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嗜血高手(書號:1959)
嗜血高手(書號:1959) 連載中

嗜血高手(書號:1959)

來源:google 作者:盧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盧沖 奇幻玄幻 王局長

簡介:他是絕世高手,世界所有暗黑勢力聞風喪膽的嗜血王者展開

《嗜血高手(書號:1959)》章節試讀:

盧沖冷笑道:「江雪晴,你不要告訴我,師父在知道你是百合蕾絲的情況下,還讓我過來跟你結婚吧?」

江雪晴騰騰走回她那大的堪比桌球桌的辦公桌,拉開抽屜,拿出一封信,遞給盧沖:「這是爺爺給你的信。」

盧沖拿起一看,是師父的筆跡。

看了幾行,盧沖氣不打一處來,師父竟然知道他孫女有不正確的性取向,還非逼着自己和她結婚,這是什麼師父,挖坑給徒弟跳!

師父的信很長,盧沖已經沒有耐心看下去了,冷冷地看着江雪晴:「師父讓我和你結婚,不外乎是讓我用一生時間來保護你們江家,只要我能一直保護你們江家,就算不和你結婚,也不算違抗師命!」

江雪晴美麗杏眼淡然地盯着他:「你繼續看下去!」

盧沖又看了幾眼,忽然眼睛睜得大大的,盯着江雪晴:「什麼,御龍訣最後兩層的心法在你那裡,只有我和你結婚三年,才能從你那裡拿到心法?」

御龍訣,是師父祖傳的內功心法,可惜整個江家除了師父之外,沒有一個人適合修鍊,師父離開江家四處漂泊,就是為了找到能修鍊御龍訣的練武奇才,結果山南海北地轉了十幾年,只找到七個適合練御龍訣的,之前只有師父一個人練到第七重,盧沖現在也練到第七重,八龍里其他人都停留在四五重,龍馨根本不會練,還好師父給了她適合女孩修鍊的功夫。

一年前,盧沖奉命貼身保護東海首富姜潤東的獨生女兒姜語嫣,對方下了血本,從世界殺手排行榜前二十位請來八個,前七個都被盧沖擺平了,最後一個是世界殺手排行榜第四的毒狼藤田一郎,盧沖當時內功只在第六重,打不過藤田一郎,重傷逃走,帶着姜語嫣四處躲藏,後來生死關頭突破進入第七重,一舉殺了藤田一郎,當晚盧沖和姜語嫣一吻定情親熱時,師父突然出現,強行把盧沖帶走。

師父很嚴肅地告訴盧沖,練不成第九重,就無法真正無敵於天下,而在沒有練成第八重之前就失去童貞,終生無望練成第八重,更別想真正練到九重大圓滿階段,師父他自己就是慘痛的教訓,太早結婚生子,導致終生停留在第七重,連第八重都無法練成。

師父雖然那樣說,可一直不肯把最後兩重心法交給他,原來交給江雪晴了,師父平時瘋瘋癲癲的,關鍵時候還挺會算計,知道自己肯定不會和他的百合孫女結婚,就用這個來脅迫!

江雪晴淡淡地說道:「你可以不要那兩層功法,我不勉強你!」

九重內功,盧沖已經練到第七重,剩下的兩重是重中之重,不僅關係到他的生命,更關係到他的終生幸福,盧沖能不要嗎!江雪晴完全拿住了盧沖的七寸!

「那好吧!」盧沖想了想,咬了咬牙,不就是形婚五年嗎,哥哥我從十五歲有那種衝動以後,因為練御龍訣,已經忍了五年,再忍三年又能如何!

江雪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收拾一下,跟我去民政局!」

「用得着這麼快嗎?」盧沖剛從她是個百合的驚詫中緩過來勁,氣都沒喘勻。

「我很忙,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應付父母的嘮叨和其他人的異樣眼光,」江雪晴淡淡地看着盧沖:「越早把你這張擋箭牌頂出去越好!」

盧沖軟飯沒吃到,反倒成了一對百合的擋箭牌,莫名悲哀,卻又無可奈何,誰讓他對最後兩重心法念念不忘呢。

盧沖雙手在頭上撥弄一下:「收拾好了,咱們去民政局吧!」

江雪晴給他一個白眼:「雖然是形婚,可你也得有點配得上我的人樣啊!」

「人樣?」盧沖冷笑道:「人樣是要用錢堆砌的,我可沒錢!」

方冰冰嚷嚷道:「晴姐,這人又丑又窮又混蛋,還想吃軟飯,咱們就算找個擋箭牌,也不能找這麼不堪的吧!」

江雪晴沉聲說道:「他並不窮,這些年他至少賺了十幾個億……」

方冰冰狐疑地看看盧沖,這小子橫看豎看都不像有十幾個億身家的有錢人啊。

盧沖苦笑道:「這些錢全被你爺爺拿回國內做慈善了……」

師父這些年,除了教他們兄弟幾個之外,剩下的時間全去做善事,他老人家辦了一百多家福利院,幫助一萬多個孤兒和一萬多個孤寡老人,這些年龍魂八龍在世界各國執行任務時順手弄來的錢財,都拿來幫助師父的福利院,還好,多年以後,那些長大的孤兒很多都成了各個行業的精英,成了龍魂堅定的後盾。

雖然很佩服師父,但盧衝心裏有時也不免抱怨,他老人家成了萬人敬仰的慈善家,做徒弟的拋頭顱灑熱血的,到頭來窮得叮噹響!

本來以為師父是可憐他窮,想讓他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巔峰,卻沒想到,居然是百合未婚妻、形式婚姻這樣一個大坑!

世上最長的路,就是師父的套路啊!

江雪晴淡淡地看着盧沖:「你什麼意思,想讓我養你?這世上哪一樁婚姻是女人掙錢養男人的?」

盧沖看看她冷艷絕美的臉蛋,邪邪一笑:「這世上也沒有哪一樁正常婚姻是,夫妻之間不履行義務的,只要你肯履行夫妻之間的義務,讓我養你也行啊!」

江雪晴俏臉冷若冰霜:「你想得美!」

方冰冰低聲說:「晴姐,依我看,這傢伙不是善茬,你可不要引狼入室啊!」

江雪晴面對心愛的女友,馬上換成了甜美的笑臉:「我爺爺說過,盧沖這個人啊,挺憐香惜玉的,對男人能狠得下心,對女人從來都下不了手……」

盧沖無語了,師父老人家畢竟是江雪晴的親爺爺,已經把徒弟賣的一乾二淨,自己對江雪晴而言,毫無秘密,這場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戰爭沒打就已經輸了!

方冰冰壯着膽子,挺着胸,走到盧沖面前:「我說,盧沖,你的臉也不白啊,憑什麼當小白臉吃軟飯啊!你要是個男人,就該堂堂正正地自己掙錢,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樣的,再來跟我們家雪晴結婚!」

盧沖很想說,憑什麼一場形婚還要我自己出錢打扮自己,豈有此理,不過,他已經不想再跟這兩個不可理喻的變態女人多做糾纏,轉身離開。

他想返回龍魂,可跟御龍訣最後兩重心法失之交臂,他非常不甘心!

師父說過,只有把最後兩重內功練好,達到圓滿大成階段,才能無敵於天下,否則以他七重功力,比他厲害的大有人在,能夠戰勝他甚至殺死他的也是有的。

經歷了十多年的血雨腥風,盧沖明白一個真理,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自己的實力最可靠,他比任何人都想變強,這一點兒比財色要重要得多!

他不是沒想過從江雪晴手裡把最後兩重心法搶過來,可師父對他恩重如山,他不能對師父的後人下手,只能硬着頭皮答應跟江雪晴形婚。

人有三急,盧沖走到這層的公共洗手間,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男子走進來。

那男子臉蛋很長,很像馬臉,臉上有點淤青,長得不怎麼樣,穿着相當漂亮,高級定製的意大利西裝很筆挺,古奇皮鞋擦得鋥亮,這身置裝可能要幾十萬。

盧沖認出來了,這貨不正是剛才那個滾入地下停車場的馬長亮嗎,生命力還真頑強啊,滾得那麼慘,居然還能直立行走,而且還換了一套新衣服。

馬長亮哪裡知道是盧沖扔出保安把他砸得滾滾滾的,看到盧沖一身髒兮兮的,馬臉頓時拉得長長的,呵斥道:「死民工,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滾出去!」

《嗜血高手(書號:1959)》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