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病嬌白月光
我的病嬌白月光 連載中

我的病嬌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顧西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石枳青 章佑銘 都市小說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石枳青章佑銘而轉《我的病嬌白月光》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石枳青照着門牌念了一遍,在破敗的樓梯口,看着手中皺巴巴的信紙上藍黑墨水的字跡,確認了就是這個地兒,沒錯章佑銘的居住地址,石母託人問了好久才得到的...展開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試讀: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石枳青章佑銘而轉。
《我的病嬌白月光》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石枳青沒想到啊,自己都主動約他吃晚飯,還被章佑銘給拒絕了。
章佑銘以什麼理由拒絕的?
他在電話裡頭毫不掩飾道:「早上買的三個饅頭還沒吃完,就不破費出去吃了。」
...「馬上,今晚老李值班嗎?
讓他幫我多關注下6床,謝啦。」
說著,石枳青就起身,去了更衣室。
這才剛出辦公室門兒,就聽見實習生跟住院總嘀咕:「石醫生這麼帥還沒女朋友?
師姐,你加油啊。」
「油鹽不進,難,石醫生沒有那種世俗的**,哈哈哈哈。」
可事實證明,石枳青才不是沒有世俗的**,只是他的那些小九九有些見不得光。
石枳青做夢了。
夢見章佑銘他的浴室裏面洗澡,磨砂玻璃被蒙上一層霧氣,身體的輪廓有些模糊,但正是這種有着界限的模糊美感,給人無限的遐想空間。
門被打開了,章佑銘穿着平角內褲,藏藍色的邊角上被水浸濕,顏色格外明顯,頭髮還在滴水,滴在地板上,滴在他的腳趾上,還滴在石枳青躁動的心坎上。
夢裡的章佑銘腳沒有受傷,他走向石枳青的單人床,坐在床沿邊,等石枳青反應過來,發現章佑銘已經脫掉平角褲衩子,頭髮也已經幹了,翻身上床。
單人床的鐵杆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要承重兩個年輕力壯的成年人似乎有些困難,特別是伴隨着劇烈的運動。
章佑銘甚至還有些粗魯,在石枳青的印象中,他從來沒有這樣暴力的一面,但這種力量又是帶着幾分溫柔在裏面的,可以說是粗暴得恰到好處。
石枳青是被鬧鈴吵醒的,意識到那酣暢淋漓的情事是夢中所為過後,第一反應是失望。
隨即腦瓜子一轉,掀開被子,看了眼床單上的東西,石枳青意識到,自己憋太久了。
不過話說回來,那樣真實的夢境,讓石枳青刷地一下紅了臉,果然自己對章佑銘的想法是齷齪的,不然怎麼會做這種奇怪的夢?
但石枳青轉念一想,自己已經二十七歲了,真正喜歡一個人,還沒有那些**的話,才是不正常的。
沒錯啊,章佑銘就是**本身。
像生生不息的小火焰一樣,永遠會在生活的黑暗處,給你一點光明一線希望。
石枳青沒有多餘的時間細想,收拾好過後就去了醫院,交班的時候思想開了小差,被主任發現後說了兩句。
中午趁休息石枳青去四樓看了下他媽,才坐下來沒聊幾句,就被問什麼時候帶章佑銘來看她。
石枳青就納悶了,章佑銘這麼多年不聯繫他們,他媽怎麼就惦記着人家小夥子?
「你以前不是說他沒良心嗎?
現在怎麼又想着要見他?」
石枳青問。
「再怎麼沒良心,好歹也是救過我石珍珠一命的人。」
說完停頓兩秒,嘆了口氣,石媽才繼續道:「哎,其實我是覺得挺對不起小章的,他那個年紀腿受傷心裏肯定不好受,我當時應該多關心他的,那時候出高考成績,一心只想着你報志願,把他給忽略了。」
石枳青握住石媽的手,有點心虛,要是被石媽知道自己對章佑銘有那種想法,她不得從病床上跳起來,扇自己兩耳光。
「是他自己突然失聯的,當時說好報一個學校,他也沒報。」
石枳青裝作生氣的樣子。
「他肯定有他的苦衷,我是想着既然現在聯繫上了,你就經常去他那兒看看,幫他做做飯打掃打掃衛生,或者在微信上跟他聊聊天,陪他出去溜溜彎,他那性格,肯定沒什麼朋友,你昨兒去,他怎麼樣?
還好嗎?」
石枳青皺着眉道:「好什麼好,三四個饅頭就過一天,鬍子拉碴的。」
他就是故意這麼說,好有理由去找章佑銘,如果章佑銘不樂意,就說是他媽讓他來的。
「我就知道,小章一個人過苦得很,沒女朋友吧?
小章長得是挺帥,就是腿不好,性格也怪,你看年紀輕輕怎麼開起了白事鋪子,那怎麼能天天跟那些東西打交道,耗陽氣的。」
石媽說話的時候,經常把表情做得很誇張,說這話也不例外。
「媽,你那就是封建迷信,這世間還真有鬼不成?」
石枳青笑道。
「有沒有鬼我不知道,反正我那天夢見小章來我們家吃飯,沒過幾天我就在你夏嬸兒那兒看見他的照片,然後才要到他的住址,你說巧不巧?」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石枳青打趣道。
沒錯啊,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石枳青琢磨着明兒見到章佑銘,他會不會臉紅得抬不起頭。
事實上,石枳青壓根沒有臉紅的機會,章佑銘對他的態度並不是熱情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講,認識這麼多年的人,章佑銘對石枳青甚至有些冷淡,估計也是看在石珍珠的份上,才勉強跟石枳青說幾句。
石枳青開車去接章佑銘,想起老媽說要跟章佑銘多聯繫,等紅綠燈的時候,主動問他電話號碼怎麼搜不到他微信,章佑銘怔了兩秒,不緊不慢道:「我沒有微信,只有電話。」
說完,還從褲兜里掏出他那好幾年前的黑色鍵盤手機,除了電話和短訊,他什麼社交軟件都沒有。
石枳青算是長見識了,這年頭,這些信道的,都有些神神忽忽,現在哪有年輕人不用智能機,不玩那些軟件。
「你一般空閑時間都幹什麼?」
「看書,偶爾幫人算命,做做法。」
章佑銘看着窗外,語氣很平淡。
嘴裏面說出來的話跟他本人形象不是很符合,誰能看出來這襯衣西褲的穿着打扮是個「江湖道士」?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