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醫妃盛世寵
重生醫妃盛世寵 連載中

重生醫妃盛世寵

來源:外網 作者:蘇衾衣蕭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衾衣蕭衍 都市言情

前世她錯信惡人,落得個剖腹取子含恨而死的下場。牽連將軍府滿門被滅,連世上最珍惜她的人也因她慘死!蘇衾衣發誓,若能重來一世,定要讓欺她害她之人百倍償還!還有那個被自己連帶致死的痴情王爺,她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老天有眼,她一朝重生,渣男還是渣男,惡女還是惡女,蘇衾衣拳打腳踢,爽到飛起!可為何痴情王爺對她冷漠相待愛答不理?蘇衾衣狂追不舍,王爺一把推開:上輩子的賬,本王還沒算完呢!展開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試讀: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蘇譚兒,她眼底含淚的撲過來握着蘇衾衣的手,「聽下人說你在外落了水,可擔心死我了。」
「姐姐確定是落水不是跳水?」蘇衾衣直勾勾的盯着蘇譚兒,眼底倏地燃燒起熊熊烈火,恨不得一把焚了面前的女子。
被她盯得身子發顫,蘇譚兒趕緊扭頭道:「王爺吉人天相,衾衣她有驚無險,實乃喜事一樁。」
「我有事無事跟王爺什麼關係?姐姐這馬屁拍的倒是響亮。」蘇衾衣身上像是附了惡鬼,說話冷冰冰的不帶溫度,瞧蕭景則也只是一眼帶過。
被蘇衾衣噎住,蘇譚兒一時說不出話來,只得眼神救助的看向蕭景則。
蕭景則會意,立即朝前幾步,和顏悅色,「衾衣,你無事便好,等下本王叫太醫來給你診治診治。」
「王爺不必費心,衾衣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勞煩太醫作甚?」蘇衾衣眸子不看他,盯着自己腳尖,禮數也是做足。
沒有人看見,她垂在身側的手早就攥緊了拳頭,靠極強的忍耐力才剋制她不去動手打人。
離開前,蕭景則送了她一顆南海珍珠,足足有嬰孩的一拳大小,光澤瑩潤,一顆便價值連城,據說十分難得。
將軍府上下沒有不羨慕她的,只有蘇衾衣自己知道,這珍珠就是個炸藥,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被引爆。
蘇衾衣坐在花園裡盯着手裡那顆珍珠發獃,上一世,蕭景則也送了她這顆珍珠,當時她滿心歡喜的接下來,可當天夜裡就……
「衾衣!」
蘇譚兒踉蹌着腳步跑過來,瞧着很急,額角上都是虛汗。
蘇譚兒自小身子就是不好的,懼熱怕冷,府上太醫就沒斷過。最開始蘇衾衣也是信了的,十分照顧她這位庶出的姐姐,直到最後才發現蘇譚兒完全是練家子,什麼身弱體虛,都是幌子。
蘇衾衣收回心神,朝她眯眼一笑,「譚兒姐姐。」
蘇譚兒走到近前,盯着她神情打量一陣,確定廳里瞧見的她臉上狠辣表情是自己的錯覺後,才緩過口氣,「你身子如何?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尋太醫給你瞧瞧如何?」
若是不知道蘇譚兒本性,還會以為她是個多照顧胞妹的好姐姐。
只可惜不是。
蘇衾衣唇角掀了掀,上前握住蘇譚兒的手,「譚兒姐姐放心,我沒事,倒是姐姐手心裏盜汗,可得去好好瞧瞧。」
蘇譚兒聞言徹底放下心,眼前的丫頭還是那個全身心信任她的傻子。
她瞧瞧蘇衾衣掌心躺着的珍珠,目露羨艷之色。
「姐姐喜歡?」蘇衾衣舉起手掌。
「王爺待妹妹當真是極好的,若不是有了皇上那一出,妹妹和王爺應該是一對璧人。」蘇譚兒靦腆的勾唇笑了笑,視線依舊不由自主的落在蘇衾衣掌心。
南海珍珠,她做夢都想擁有的東西。
蘇衾衣眸色閃閃,稍往前湊了湊,眼底儘是少女明亮色,「姐姐若是喜歡,我可以將珍珠給姐姐賞玩幾日。」說著眉間帶了愁色,「若不是王爺相贈,別說賞玩,贈與姐姐我也是肯的。」
「這……」蘇譚兒已然動心,表面還在遲疑,視線卻盯着珍珠滴溜溜的轉。
蘇衾衣不由分說的將珍珠塞進她手掌心,「姐姐拿去賞玩便是。」
蘇譚兒掙扎後便不再推脫,大大方方的將珠子給收了起來。
看着她歡喜離去的窈窕身影,蘇衾衣眼中閃過一絲興味。
我的好姐姐,妹妹好像送了你一份大禮呢!
……
深夜裡,一聲女子尖叫劃破黑夜寂靜。
將軍府驟然燈火通明,小廝丫鬟聽到叫喊聲立即朝着水榭院跑去。
蘇衾衣揉揉惺忪睡眼,隨意披了件外衫也跟着過去,只見園門口圍了個水泄不通,裏面傳來趙姨娘哭天搶地的嚎叫。
「天殺的啊!將他碎屍萬段!碎屍萬段啊!」
蘇譚兒的隨身丫鬟被嚇壞了,忙跌跌撞撞的去找大理寺報案。
蘇衾衣探開路進去,就瞧見趙姨娘跌坐地上指着旁邊被五花大綁的男子憤恨叫罵,而坐在床上的蘇譚兒用錦被將自己身軀捲起,兩眼微紅,唇瓣紅腫,髮絲凌亂,身子顫抖如篩糠。
「小姐!」彩雲看見蘇衾衣立即小跑過來,面上掩飾不住的得意,「這男人深夜闖譚兒小姐房間污了她清譽,明個消息就要長翅膀飛了!」
蘇衾衣眸光狠絕,嘴上卻是斥責了彩雲一句,「譚兒姐姐受此大辱,你莫要調笑。」
很好,跟預想中的一模一樣,果然是那珍珠的問題。
蘇衾衣眼波流轉,朝前幾步到中央。
「姨娘快起來,在這坐着像潑婦罵街成何體統?」蘇衾衣軟硬皆施,儼然將將軍府二小姐威嚴拿了出來。她看向被綁着的男人,眸色微冷,「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蘇譚兒閨房?」
上一世就是這個男人,一口咬定自己與他有私情,咬定她跳水自儘是為了逼他承認感情,說的聲嘶力竭引人潸然淚下,那晚蘇衾衣的名聲徹底毀了,為此消沉許久,也是那時候蕭景則趁虛而入,表示不介意蘇衾衣名節後,她便徹底淪陷了。
男子聞言,仰頭蠻橫道:「我與譚兒兩心相許刻骨銘心,發過誓生生世世要在一起的!」
蘇譚兒一聽這話立即眼前漆黑的差點倒下,她眸中凝結水汽,聲音凄楚,「我本就不認識你,談何來的兩心相許?」
「譚兒,事到如今就別再掩飾了,那晚你在我身下……」話陡然一頓,那為難的神情立即叫人浮想聯翩。
蘇譚兒臉色難看極了,下意識的抱緊胳膊,一句辯駁話都說不出。
「胡言亂語,我譚兒姐姐清清白白,何苦要受你這般侮辱?」蘇衾衣擰了擰眉,面帶怒色,立即看向蘇譚兒,「姐姐,快將手臂露出來證明自己清白!」
蘇衾衣嘴角冰冷勾起,上一世她面臨這種情況還有守宮砂作證,蘇譚兒可沒有,她早就跟蕭景則珠胎暗結,哪裡來的什麼守宮砂?
蘇譚兒此時恨毒了蘇衾衣,她淚眼婆娑的看向母親,「女兒家的手臂豈是隨意能看的?」
「譚兒姐姐,你不給人瞧,豈不是證明不了自己清白?」蘇衾衣歪着腦袋一副好奇的模樣,引得蘇譚兒一口血憋在喉嚨里。
不知門外誰喊了一句大理寺卿的人來了,引得眾人側頭往門口看。
蘇衾衣視線落在從門外進來的人身上,全身的血液都跟着凝固了。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