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日之國產戰神
末日之國產戰神 連載中

末日之國產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九龍城寨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九龍城寨主 其他小說 陳復

喪屍病毒突然襲擊全球,整個世界發生巨變,文明崩壞,危機不斷大學生陳復被困紐約,如何帶着三位「保鏢」在危險重重之下踏上漫長歸家路,千里救家園展開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試讀:

美國,紐約大都會曼哈頓一棟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內。

三男一女,四個人在這套奢華的總統套房的飯廳內吃着房間服務送來的午餐。

「小陳總,車已經預約好一點在酒店大堂出發去機場,我們下午四點的飛機。」

一位留着幹練短髮但又有點小家碧玉的女孩對着陳復道提醒道。

對於小陳總這個奇怪的稱呼已經習以為常的陳復加快了吃午飯的速度∶

「好的,快點吃飯吧,吃完起程。」

接着陳復對着另外一位中年男子說道∶「大強,幫我通知一下組長,晚上抵達加州後我想和科學院物理學的院士們開一個視頻會議,我有點新的想法想院士們幫我證實一下。我們這邊晚上,祖國那邊應該已經早上了。」

中年男子點點頭。

「沒有問題,我會通知組長,讓組長幫你轉達科學院,把會議時間安排在國內的早上,只是辛苦你坐完飛機還要大半夜開會。」

陳道邊吃飯邊擺擺手。

「沒事,各位院士都是國之棟樑,我應該遷就的。」

「嘣~~~~~~」

就在此時,總統套房窗外突然從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我去露台那邊看看發生什麼事。」

四人之中,另外一位年輕男子主動走向露台。

這一行人,就是注射了科學院院士陳樂天研發的基因強化藥劑成為基因戰士,組成的「特別任務組」成員,不同於其他特種兵或者特工,他們不屬於軍方也不屬於國安部門,只聽命於首長。

這四人,陳復是這個特別任務組的「副組長」,中年男子「林振強」和另外兩個年輕男女「顧家強」「羅斯琪」三人是特別任務組中的「逆光小隊」成員。

林振強是逆光小隊的隊長,二級基因強化戰士,加入特別任務組前是一名海軍指揮官,一艘大型巡洋艦的艦長,擁有過硬的軍事素質還精通各種船舶的駕駛和船隻的機械維修,平時話不算多,但相當有大局觀,說話一針見血。完成二次基因強化,但未能承受住第三次基因強化,只能定格在二級基因強化戰士。

顧家強,逆光小隊隊員,一級強化戰士,加入特別任務組前是一位年輕的消防員戰士,身體素質相當出色,是一位獲得過表彰的火場英雄,因為體檢和體測優秀,糊糊塗塗的被選中注射基因強化藥劑,完成第一次基因藥劑注射後就安排加入逆光小隊。完成這次美國的任務後就會回國準備第二次基因強化。性格有一點憨憨和老實,十分有責任感。擅長一切消防員技能,急救破門和駕駛任何車輛。

羅斯琪,逆光小隊成員,一級強化戰士,加入特別任務組前是一位**,**中的女中豪傑,十分少有的女子就職於**刑偵大隊。性格十分冷靜,雖然不像女兵一樣英姿颯爽,但也十分幹練。擅長偵測調查,情報分析和偽裝跟蹤。完成一次基因強化,在第二次基因強化時昏迷失敗,定格在一級強化戰士。心裏有點喜歡顧家強,但憨憨的顧家強還沒感覺到。起初十分討厭陳復,覺得陳復這個副組長是因為關係在特別任務組混的二世祖官二代,後來見識了陳復的強大,反而覺得出了「六神裝」的陳復是出工不出力的「混子」。最後對陳復的智商了解後,把陳復當成一位超人一般的「弟弟」。

陳復,五次基因強化皇者,基因藥劑的第一位實驗者,也是他發現基因藥劑改造細胞期間不能昏迷,所以注射基因藥劑必須清醒狀態下保持細胞活躍,但細胞強化改造過程伴隨着劇烈的疼痛,改造次數越多會承受的劇痛會幾何級增長,所以一旦注射大量麻醉藥或者中途昏迷,細胞活性就達不到改造條件,就會導致失敗,失敗後再次注射也不再起作用,細胞活性將定格在最後一次注射的強度,不能再通過藥劑提升。

除了基因強化,陳復的大腦開發超過20%,擁有過目不忘和控制大腦屏蔽任何感覺的能力(痛覺屏蔽是感覺屏蔽的其中一種),但感覺屏蔽的能力也產生了十分不良的後遺症,陳復對於愛情等等感覺十分遲鈍。雖然外表十分出眾,在大學也很多女生追求,但鋼鐵直男不足以形容陳復,十足的一個鈦合金直男。

陳復是特別任務組的掛名「混子」副組長,雖然體質十分變態,但沒有從來沒有經過任何軍事素質和格鬥方面的訓練,在成為五級基因強化戰士才開始一定的軍事訓練和格鬥訓練,初步掌握一點點功夫,但實在力量速度已經變態到極點,僅僅用手指可能都分分鐘能把一個普通人戳死。首長們對話比陳復的身手,更在意陳復的腦袋,擁有過目不忘和超高智商,陳復可以無限制的吸收知識,已經擁有在科學院每個科都能成為院士的實力,在首長們的心裏陳複比核武器都重要。

這次逆光小隊的任務是「陪讀書」,陳復剛從麻省理工大學退學,陳復用了大半年已經「掃描」完麻省理工大學和附近的哈佛大學的圖書館的理工科類書籍和論文,為了不浪費時間就直接退學,來到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連報名都懶得報,直接通過自己的身手潛入大學,每天裝學生在圖書館借書看,用了一個月就把所有理工類學科有用的書籍和資料「掃描」完畢。準備出發前往加州的斯坦福大學繼續「學習」。

逆光小隊在外的身份是「二世祖」陳復的「管家」林振強,「助理」羅斯琪,「司機」顧家強。

當初首長們知道陳復想去老美「上學」,就派出逆光小隊去保護陳復,拗不過的陳復只好接受幾位實力低於自己的同事「保護」。

視野回到現實。

從露台觀察的顧家強對着飯廳的其他幾人喊道。

「過來看看,那邊不知道為什麼發生大爆炸。」

聞訊而來的三人也看向遠處的衝天火光,但被附近大廈正面阻擋着視野,只見到濃濃的黑煙伴隨着某種綠色氣體把遠處的區域籠罩着。

羅斯琪的心思比較細密∶「回客廳打開電視看看怎麼回事,可能有恐怖襲擊,我順便打電話去查一下航班會不會取消,航班取消的話,我們這個套房要去前台辦理續住呢。」

陳復點點頭,幾人向著客廳走去,打開電視,電視傳來電視台記者坐在直升機上的畫面,事情剛剛發生,記者也正在向著事發地點趕去。

「xx電視台記者前方報道,根據紐約警方提供的消息,現場市民的報警電話提及,剛剛發生爆炸事故的原因是一輛油罐車失控撞上一輛化學品運輸車,油罐車沖向附近大廈並發生強烈爆炸,現場有大量傷者。而化學品運輸車側翻倒地疑似有化學品泄漏的情況,該車輛運載的化學品暫時未知,記者正在趕往事發現場,xx電視台將持續為你報道。」

畫面轉成無聊的廣告…………

陳復的翹起二郎腿道∶

「不是那種恐怖襲擊就應該不會停航了,不過油罐車撞大樓的威力也不小,好在油罐車速度慢,不像飛機一樣會散架,把燃料灑向四周同一時間點燃,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林振強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煙道。

「不知道濃煙會不會阻礙航線,要航空管制,最怕在機場呆半天又不能飛。」

剛打完電話去航空公司諮詢的羅斯琪向著眾人道∶

「會不會停航或者航空管制不知道,航空公司暫時沒收到通知,但電視上有最新消息了,事發地包括我們酒店所在區域會交通管制,所有車輛停止出入曼哈頓,為消防車和救護車讓路,所以我們去不了機場了,我直接打去航空公司改簽了。」

顧家強作為前消防員的職業習慣對於火情判斷道∶

「油罐車爆炸的威力可不小,火情也相當難控制。現場還有化學品泄漏,需要處理化學品泄漏危險,消防員和救護員才能安全進入火場滅火救人,所以這給油罐車提供了足夠的漏油時間,讓火情進一步加劇和蔓延,這次事故我覺得不會這麼簡單結束。」

林振強點了點頭同意顧家強的觀點開玩笑道∶

「聽完小強的話,我都做好繼續在酒店呆三五天的準備了,小琪去前台辦理續住手續吧。」

羅斯琪拿起手袋,走過去踢了顧家強小腿一腳道∶

「沒聽見大強發話了嗎?我要去前台辦理續住,小強你陪我去附近便利店買點吃喝的回來晚上打發時間,等下封路人家見沒生意可能會直接關門了。你去幫我拿東西做苦力。」

顧家強露出憨憨的笑容∶「好…」

待二人出門之後,林振強對着陳復笑着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小琪的心思,就小強還是一塊木頭,還沒開竅。」

陳復一頭霧水的看着林振強問道∶

「小琪姐有什麼心思?還有小強這人憨是憨了點,但也沒至於像一塊木頭一樣死板啊?」

林振強拍了拍腦門∶「原來小陳總也還沒開竅,哈哈。」

陳復更加一頭霧水。

「嘣~~~」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再次打斷二人對話。

二人再次來到露台觀察情況,雖然被附近大廈正面阻擋了視野。但遠處像蘑菇雲一樣的黑煙彷彿在印證事態的嚴重性。

樓下不斷響起消防車,救護車和警車的聲音。從露台看下去已經看見**在架起封鎖線,指揮着其他車輛靠邊停駛,禁止除了救援無關的車輛使用道路。

正在此時,羅斯琪和顧家強買了一大包零食回來,顧家強竟然還抬着一大箱啤酒。

陳復笑着道∶「小強啊,你是打算把大強放倒么?哈哈」

林振強也調侃道∶「白酒一斤半,啤酒隨便灌。」

顧家強笑嘻嘻的回應道∶「嘻嘻,史詩級災難片怎麼少得了啤酒花生米。」

羅斯琪理都懶得理三個男人,放下東西直接打開啤酒開始觀看電視台直播。

電視機畫面上終於出現電視台的直升機飛到事發現場,從高空拍攝着火災現場的情況。

「xx電視台記者丹皮爾現場報道,大家現在看到的是曼哈頓xx大道發生的一場交通事故,一輛油罐車和化學品運輸車發生碰撞,油罐車失控撞入xx大廈引發火災和爆炸,根據紐約消防局最新消息,現場火勢已經升級為5級大火,濃煙和大火通過xx大廈的**空調系統的通風管道迅速向大廈樓上蔓延,一樓的大火阻礙了大廈內的市民逃生,大量市民被圍困在xx大廈內。另外一輛車身帶有生命之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美國藥物管理局標誌的化學品運輸車側翻倒地,大量不明化學氣體泄漏,紐約消防局正在聯繫查詢生命之核科技有限公司和美國藥物管理局所運送的化學品是否具有危險性。現場所見現時消防員一部分穿着防護服在清理化學品運輸車,另一部分也穿上防護服向xx大廈噴射化學泡沫試圖阻礙火勢蔓延。有最新消息本台第一時間為你報道。」

顧家強看着新聞直播點評起了紐約消防員的表現∶

「這些老美消防員挺惜命的啊,這樣在大廈外向著大廈噴泡沫作用不大,防止油和大火蔓延出大門嗎?油罐車都撞入大廈內部了,最少也要接近大廈大門向著油罐車漏油位置噴泡沫才有可能阻擋大火的蔓延。」

陳復也嘆息∶「唉,你以為所有人都會像我們的子弟兵一樣用生命守護人民嗎?」

林振強點頭同意∶「可伶那些還在大樓內等待着救援的人。」

羅斯琪看向顧家強問道∶「樓頂聚集了大量等待救援的市民,用直升機救人行不行得通?」

顧家強搖了搖頭∶「直升機懸停在樓頂的話螺旋槳會加速大火和濃煙向上蔓延,最多救兩波人,濃煙和大火就會籠罩樓頂,沒被救的人等於加速死亡。樓頂的人數直升機起碼要幾十趟才能運完。」

幾人一邊喝酒一邊在電視機前觀看着這場大災難,喝到有點上頭就各自回房間睡覺了。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