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聽說你喜歡星星
聽說你喜歡星星 連載中

聽說你喜歡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吃薯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桑月 邢星

星星說,他也喜歡你桑月原本在天上喜歡上一個人,但是在凡間的時候有個人毫不保留的說愛她這是桑月帶領她在凡間的小隊破案的故事展開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試讀:

六月的天已經逐漸開始燥熱起來,樹上蟬鳴的聲響吵鬧着向山上趕去的行人,他們緊皺眉頭卻依舊步履匆匆,就為趕上少行寺的大師一年一次的卜卦。

迫不及待向大師那邊趕去的人無意間瞥到似乎有一位身穿白t的男子站在觀音的殿前,從背影看就能讓人好奇正臉是有多麼俊美

邢星向著觀音跪拜完三次後正欲離去,轉身時發現真隱大師站在自己的身後,微微欠身向大師問好

真隱大師同樣欠身向他行禮,後問道:「施主似乎與平常來到寺廟的時日不同,這次特地來跪拜似乎是在擔憂着什麼事」

邢星恭敬的回道「實不相瞞,我的上級把我調去了一個據說調查什麼奇怪特殊案件的地方,此次來是來求得我工作平安順利的」

真隱大師微微笑道:「施主放心,施主是我見過最純凈的人,會受到庇佑的」

聽到真隱大師所說,邢星輕輕鬆了口氣,「謝謝大師了,有這番話,我就安心多了」

—————————

「盈西路88號旁邊的住宅的小道先左拐後右拐然後一直走沒錯啊」

邢星根據領導所給的紙條來回走了好幾遍始終走到一條死胡同里,他手摸了摸牆,嘟囔道「確實是實牆啊沒問題啊」

「還是打個電話問問領導吧」

邢星剛準備拿手機,卻感覺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火速扭頭一看卻什麼都沒有,不由的脊背發涼

一想到領導派自己來這裡之前,神秘般的告訴自己:「可能是會遇到一些奇怪的東西,但是我看你天資聰穎,骨骼驚奇,而且那邊工資待遇福利好,一個月至少這個數」

領導伸出一根手指,當時邢星還義正嚴辭的說:「領導,我認為我不能勝任這份工作」

「一百萬」

「我不能勝任恐怕就沒人能勝任了」

········

現在想想,那一百萬不會還包括他被嚇死後一系列的葬禮費用以及給撫養他長大的院長的表示賠償的費用吧

這麼想着,邢星拿手機的手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抖

突然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喂!」

邢星如同殭屍一般緩緩轉身,謝柯看着他臉色蒼白動作僵硬的模樣擔憂的說了一句「你沒事吧,你是不是有點中暑啦,說起來這天是有點熱哈」這麼說完後謝柯還用力吹吹邢星的臉深怕他真中暑暈倒

邢星看着面前這位明眸皓齒的少年正擠眉弄臉給自己努力吹風,松下一口氣

「謝謝你,但是我沒什麼事情」

「真的嗎!那就好,我可不想你來第一天就昏倒了,那老大知道又要罵我了」謝柯高高興興的說道

「來第一天?」

「啊對啊,難道你不是上面新派來的人嗎」謝柯的表情瞬間變成驚恐狀,「難道我接錯人了嗎這可怎麼辦啊人不會丟了吧那我真的要被罵死了嗚嗚嗚嗚嗚」

邢星看着謝柯驚恐的表情連忙說道,「我是被派來的,只不過我找不到在哪裡,可能領導給錯地址了吧」

「那就好啊兄弟」謝柯又瞬間喜笑顏開

「···」他不去做川劇變臉真是可惜了

「我看看啊這地址沒錯啦,就是小榆姐說怕你找不到讓我出來接你的」謝柯拿起邢星的紙條看了眼說道

隨後謝柯就拿出一張工作證,往牆上的一個地方刷了一下,在邢星的左手邊,一道門打開了

「諾,這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之後也會給你一張的,這樣你就可以隨意進出了」

邢星有點震驚的點點頭,一進去更是被震驚到了

一進去的客廳充滿着現代化的氣息,而牆上的壁畫壁紙都透露着古典文藝的風格,在墨色充滿古色古韻的屏風後面擺放着一組棋盤,似乎被人下完擺放在這裡,邢星自認為自己對棋盤還頗有研究,信心滿滿的去看,沒想到什麼都沒看懂

「·····」

「我們平時接待客人就在外面的座位那裡,屏風會把後面隔起來一般不會讓人進,一樓這邊廚房洗手間都在這裡,我就睡在一樓,你····你這是什麼表情」

邢星一副深受打擊的糾結神情盯着棋盤,謝柯隨着他的視線看去看到棋盤說道

「你也覺得棋盤放在這裡很奇怪吧,老大非要擺在這裡,還一定要把棋盤鋪滿,她又不會下棋也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

邢星「····」枉費他研究了這麼久還在想是不是什麼絕頂高手

「哦對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謝柯,你可以叫我小謝,我比較愛好用電腦,平時接案子什麼的活都有我干,偶爾缺人也會出出外勤,不過主要出的還是另外幾個人,我去幫你叫他們下來」

邢星還沒來得及說麻煩了,謝柯就拿起大喇叭向上吼道「來人吶來人吶」

還以為有什麼高科技工具,沒想到如此的樸實無華,邢星想

「是新來的來報到了吧」一個溫和的聲音先傳下來,隨後邢星就看到一個身穿居家服面含微笑的女生走了下來,她不算讓人眼前一亮的美,但是能讓人感覺到很舒服

她走到邢星面前伸出手說道,「還是個小帥哥呢,你好,我叫管榆」

邢星回握了一下,「你好,我叫邢星」

「嘻嘻我們小榆姐治癒能力特別厲害,你無論受什麼傷都能找她」謝柯嬉皮笑臉的說道

「你啊」管榆用手點了點謝柯的頭,溫柔的笑笑

「咦,副隊還沒下來嗎」管榆問道

「姐你又不是不知道玄哥的速度,能慢則慢,被老大罵了才會加快一點,幸好他住兩樓,要我說,他就應該住一樓么,老大就是偏心」謝柯撇撇嘴委屈道

「不是你自己說二樓網線特別慢要死要活要住一樓還讓隊長給你往最貴的配置搞么」

「也是哈我還記得當時老大用殺人的眼神看着我」謝柯邊回憶邊哆嗦了一下

「可能你活到現在已經是老大對你的愛了」管榆神色正經的說道

邢星在一旁安靜的聽着,心裏對他們口中的隊長有點好奇了

又等了一會,他們口中的副隊下來了

他的身材說肥胖也不算,因為只有肚子那一塊鼓鼓的,也是稱的上健碩,兩臂充滿着肌肉,只見他慢吞吞的走着一步一步的台階,每走一個都會停下來一會

「看的我好焦慮」謝柯恨恨的說道

玄夏終於走到了邢星面前,對他說道「你···好···我···叫···玄···夏」一隻手正如同開了慢倍速一般緩緩伸出來

邢星「····」

管榆「····」

謝柯「····」

邢星飛快抓住他的手說「你好,我叫邢星」

玄夏對他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不過你別看玄哥平常一副慢吞吞的樣子,他出外勤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玄哥的防禦能堪稱宇宙第一」謝柯如同好哥們似的摟住邢星

「你···別···聽···他···吹···牛」

「好了玄哥咱們還是少講講話吧,哎對了,今天老大出外勤么」謝柯問道

管榆搖了搖頭,「老大去拿她新定製的衣服了」

「什麼!」謝柯出離憤怒了,「我想買個新電腦老大都死活不同意說經濟不景氣居然還買衣服!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等她回來我一定要···」

「你要怎麼樣」一道平靜的質問從玄關傳來,卻讓謝柯從一隻炸了毛的貓變成一隻想求主人安撫的貓

「當然是要好好錘錘腿捏捏肩啦,畢竟拿衣服這種重活本應該讓小的我干,卻讓老大你辛苦跑一趟,我真的是很痛心」謝柯說著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一不小心捶重了還咳嗽了兩聲

邢星「····」

他小聲的詢問管榆,「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么」

管榆也小聲的回道,「你習慣就好」

邢星點點頭,看見一名女子從屏風前走進來,看清樣貌後,不由自主呼吸一滯

桑月頭戴着一頂巨大的黑色禮帽,上面還有一朵暗紅色的玫瑰花和羽毛,稱得她的臉嬌小白暫,黑紅色的頭髮披落在白嫩的肩膀,身穿微開叉的禮服裙走了進來

原本漫不經心的神情看到邢星的那一刻消散,彷彿看到了什麼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事物而瞪大雙眼

聲音也不由自主的提了起來

「他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謝柯硬着頭皮準備回答時,管榆先平靜的開了口

「這就是上面派來的新人,他叫邢星」

「我們這裡不缺人了讓他離開」桑月冷着一張臉說道

「可是···這是上面的安排」謝柯弱弱的說

「誰安排的」

「阮隊」謝柯說到後面氣息都弱了下來

桑月沉默了下來,準備去樓上打電話跟其理論

「不好意思等一下」邢星突然開口

桑月停下了腳步但沒有轉身

邢星無視掉謝柯在旁邊拚命的擠眉弄眼暗示他

「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好像對我有所不滿,但是我既然被安排到這裡,那我一定會好好工作,請給我一次機會」

桑月什麼也沒說便繼續上樓

「哇塞星星你好厲害啊我這麼多年了都沒敢跟老大這麼有骨氣的說話」

邢星搖了搖頭,「感覺她很不喜歡我」

「哎沒事,反正你肯定會待在這裡的,因為老大從來沒有爭論過阮隊」

管榆贊同的點點頭,一旁的玄夏也慢悠悠的點了點頭

邢星「····」是這樣嗎

「好啦我帶你去你的房間吧,你的房間在三樓,老大的房間在五樓,小榆姐的房間在四樓,玄哥的房間在二樓」

邢星點了點頭,跟着他們一起走了上去

打開房門,裏面還比較空蕩蕩的

「你可以自己裝修整理一下,有什麼需要直接用房間的電話跟我們說就好」謝柯說道,管榆也點點頭

「好的」

「那我們先回房間啦,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工作的內容的話我們晚上再講」

謝柯他們走了以後,邢星先將基本用品都整理一下放好

然後坐在床上看着窗戶外面,似乎一片生機勃勃的樣子

邢星起身想打開窗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一打開沒想到景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白牆和邢星面面相覷

「·····」他怎麼忘記了他本來就不在一個正常的地方

———樓上

桑月也盯着窗戶在發獃

回想起剛剛和阮隊友好的對話

「你為什麼又將他帶到我身邊」

「怎麼了我覺得他很合適啊」

「你明知道前幾次他都····」

「那又怎麼樣,反正你也不愛他」

桑月被堵的說不出話來,阮安又趁機說道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現在的社會還比較太平,你的能力完全能保護好他,再說了,你們隊里一個你一個草一個烏龜一個笨蛋,知道破案效率有多低嗎我都不好意思說你,現在給你派來了一個腦袋正常的人多好一件事情,你還不開心」

「···」

「好了沒事別再找我了你要知道維持分身很累的」

「哎不是····」

「嘟嘟嘟嘟嘟」

桑月一把把電話摔到桌子上,怒罵了一句神他媽很累

書柜上面突然傳來幽幽的一聲「他就是神啊」

桑月「····」

邢星默默關上窗後躺在床上開始發獃

迷迷糊糊睡着後突然被電話鈴聲吵醒,循着聲音望去,原來是房間座機響了

邢星起身去接,上面來電就顯示了一個數字1

想來應該是謝柯打來的吧

「喂」

「喂星星,可以下來吃飯啦」

邢星走下樓去的時候發現謝柯在擺放餐具

「你下來啦,我今天就燒了三個菜,哎終於有人陪我吃飯了」

「他們不吃嗎」邢星坐了下來並且幫謝柯倒了杯可樂

「哦你還不了解他們的情況」謝柯坐下來後猛灌了一口繼續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情況都比較特殊。小榆姐其實是一顆集天地之氣孕育而生的地榆草,所以她的治癒能力很高,小草么就不需要吃什麼了,只要不被別的動物吃掉就好,而玄哥是一隻千年玄武,用人們常說的話就是一隻千年小王八,哦哦哦不是,是一隻老王八,只要吃一點小魚小蝦就好啦」

「···」

「不過這話可不敢在玄哥面前說,我會被揍的」謝柯吐了吐舌頭說道

「至於老大么,她就更加特殊了,這個還是讓她告訴你好了,如果她願意的話」

邢星簡單「哦」了一聲

「哎你別光聽我說啊,快吃呀」謝柯邊說邊夾了好大一塊番茄炒蛋給他

邢星看着在想,也不是我不想吃,只是他從沒想過番茄炒蛋還能加這麼多辣椒

他算是發現了,謝柯這人無辣不歡,簡簡單單的三道菜全都加了滿滿的辣椒

邢星猶豫了一下,在心裏說了好多鼓勵自己的話,閉上眼睛嘗了一口

嗯蕃茄味沒能幹過辣椒

「怎麼樣好吃吧」謝柯充滿期待的問道

邢星努力不扭曲臉色點了下頭

「嘿我就說嘛小榆姐他們都說我在做什麼黑暗料理,我就說他們不懂人間食物的美好吧」謝柯得到肯定回答後美滋滋的說道

邢星深呼吸一口,喝了口可樂想緩解一下胃裡的些許不適

「要不你還是跟我講講我的主要工作是什麼吧」

「哦哦我們這個部門呢就是專門調查一些非人類所做的案件的,簡稱特案組。我們隊長名叫桑月,一般我們就稱呼她為老大,而我們的副隊就是玄夏哥了」

「你平常也不需要做什麼,只要有案件來,你就需要去查問走訪了」

「哎我突然想起來你的天眼還沒開哎,那你目前還不能看到那些妖啊鬼啊之類的了」

「要不我再跟老大說一說」謝柯自言自語般的喃喃道

「····」邢星光聽就開始有點毛骨悚然到

「但是··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那些妖魔鬼怪會不會傷害··」邢星猶豫的說道

「既然害怕,又為什麼要繼續待在這裡呢」桑月從樓下走了下來,冷聲道

「哎老大你來啦要不要來一口」

桑月看了眼桌上的菜,嫌棄的說道「我發現你唯一的優點是有一個金剛的胃」

隨後她又倨傲的看着邢星,「你確定你想幹嗎」

邢星沉默了一下,「我想的,雖然似乎很危險,但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說完對桑月笑了一下

桑月愣了一下,彷彿想到了什麼般,嘴唇微動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隨後冷哼一聲,便把他的工作證給他,還有一瓶小藥水

「你將這個滴到眼睛裏,就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了」

「哦對了,我倒想看一下你是不是他們說的那麼聰明,正好有一個村的案子到我手裡了,你和蟹殼去一趟吧」

「老大,我明明是文職,我出外勤了其他案件怎麼辦啊」謝柯委委屈屈的說道

桑月對着謝柯微笑道「怎麼,我在你眼裡就是死人嗎」

「那老大能不能讓小榆姐他們一起啊不然誰保護我們,我們兩個人好可憐好弱小好無助的」

「不行」桑月冷酷的說道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