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陸見深南溪
陸見深南溪 連載中

陸見深南溪

來源:外網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少的隱婚罪妻

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 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 後來聽說,陸見深拋下新娘,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 陸見深瘋了,直到那日,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展開

《陸見深南溪》章節試讀:

林念初的身影頓時僵住。 轉過身,她看向商楚堯:「楚堯,前天的事情還沒有向你說謝謝,真的特別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凶多吉少了。」 商楚堯知道她在轉移話題。 既然她不想回答,他便不再勉強。 「念念姐,你不用向我說謝謝,你只要記住我,我永遠是你的頭號粉絲。」 「如果以後,他對你不好,或者欺負了你,不管什麼時候你都可以來找我。」 林念初笑着溫柔的回答:「好。」 這話剛一出口,她就感覺手指被人捏緊了幾分。 很明顯,某人不開心了。 上了車,霍司宴突然看過去:「為什麼不正面回答商楚堯剛剛的問題,念念,你和我在一起是心甘情願嗎?」 林念初抿唇笑了笑:「以前是。」 至於現在,答案他們都清楚,不是嗎? 說出來,只會讓彼此都很受傷。 霍司宴攥緊了她的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 林念初帶着他逛的是劇組拍攝基地。 因為取景的需要,所以很多地方都搭了各種各樣的景。 林念初最喜歡的是民國的景,有一條民國風情街。 裏面的各種物件都是那個時期的,充滿了年代感。 街道兩邊是各種小店。 每一家都很有意思。 「要進去逛逛嗎?」林念初問。 「好。」 裏面的東西,琳琅滿目,簡直讓人目不暇接。 林念初一眼就看中了一個紅瑪瑙的耳墜,水滴形,雖然樣式很普通,但是光澤感特別好,尤其戴在她白皙玲瓏的耳垂上,好看極了。 她試完了,正要取下來時。 霍司宴突然出現在她身邊,低沉的嗓音在耳邊輕輕響起:「很好看,別取。」 林念初剛要說話,他搶先一步:「我已經付完錢了。」 後來真付錢時,她才知道霍司宴是誆了她。 他根本沒有付錢。 是和手裡挑選的東西一起付款的。 店員把他買的東西都認真打包好,林念初草草的掃了一眼,大大小,估計有幾十件東西。 手鐲、耳環、項鏈,還有髮夾、髮帶…… 各種樣式的,但無一例外的,全都是女孩子喜歡的一些小飾品。 品類很豐富,可以說是將人家店裡好看的東西都淘了個遍。 付完款,霍司宴給了店員一個地址,讓人家送貨上門。 林念初沒有多問。 都是女孩子的東西,想來是給他未婚妻帶的吧。 中午吃飯時,林念初知道某人嘴刁,所以已經提前看好了一家很有格調的餐廳。 正要帶他過去時,霍司宴看着路邊的火鍋:「喜歡嗎?我們去吃?」 林念初滿臉詫異的看向他:「我記得,你一直挺討厭吃火鍋的。」 「是很討厭。」他點頭。 突然,又補充道:「不過,要看和誰一起吃。」 「那你真的想好了?」 「嗯,去吧。」 到了店裡,林念初怕他不能吃辣,所以點了菌湯鍋。 然後就自己去搭配調料了。 搭配完調料,她去起身去拿了一些飲料。 結果人再回到桌子上時,面前的蘸料就不翼而飛了。 「你看見我剛剛調的蘸料了嗎?」林念初問。 霍司宴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在我這裡,我要和你一模一樣的,你再調一份。」 「可我這個有些辣,你能吃嗎?」 「當然,你能吃我就能吃。」 說是吃火鍋,但是某人舉手投足都透露着十足的優雅。 尤其是那身好看的皮囊,吸引了不少女孩子過來。 本來就是劇組拍戲的地方,追星的女孩兒就多。 所以看見長的帥的男人,追星女孩也都很勇敢,直接就沖了過來。 「哇,你好,請問是在這裡拍戲的小哥哥嗎?你長的太好看了,我能要個簽名嗎?」 可能是看見有一個女孩比較大膽,其他幾個觀望的女孩全都一窩蜂的涌了過來。 瞬間,林念初和霍司宴所坐的地方就被圍的水泄不通。 還好林念初反應夠快,早就戴上了墨鏡,然後低着頭默默的吃飯。 要是被認出來就麻煩了。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喜歡。」 霍司宴冷着臉,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十幾個女孩一臉失望的離開。 等他們離開後,林念初才忍不住嚴肅的看向他:「你這張臉太惹眼了,為了避免你一會又招蜂引蝶,我嚴肅的聲明,你必須要低調。」 「只想招你。」誰知,某人回。 吃完火鍋出去時,林念初突然感覺手上一緊。 霍司宴已經牽住了她的手,下一刻,他的聲音傳來:「我也可以陪你吃火鍋。」 「嗯。」 林念初點頭,並沒有仔細去揣摩這句話的意思。 直到霍司宴的下一句又冒出來:「不是只有商楚堯能陪你吃火鍋,你以後想吃都可以喊我,不許再喊他。」 到此,林念初才知道某人為什麼會主動提出吃火鍋。 原來是還和商楚堯較着勁呢! 「霍司宴,你真幼稚,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有時候幼稚的像個小孩子。」 「沒覺得。」 因為除了她,外人根本不會見到這一面的他。 晚上,兩人走在江畔邊。 夜風有些涼,霍司宴的長外套罩着林念初玲瓏的身軀。 她伏在欄杆上,溫柔的笑着。 笑容明媚,那麼耀眼。 腦海里突然閃現資料上的信息,霍司宴再也忍不住。 他跑過去,一把抱緊她。 出口的聲音幾乎貼着她的耳側:「念念,和我講講你的過去,好嗎?」 「你不是都知道嗎?」 「我說的是,你小時候,你的童年,你的家庭。」 霍司宴這話一出,林念初整個人就像陡然被雷擊了一樣。 她的身體驟然僵硬起來,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為什麼突然問這些?」 「因為想了解你的全部。」 深吸一口氣,林念初看向他:「我沒有童年。」 「怎麼會呢?每個人都有童年,不管是好的,壞的,只要你說,我都願意聽,給我講講,好嗎?」 林念初伸手摸着他的臉,目光格外憂傷:「我不想說,可以嗎?」 僅僅是一個目光,就毫無疑問的印證了霍司宴許多的猜測。 他猜得沒錯,他的念念真的有一個非常不堪的童年。 抓着她的手在唇邊吻了一遍又一遍,他柔聲安慰:「好,你不想說便不說。」

《陸見深南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