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異道詭世,我有一條瘋人街
異道詭世,我有一條瘋人街 連載中

異道詭世,我有一條瘋人街

來源:google 作者:兩步高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兩步高台 白遲 都市小說

(都市異能玄幻詭異,無限流)南方新城,進化者朝着不是人的方向發展北方金梵城,佛門高僧拿着屠刀,高喊着「阿彌陀佛」中域天門城,老道士仙風道骨,教育門下弟子,敢打,敢殺,才是好同志禁地死城,冥主暗自傷神,詭門看不到成群的死詭,都不輪迴了嗎?........是這個世界不正常了還是白遲不正常了,他陷入了思考展開

《異道詭世,我有一條瘋人街》章節試讀:

昏暗,似一張畫板,壓抑的黑色為背景,沉重的呼吸為主調,悠悠,緩緩,描述着逼仄。

蘇熙蹲在白遲身旁,為他擦着臉上的血漬,污垢一點點的被清除。

一張俊逸面龐出現,小麥般的膚色充滿了陽剛之氣,額頭上猙獰罪字,不但不影響容貌,反而有了一種附有故事的美感,神秘,讓人忍不住想去探究。

不僅如此,他雙眸明亮,似星辰閃耀,高聳的鼻子下緊閉的雙唇線條柔和,好像漫畫中走出的成熟型男。

雖不符合年紀,卻充滿了魅力。

蘇熙不禁臉有些發燙,小心臟砰砰亂跳,這還是那張熟悉的臉嗎,怎麼突然就英俊了。

「要是這次危機躲不過去,能和遲哥哥死在一塊,我也沒有遺憾了……..呸,呸,不知羞,蘇熙你在想什麼!」

她趕忙收回手,立刻轉身,道:「乾淨了,遲哥哥,那我先走了!」

「小心點,注意……」

白遲話還沒說,就見那單薄的背影已經消失在洞口。

「這丫頭,怎麼奇奇怪怪的!」

鋼鐵直男表示不懂,他無奈搖搖頭,隨即脫掉那帶血的上衣,拿起鐵鍬徑直走向岩壁的開關處。

「啪嗒」一聲,頓時燈光熄滅。

洞內漆黑一片。

………..

大約過了三兩分鐘左右。

「咔嚓,咔嚓……」一陣凌亂的腳步在洞外響起。

蘇熙在隧道內向黑暗的岩洞小跑着,她轉過頭朝向身後,稚嫩的臉頰紅撲撲,笑容燦爛道:「陳哥,你快點,我都等不急了,你不是早就想得到我了嗎!」

一名身體看起來不那麼乾瘦,骨架很大,眯縫着眼的中年男人興奮的跟在後面,他笑容很猥瑣「小寶貝,你可終於想通了,哥哥可是很厲害,礦洞不塌我不倒,只要妹妹需要我隨時整裝待發,讓你想入非非!」

「壞人,快點來!」

「嘿嘿!」

兩人嬉笑着,一前一後進入了岩洞中。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男人隱隱有些不安,停下了腳步,道:「好黑,等一下,我去開燈。」

他說著便在黑暗中開始摸索。

「不要,開着燈多無聊……你懂的…..」蘇熙嬌嗔的說道。

「嘿嘿,小蹄子,懂得還不少,還知道情調,那哥哥來嘍!」

男人酥**麻,最終抵擋不了誘惑,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步步朝着更深處摸索走去。

「我在這!」

蘇熙發出聲音提示着兩人的距離。

一步,兩步…….

在某一刻,男人的手觸碰到了柔嫩的肌膚,光滑富有彈性。

「抓到你了!」他亢奮的喊道。

與此同時,手很不老實的向上移動「小寶貝,你的腰摸起來好舒服,你的………咦,妹子,你是平的!」

「………」

「怎麼樣,摸得還舒服嗎!」

幽幽的黑暗中傳來一道言語,聲音不大卻宛如惡魔的低吼,陰森,冰冷,充滿寒意,彷彿洞內的溫度都猛然驟降,讓人顫慄。

「你……」

「砰」的一聲悶響,男人的聲音戛然而止,隨即癱軟在了地上。

「把燈打開!」

蘇熙聽到聲音,趕忙順着岩壁摸索,片刻,伴隨一聲「啪嗒」,洞內驟然亮起昏黃的光暈。

白遲拿着鐵鎬,板著臉站在男人的身側,一臉鬱悶的看着蘇熙,厲聲呵斥道:「叫你引一個惡人過來,沒讓你犧牲色相去勾引人,出點事怎麼辦!」

蘇熙笑了笑,心裏倍感溫暖「有你呢,不怕,遲哥哥你看看他是誰。」她指向倒在地上的男人。

白遲狐疑看去,待看清樣貌,不由得大吃一驚「陳康」

罪民中出了名的狠角色,因貪圖母親美色弒父殺兄被判入地下世界,這傢伙來到地下也死性不改,仗着人高馬大強迫與多名女性罪民亂來,到處撒種。

白遲記得,在礦洞中被吃的那個小男孩好像就是陳康的兒子。

這傢伙惦記蘇熙很久了,曾經好幾次想要霸王硬上弓,都被白遲拚死阻止了,也就是地下有不能傷人的鐵律,不然蘇熙早就當娘了,他也早去閻王那報道了。

「這丫頭,膽子還真是大,不過……我很滿意!」

白遲言不由衷,故作嚴厲「再沒有下次!」

蘇熙乖巧的點了點頭。

時間緊迫

白遲見此也不在多說什麼,趕緊開始了行動,他先是將陳康的麻衣脫下自己穿上,然後又將那件帶血的穿在對方身上,並且還很用力的在身上蹭了蹭,以確定沾上皮屑。

隨後他將人拖到看守死去的地點,從地下用衣服沾上血塗在了陳康的臉上以及嘴裏,造成吃血肉的現場。

最後,白遲徹底的清除自己與蘇熙在洞內留下的痕迹,包括鐵鎬上的血跡。

「哥,這能行嗎?」

「盡人事,聽天命,如果還是被發現,也不虧了,拉他給我們陪葬!」

「………」

做完一切,只剩下最後一步。

兩人懷着忐忑的心情,返回到了礦洞中,看守不在,大多數的罪民難得有喘息的機會,幾乎都在休息,掏空的身體連打出的鼾聲都是似響非響,而零星的幾個出於畏懼還在努力的勞作。

白遲與蘇熙躡手躡腳,穿過橫七豎八的罪民。

他們不敢打擾任何人,一旦被人發現,那便多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緊張的汗水凝滴,自臉頰滑落。

直至到了一個最裏面的角落,兩人才算鬆了口氣,他們對望一眼,以此獲得勇氣,然後相互依偎靠在岩壁上。

等待是最令人煎熬的,忐忑隨着時間流逝疊加,不是1+1=2,而是1+1=無限,致使心臟躁動不安,情緒也來到了臨界點。

………

「都他麻的別睡了,想死嗎,所有三號礦坑的人,都給我去外面訓導場集合!」

突然一聲咒罵響遍整個礦洞,罪民們趕緊慌亂起身。

不等眾人回神,一名基因改造人對着他們就是拳打腳踢的向外面轟。

這人長得很特殊,擁有人形,但渾身卻是長滿了金色的鱗片,整個身軀金光燦燦,還有那一張奇怪的臉,眸似牛瞳,鼻似鷹鉤,整個就一怪物。

「都給我快點!」基因改造人怒吼。

這時有人小聲議論「是下礦了嗎!」

「想的美,還差早呢,他們可不會這麼好心,應該是出事了,我們可能要倒霉!」

「………」

「難道,基因改造人要聚餐了嗎?」

「閉上你的烏鴉嘴。」

…….

「看來是發現了!」白遲拉起蘇熙投給她一個安定的眼神,便跟着人群向外走。

………

《異道詭世,我有一條瘋人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