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連載中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冰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少商 霍不疑

星漢燦爛同人文,妥妥地站cp小說少商琴弦纏繞在手腕上的那刻起,世界早已不是原來的世界,身負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紀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陳少商望着眼前鮮衣怒的少年誰說情深緣淺?我就要情深緣更深!展開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試讀:

程母見眾人注意力都被程少商吸引過去,遂然在心裏油然而生了一絲不悅。

她再一次發揮自己自小犁地的「風姿」,眾人見她幾步就奔到程始的跟前,兩個拳頭猶如那擂鼓聲聲……

她只能低着頭,乖巧地避到一邊,心裏卻在數着那「鼓聲」。

一、二、十二……

不知自己這便宜爹爹,這次可以接多少下?

被雷聲轟炸的程始煩悶不已,

拉着自己母親卻朝之前那李管婦吼道:

「來人!將這黑了心肝的老媼給我拖出去!」

程母獃滯了數秒。

「啊啊啊!大郎啊!你這是在怪我,怪我沒有照顧好你的嫋嫋啊!」

這次爹爹總共接了大母三十次,看來大母並不是那麼生氣,他也不着急,那董舅爺的事會讓她鬧騰個幾個星期呢!

程母可沒有那麼多彎彎心思,覺得自家孫女,今日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礙眼了。

程始攙扶着程母繼續說道:「否!嫋嫋都說了,母親在家勞累,已然是儘力了,定當沒人敢責怪母親的!」

下人們馬上上前,押着李管婆就要往下走。

眾人眼看着李管婆就要被拉下去。

李管婆拼了老命地掙扎,那殺豬地聲音就吼出來了,

此時,董氏不知從哪裡「變」出一團布團直接塞在她嘴裏。

別人沒注意到,程少商可是盯地真切,董氏這不是掩耳盜鈴嗎?

自己家火眼金睛地娘也不吃素的!

那李管婆還在地上掙扎着,兩雙渾濁不堪地雙眼,卻直勾勾地盯着董氏……

「大郎!你聽我說啊!你這是要逼死我啊……我真的沒有苛責嫋嫋啊!她是我的親孫女,我苛責別人也不會苛責她啊!」

嫋嫋蹲在地上,露出一臉純真的模樣,望着地上的李管婆笑着說道:

「你這倒像是吃了誰的衣角?為何眼神似賊地盯着我二伯母?難道我們家苛責的人是你?

董氏心急地吼道:「快!快帶出去!」

程少商從地上站起,頓時覺得頭暈眼花地,她順手拉着眼前人的手臂,直到自己站定之後才發現。

自己拉的是母親的手臂,她微微獃滯數秒,就撲在蕭元漪懷裡說道:「娘親!嫋嫋真的想你!」

那聲音軟軟糯糯地,言辭里袒露着動人的真摯。

蕭元漪竟然一動不動。

程始倒是心裏一陣陣地泛酸。

程少商臉頰微紅,她知道母親此刻一定是不舒服的,而且自己這樣也是極失禮數的。

之前的自己沒想過要抱一抱自己母親,現在抱了驟然覺得非常欣喜,原來親情當真是血濃於水,是不可磨滅的!

夫妻兩人見她小臉驟然變的通紅,還顫顫巍巍地努力站好,而且她還站的筆直。

就連蕭元漪也有些酸澀,只不過臉上還是冷冽地模樣。

「娘親爹爹,嫋嫋有點不舒……」

下一秒,程少商再一次倒在蕭元漪的懷裡,第一次是她撲上去的,這次是蕭元漪見她確實有恙自己迎上去的。

「嫋嫋?」

「女公子!」

蓮房和阿奴在身後叫着。

「大郎啊!嫋嫋怕是又裝病了!哪裡有那麼嬌弱?一會就倒地一會又暈倒的?你這孩子就愛虛張聲勢!」

程始摸着自家寶貝女兒的頭,那是真的燙啊!

他抬頭望着蕭元漪說道:「夫人,嫋嫋燒的很厲害!」

蕭元漪摸着她的手臂,也是滾燙的不行!

「來人!快去請大夫!快扶女公子去休息!」

程家屋頂上,那少年嘴角重疊,正是掙扎糾葛的時刻。

他望着程少商的窗戶之外,人來人往,熱鬧非凡,他倒好一站在人家屋外就是半個時辰,動都沒動幾下。

等程始和蕭元漪終於從屋裡出來之後,他才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蕭元漪一直在下命令。

「給女公子準備降溫用的冰塊,隨時檢查着她的體溫,一有上升的趨勢就用溫水擦拭,多請幾個大夫來核對!」

蕭元漪將整個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程始倒是心疼,時不時地摸着她的額頭。

陳少商混混沌沌之時,卻聽到蕭元漪和程始斷斷續續地聲音,雖然身體是真的不舒服,這也肯定了自己平日以來沒有好好吃藥的結果。

即便那凌不疑送了莫名其妙地葯給自己,也是只能暫時壓制自己體內的病症,怎麼可能根治呢?

她這次睡地出奇地安穩。

凌不疑回到自己的府邸,揪起眼前的御用大夫問道:

「你不是說吃了這個葯就不會發燒了嗎?怎地又發燒了?你莫不是在誆我?」

那李大夫全身發抖,下一秒就匍匐在少年將軍地腳下。

「將軍息怒!將軍息怒啊!我這個葯確實是可以根治平常的病症,可是這也是有條件的……」

凌不疑嫌棄地抽回自己的腿問道:「那你為什麼不早說?」

「將軍冤枉我了,天可明鑒啊!本來我要向將軍言明的時候,您就消失不見了啊!」

「快說!為什麼現在還在發燒?怎麼樣才能讓病人舒服些?怎麼樣才能讓根治這病?」

李大夫滿頭大汗,這殺人地閻羅真是駭人啊!少年將軍經常敷傷,而他又是陛下的心頭肉,這才指派自己來做他的專屬御醫啊!

他來不及多想,屢了屢自己的現狀問道:

「將軍,敢問將軍!現在發燒之人是男是女,年歲幾何?全身什麼癥狀?」

身後兩兄弟一人低眉順眼,一人也是低眉順眼,只不過弟弟的堅挺地耳朵出賣了自己。

凌不疑遂然覺得臉頰有些許微熱。

「你別管那麼多!和我差不多大,體質比我低十多倍吧!你現在就說怎麼辦!」

「是!那就用這葯兩顆在溫水裡攪拌均勻然後一部分外敷,再口服一顆,然後每過八個時辰口服一顆,假以時日即可痊癒!」

李御醫最後一個字才落地,抬頭一看,眼前早就空空如也,哪有人在?

李御醫顫顫巍巍地站起,用寬大的袖口拭了拭自己滿頭是汗的額頭。

心裏想的卻是那葯可貴了,貴比黃金,就是陛下也捨不得這樣吃啊!

所以,他知道這種治療方法,療效奇好,就是從未用過!沒辦法就是太貴了!

陛下連如此珍貴地葯,凝將軍一開口,陛下二話不說,成瓶地打包給凌將軍用,可見這凝將軍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也不知,是何人值得凝將軍如此興師動眾!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