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替身婚姻知乎
替身婚姻知乎 連載中

替身婚姻知乎

來源:外網 作者:阮欣傅司硯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阮欣傅司硯

可能是我爸媽給我形容的破產情形太過嚴重,爸爸媽媽跪在我面前叫我嫁給天賜的時候,我還在網上給林墨訂新款的球鞋。 這畫面我每次做夢都會夢到。...展開

《替身婚姻知乎》章節試讀:

小說《替身婚姻》非常好看,是本十分精彩小說,男主和女主的故事就很少見,劇情十分豐富:我早就在圈內是個笑話了,一個雙目失明,雙耳失聰的瞎子和聾子,對於丈夫的出軌和偷腥只能忍耐,這一次他堅持要我去。看到林墨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非要我來,原來是在這裡等着我呢。見到林太太時,我還有些許意外,原來是林墨的太太。... 我早就在圈內是個笑話了,一個雙目失明,雙耳失聰的瞎子和聾子,對於丈夫的出軌和偷腥只能忍耐,這一次他堅持要我去。 看到林墨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非要我來,原來是在這裡等着我呢。 見到林太太時,我還有些許意外,原來是林墨的太太。 林太太蘇芮知一如既往的嬌俏,那雙濕漉漉的小鹿眼睛看着林墨的時候,滿含愛意。 「許太太,你也在呀。」蘇芮知看到我似乎也很高興,拉着林墨過來跟我打招呼。 「林太太,好巧哦。」我看着林太太的目光有些心虛,看向林墨的時候,腰上的手忽然收緊,許天賜似乎很是不滿。 「林墨叫我來的時候,我還怕無聊呢?看到許太太我好高興呀。」芮知把頭湊過來,悄悄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許太太,我們什麼時候再打麻將呀。」 我笑了笑,在場的四個人,我們三各懷心思,只有她,還惦記着打麻將。 「許先生,許太太,初次見面,幸會幸會。」林墨西裝筆挺,頭髮梳得紋絲不亂,一副精英派頭,完全沒有半點學生氣,神色如常的跟我們打招呼,似乎並不認識我。 許天賜也做了一副天涯遇知己的模樣,與林墨熱絡的客套起來,我嫌他們煩,而且林墨一直若有若無的打量着我,我看着他就會想起從前荒唐的日子,心裏更加煩悶。 我託辭有點悶,去陽台吹吹風,留下他倆虛情假意地互相客套去了。 我端着一杯酒,站在一個包廂的陽台吹風,窗外樓宇鱗次櫛比,燈火輝煌,夜景十分漂亮,我已經許久都不曾好好看過周圍的景色了。 包廂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打開,我突然被人摟進懷裡,他噴着尼羅河花園的香水,這香水是我曾經最喜歡的味道。 我非常喜歡這款香水的後調,沉穩又安心,可偏偏是女香,我之前強迫林墨噴,他厭惡又痛恨,覺得我把他的自尊踩踏在地上,現在他似乎要把我切碎成一塊塊的,去彌補他被我一點點碾碎的自尊。 「怎麼?我聽聞許太太與許先生一點也不恩愛呢?他不能滿足你?」林墨嘴裏的酒氣隨着他說話,瀰漫在我身邊的空氣里,他甚至大膽地把我的耳垂含在嘴裏咬了一口,不輕不重,卻又不容忽視。 「林墨,你都是結了婚的人了,請自重。」 「自重?許太太包養我的時候,怎麼不知道自重呢?現在,我只不過是想兌現我當初的承諾,許太太,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哈哈哈哈。」我沒忍住笑了出來,林墨這番話我聽了實在好笑,他以為他是誰。 「那林先生,打算怎麼折磨我呢?」我轉過身,一粒一粒解開他襯衫的扣子,把手伸進他的衣服裏面,摸了摸那緊實的腹肌,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看來在堅持健身呢,林墨。」他見我像從前那樣不知羞恥的動手動腳,瞬間就反客為主把我抵在陽台的欄杆上,他用力捏着我的下巴,含着酒氣的嘴頃刻間就吻了上來。 我本來只是出於惡作劇,從前他最反感床第之間的親密接觸,哄了好久才告訴我說,覺得自己像是為了金錢出賣身體的男人,太下賤,次次都是我先點起火,然後被他賭氣似的教訓一頓。我內心驚訝於他的變化,身體後知後覺的開始反抗,我用力推他,卻被他死死圍住,我試圖把手從他襯衫里拿出來,卻被他引導着往更深的地方探去。 我死命推開他,用力扇了他一巴掌,「你可真不要臉,林墨。」 他被我的一巴掌扇楞住了,我從前雖然強迫他跟我好,可我從來沒有對他說過什麼重話,更沒有打過他,都是甜言蜜語哄着他,如果忽略我包養他的話,我倆更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我會在他打球時給他送水,在他自習時待在旁邊看書,節日紀念日送禮物,一切我跟天承一起做過的事,都跟林墨一起做過,甚至會有那麼一瞬間,我會以為他就是天承。 「如果不是地方不對,我會叫你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不要臉。」林墨很快就恢復了那副不冷不熱的表情,他一直盯着我的雙眼,慢條斯理的整理起衣服來,「金夕,今時不同往日了。」 「老公,原來你在這裡呀。」蘇芮知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外,她緩緩走過來,每一步似乎都在指責我勾引他的丈夫。 她溫柔極了,輕輕拍了拍林墨的後背,「老公,你怎麼喝這麼多酒呀,我扶你去休息一下。」這個時候她把頭輕輕貼在林墨額頭上,親昵的樣子,彷彿不在意我在一旁。 「林太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許太太,你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就要去勾引別人的男人了是嗎,貴人不做做賤人。」蘇芮知說出了一番讓我一愣的話來,那雙濕漉漉的眼睛,絲毫不見純真,充斥着惡毒。 原來人人都有兩副面孔的。 「什麼別人的男人,他不過是我用過不要的,林太太今後可要瞧仔細了,別總撿一些二手貨回去。」

《替身婚姻知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