觀察四周。

不知道什麼時候,四周那隔絕外界的濃霧消散,自己來到一片未知的區域。

當然,不排除他是外來者才不知道的情況。

四周依然是一片繁茂的竹林,只有腳下一條長路延伸向遠方。

「看來只有沿着這條路走了。」看着腳下不斷延伸的路,永布居沒有試一試往竹林走去的意思。

只有一條路,自己站在路上,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吧?

看了看還在頭頂的太陽,永布居向前走去。

微風拂過,帶來絲絲涼爽,青蔥的竹葉發摩挲着,發出輕微的「沙沙」聲,永布居的心情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逐漸平靜。

【聆聽自然之聲,你的心境逐漸平靜,你知道,自己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突兀的,永布居的眼前跳出這樣一行文字。

「嘖!」不知何時沉醉於環境的永布居被打斷那種融入環境的舒適氛圍,有些不爽。

不過這句話倒是讓永布居注意到自己已經走到道路末端,立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腳下。

【聆聽自然之聲1小時45分鐘,已超出最高獎勵範圍(1小時),獲取最高獎勵】

【你獲得技能「元素親和(高級)」】

眨眨眼,永布居沒覺得有什麼過於奇怪的。

穿越者開個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永布居學着小說情節將注意力放在【元素親和(高級)】上。

不出所料,眼前出現了技能的詳細介紹。

【元素親和(高級)】

品質:紫

效果:元素感知+30%(本世界僅表現出感知範圍+30%)、元素吸收效率+30%(本世界表現為靈氣吸收效率+30%)

注意:此技能為絕對加成。

說明:元素之神青睞着你。

——————

「本世界?」查看完所有資料,永布居注意到了這個詞。

「或許我並不是穿越?是通過類似於主神空間的地方到達這裡的?」抬頭看天,頭頂的烈日散發的日光照耀在永布居的臉上,傳遞着舒適的溫度。

「嘛,現在想這些也沒什麼用,若真的是我想的這樣,那繼續走下去總會再出現端倪的。」甩甩頭,永布居繼續沿着唯一的道路向山頂走去。

……

山看着不高,但真走起來還是讓永布居累的想罵娘。

但良好的素養讓他硬生生憋住了。

當然不是因為太累了沒力氣罵出聲。

終於,在攀爬了3小時32分鐘,天色將晚之時,永布居成功走到山頂。

能走到現在,全憑着心中那一口氣。現在到達目的地,那口氣一松,永布居眼前一黑,癱倒在地。

只在暈倒前瞄到一眼不遠處那座道觀的門被推開。

……

「我真傻,真的。」

永布居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默默發獃。

至於為什麼,只是因為他想起來之前他忘記看自己的身後是什麼情況,就直接沿着這條路走了一下午,讓他有些後悔。

萬一向後走就不會這樣受苦受累了呢?

當然這樣的念頭也就在永布居腦海中閃過一瞬。很快,他就將自己的心態放平。

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就不要再去後悔;若是覺得做錯了,那就盡自己所能去補救。

這是永布居行為習慣,在他人生的前25年他都是這麼做的,現在自然也是如此。

坐起身,永布居環視四周,他發現他只是在一間普普通通的漏水木房之中,身下的木床也是一副快要腐朽的模樣,隨着他的動作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吱」聲。

這搞得永布居有些緊張,輕手輕腳的下了床,這才敢仔細地查看這間——

「你醒了啊。」飽經滄桑的聲音突兀地從身後傳出,永布居下意識地揚起嘴角做出一個標準的職業微笑並快速轉身,直面來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緊閉的房門被打開,一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後。

永布居前半生走南闖北漂泊多年,什麼情景沒見過?豈會被「走路沒有聲音」這樣的小場面嚇到!

就憑他現在的表現,怕是不及高中班主任身法的百分之一!

……

永布居確實是這麼想的,嘴角含笑,眼神平靜,直到在打量老人的過程中看了眼他的腳。

「嗯……我大概是還沒睡醒吧,人怎麼可能飄着走呢,是吧!嗚嗚嗚……」

永布居想要哭,但還是要保持微笑地問道:「這位老先生,請問您是……」

「嗯?你不知道?」老人面露驚疑,這才開始認真打量眼前年輕的後生,雙眼一亮。

一張俊朗清秀的面龐,兩道劍眉斜插入鬢;眼神深邃,鼻樑高挺。

正此時一陣山風吹過,長發衣袍隨風而動,飄飄乎如仙人,說不出的洒脫。

許是清晨的山巔有些寒冷,永布居被凍得嘴唇發顫,有些破壞美感,讓老人直呼可惜。

老人自是想不到這顫抖的雙唇是自己刻在骨子裡的動作引的,單手一招,衣櫃中飛出一件長袍落在他的手上,遞給永布居,並且溫和地對他說道:「別傻站着了,來,多穿兩件,瞧瞧都被凍成什麼樣子了!」

自認為展現了自己溫柔一面的老人不自覺嘴角上揚。

對上老人那似乎閃着光的雙眼,永布居內心感到絲絲不妙。正此時,又看見他那「邪魅」的笑容,頓時瞳孔地震,不禁雙腿夾緊。

但是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至少永布居是這樣想的,所以他硬着頭皮乖乖穿上老人遞來的衣服。

剛將衣服穿上,就感受到從衣物上傳來的一股暖氣。

要是這種衣服能夠量產那能賺多少錢啊!

永布居總歸還是一個剛剛開始諸天之旅的普通商人,心態還沒有完全轉變,得到這種新奇的玩意第一反應就是帶回去賣錢。

不過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這種想法才出現在永布居的腦海中,就引得他啞然一笑,很快將這種想法拋到腦後。

能不能回去都未可知,現在想這些還是太過遙遠。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應付眼前的……嗯?

就在永布居出神的一瞬間,老人已經開始對着他動手動腳,邊摸邊笑。

「嘿嘿!真不錯,嘿嘿……」

「!」永布居忙不迭向後退了兩步,雙手抱住自己,一臉驚恐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看了眼跑遠的永布居,老人滿臉疑惑地問道:「怎麼了?怎麼跑那麼遠?」

「怎麼了?!動手動腳的還問我怎麼了?」永布居一臉警惕地看着老人,要不是之前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身後,讓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過眼前這個看上去瘦骨嶙峋的老人,他早就奪門而出,哪還會和他廢話!

「不就是摸骨嘛,一驚一乍什麼?」老人臉上疑惑更濃。

他現在是真的搞不懂眼前的年輕人是怎麼回事,就連最最基本的摸骨都不知道。

若是連這些東西都不知道,倒是能夠相信永布居是真的沒有聽說過他梨道人的大名。

老人,現在應該叫梨道人問道:「不知小友為什麼找上我來?」

還在想摸骨是什麼東西的永布居下意識地回答道:「我沒有找你,只是剛好有一條通往山頂的路,我就走上來了……」

還碰到你這個不知道什麼情況的奇怪老人!

當然,這句話永布居是不可能講出來的。

「……」梨道人面色逐漸複雜,定定地看着永布居。

就在永布居想着這人是不是睜着眼睡着,要不要偷偷溜走的時候,梨道人長舒一口氣。

「罷了罷了,這或許就是緣吧!」說完,梨道人單手一抓,永布居就被提在了他的手上。

還沒等永布居搞清楚是什麼情況,梨道人就拎着他奪門而出。

真·奪門而出。

被門框砸到腦袋的永布居的美好一天就此結束。

……

當永布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太陽比他暈倒的時候要更偏東些。

不過在短時間內,永布居是不大可能注意到這一點的,因為那在他臉上投下一片陰影的梨道人正目不轉睛的盯着他,神情嚴肅。

這時,永布居覺得自己的身體很熱,上次感受到這種感覺還是陪着客戶一起去蒸桑拿的時候。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蒸了桑拿之後,那客戶面色不善,讓年輕的永布居沒有談成那一場交易。

直到又長了幾年交到女朋友後才恍然大悟。

不知不覺走神了的永布居被變得更熱的身體強行找回注意力,低頭一看,這才注意到自己被脫光了泡在水中。

「卧槽!」永布居下意識地大叫,直起身子就要跨出大缸。

隨着永布居的動作,睜着眼睛睡著了的梨道人清醒,一眼就看到要離開大缸的永布居,眉頭微微皺起,抬手微壓。

剛直起身子的永布居被壓回到水中,不能動彈。

「別緊張,稍微忍受一下,很快就會結束的。」梨道人收回手掌,淡定的說道。

雖說梨道人收回了手掌,但那壓住永布居的無形力量並沒有消散,穩穩地擋住永布居,不讓他離開大缸。

永布居很快冷靜下來,忍耐着高溫,壓抑着怒火冷聲問道:「不知道老先生是在對我做什麼!」

「沒什麼,就是一缸鍛體的藥液,對你這沒有淬鍊過的身體有好處。」梨道人單手撫須,柔聲解釋,「這是給你修道打基礎。」

「修道?什麼東西?」

「嗯?你沒聽過我的名聲也就算了,怎麼就連修道都不知道?」梨道人眉頭緊鎖,「真不知道你是從那個犄角旮旯到這來的。」

老人倒是忘記他自己為了躲避蜂擁而至的學生而專門跑到這個沒什麼人煙的犄角旮旯來的。

梨道人喜獲新徒,心情不錯,對着永布居解釋道:「修道就是吞吐天地間的靈氣強化己身,從而能夠做到飛天遁地,天地之大隨性而行。」

說完,怕永布居不理解自己說的是什麼意思,手掌一翻,一簇火苗出現在他的掌心。

「我的屬相是火,對應的就是天地間的火靈氣,修道就是能夠理解、使用直至掌握天下火道。」

看着眼前只存在於小說之中的景象,永布居大為驚奇,完全忘記自己還是泡在即將沸騰的藥液之中,滿心渴求這種超自然的力量。

「那我能學會這種力量……」永布居興奮的語氣逐漸低落。

「啊啊啊,為什麼之前要對他這樣的態度啊!」一想到之前自己對梨道人的態度,永布居心裏涼了一截。

平心而論,要是有人對自己這個態度,別說給他好處,能再度正眼看他都是小概率事件。

看看眼下,剛剛自己那壓着怒火的態度,梨道人能夠給自己講那麼多已經算是不錯了。

不對!他講修道多麼多麼好,不就是要撓的我心痒痒嗎?若是在這時不告訴我修道的辦法,那豈不是……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果不其然,老人「冷笑」道。

唉,果然!真是可惜啊!

還不等永布居品嘗心中悔恨,就聽見老人接著說道:「除非你拜我為師。」

「真的!你可以教我?」永布居激動的直起身。

「哐!」忘記頭頂被靈力擋住的永布居一起身就撞到上面。

過於激動的永布居沒有控制好力量,直截了當的又暈了過去,看的梨道人一愣一愣的。

一時間,梨道人對於自己收他為徒這個決定產生了懷疑,感覺自己做的決定似乎有些草率。

……

當永布居又雙醒來的時候,已是圓月高懸。

從床上坐起身,這才梨道人正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屈着腿雕刻着手中的石板。

聽到床上的響聲,梨道人抬起頭,對着永布居微微一笑。

這笑容讓永布居想起了些不好的回憶,手不自覺地摸上屁股。

嗯……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鬆了口氣,永布居這才注意到自己視野的右上角有一個小紅點。

這時紅點消失,永布居眼前慢慢浮現兩行字:

【你吸收了鍛體藥液】

【體質+1】

「呃,這應該就是老人家說的好處吧?」想起兩人暈倒前的對話,永布居覺得就是那一缸藥液的效果。

雖然還不知道這個【力量】【體質】是什麼意思,但看上去就不是什麼壞事。

「小夥子?小夥子?」梨道人眼見永布居雖然清醒,卻只是呆愣愣地盯着眼前,有些擔心自己的寶貝徒弟是不是被磕壞了腦袋,這才出聲詢問。

「嗯?唔,怎麼了老先生?」收回思緒,對上梨道人擔憂的眼神,永布居疑惑問道。

「你沒事吧?」說著,梨道人靠近了些許,上下打量着永布居。

着重觀察腦袋。

「沒什麼事……啊啊啊,當然有。」這時永布居突然想起些什麼,趕忙下床。

這在梨道人疑惑之際,永布居對着他跪下,認真一拜。

「小子永布居,見過師父!」

愣了愣神,梨道人滿眼複雜,笑着說道:「好!好!哈哈哈!」

上前將永布居扶起,再度上下打量一眼,滿意的點點頭,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老夫梨道人,既然入我門牆,即為我座下弟子,你前面還有八個師兄師姐,今後就是小九了。」

「是!」

「好!」也不見梨道人有什麼動作,永布居手指尖一疼,就看見一滴鮮血出現在他的面前,滴落在之前看到的石板上。

「師父,這是在幹什麼啊?」對於永布居而言,眼前的一切都是未知的,自然刺激着他的好奇心。

「沒什麼,就是一道證明你是我的弟子的契約罷了。」梨道人小心的收好石板,隨意地回答道。

「這樣啊……」看梨道人鬆了口氣,永布居詢問道:「師父,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學習修道之法啊?」

面對弟子的詢問,梨道人微微一笑,帶着他對坐。

「別急,馬上開始,只是我還有幾個比較重要的問題要問你。」梨道人慢慢悠悠地開始燒水。

「首先,我要再確認一件事。」梨道人單手托着水壺,認真的看向永布居,「在此之前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

「是的,在我醒來後,我就出現在一條路的**,接着沿着道路一直走,爬上山,接着在到山頂的一瞬間暈倒。」永布居說道。

「……」梨道人認真的思索一番,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說些什麼,接着問道:「第二個問題,當你的力量達到自己的極限,你會為了接着提升實力而做出違背人性的事情嗎?」

「嗯?」題目一下變得如此高尚,讓永布居有些意外。

「我會嗎?」永布居認真的思考着。

平心而論,對於眼前的老人,他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畢竟兩人見面的時間加起來還沒有超過兩小時,現在挑好的講似乎也沒什麼。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永布居總覺得對待這件事要認真。

他總覺得這個問題的選擇將會影響自己今後的人生。

閉上眼,永布居回憶起自己的前半生,學生時代成績的競爭,初入社會職位的競爭,升職加薪機會的競爭。

他看到的只是自己默默的努力,不會為競爭而使什麼小把戲。

失敗了就是失敗了,只有將自己打造的更加完美。

他堅信,只要自己足夠完美就可以擊破所有困難。

小手段?我不屑!

但若是自己已經無法再變得完美了呢?

永布居繼續思索。

接着他笑着搖了搖頭。

哪有完美的人呢?只是沒有發現的缺點和提升方式罷了。

如此,答案已經可以肯定了。

「我不會!」

「好!」梨道人似是感受到雍布居身上的那種精神,笑着點點頭。

「最後一個問題,若是可以選擇,你是會選擇前人已經開拓的道路,還是自己有天賦達到更高層次的道路?」

「呵,師父,這你可小看我了。」永布居自信的笑道:「既然有更好的,為什麼要將就。」

追求完美的人總是如此自信。

這一瞬,永布居的意氣風發,讓對面的老人開懷大笑。

「哈哈哈!好一個不將就!」梨道人眼中的複雜神情一掃而空,只留滿意。

將手中的水壺放下,梨道人站起身走向門外。

「跟我來吧。」拾起倚在門邊的木柴,伸手將它點燃,一步一步慢慢悠悠地向後山走去。

永布居自是趕忙跟上。

夜已深,天穹之上皎潔的圓月潑灑下的銀色月光掛在樹梢,似是為小山披上一層朦朧的薄紗,給這座普通的小山蒙上一種神秘的美感;越過山頭,再望的遠些,星河璀璨,更是美不勝收。

永布居的前半生一直生活在燈紅酒綠的城市中,哪有見過這鄉村中特有的美景。

這一刻,永布居有些理解有些成功人士在晚年總往鄉下跑的原因,換做是他……好吧,他覺得也就初見震撼,再度望去,心境已然平靜,難起波瀾,覺得眼前的美景也就這樣。

或許還是有活力的大城市才更加適合他吧……

……

上山總比下山難,也就走了大致一個小時,永布居兩人就越過山頭走到山腳。群山環繞之間的平原上,一座小小道觀突兀的立在中間,散發著點點火光,一下子就吸引了永布居的注意。

在月夜下那麼明顯的建築,為什麼之前在在山上走下的時候都沒有看見啊……

就在永布居思索自己下山的時候到底有沒有看見這座神奇的道觀的時候,梨道人轉過身來。

「接下來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梨道人拍拍永布居的肩頭,神情嚴肅地說道,「這是你的機遇,好好把握。」

說完後,眨眼間,老人就提着已經熄滅的木棍消失不見,獨獨留下永布居一人一臉懵逼。

夜風吹過,絲絲涼意沁入心中,永布居才拋開「師父丟下自己跑路了!」這樣的念頭。

梨道人離開前的話說的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東西就在遠處的道觀中。

需要的是什麼?可不就是修道的功法嘛。

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與道觀的距離,永布居深吸口氣。

得,今晚是沒得睡了……

《自由遊戲的不正經商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