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咕嚕趴在呂橙的頸窩裡,歪着腦袋看向跟在呂橙身後的時情和藺遇白。眼神幽怨,奇了怪了,明明是一隻貓,時情兩人竟然看出了幽怨的情緒,多多少少有點不正常,他倆也不知道是自己不正常,還是咕嚕不正常。

三人一貓進了屋,剛到客廳,咕嚕就從呂橙的肩膀上跳了下去,邁着優雅的小步子一步三回頭走到貓咪飲水機邊上,雪白帶着一點黑色印記的爪子扒拉了兩下貓碗,「喵」了一聲,語氣多多少少帶點不滿。

呂橙自顧去給咕嚕裝糧,剩下兩人也不用招呼,自己找地方坐了下來。

「你說那人是不是人格分裂啊?在酆巍醒過來的時候,他就沉睡,沉睡的那段時間就會覺得自己去了外地時空,實際上只是在酆巍的意識深處?」

呂橙洗了手,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隨後窩在懶人沙發里,開始分析。

「人格分裂不太像,我更傾向於,他有極強的邏輯能力,並且在此之前對我和身邊人做過深層次的調查,雖然我現在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但絕不簡單。」

藺遇白抿了一口水,手指敲着桌面,面色凝重,不似剛才在「酆巍」面前那種弔兒郎當的樣子:「我提醒你們一下,別忘了,他剛才說未來會和呂橙在新公司再次相遇,也就是說他知道呂橙將來會入職哪一家公司,或者他已經在那家公司,並且和呂橙遇到過。如果這麼想來,他一路追隨,並且將你調查這麼徹底,這人心思深不可測。」

「那他和呂橙出現在同一個夢裡怎麼說,並且不止一次。」時情雙手捧着杯子,將後背完全靠在沙發上,雙腿交疊。

藺遇白笑了下:「這個不難解釋,你們都看過《盜夢空間》吧,從呂橙開始做這些奇奇怪怪並且時間線、故事線延續的夢開始,你們就在查相關資料,《盜夢空間》這種極具代表性的例子,肯定不會錯過。」

時情睨了他一眼:「別說那些有的沒的,說重點!」

藺遇白嘿嘿一笑:「夢是可以**控的,就像《盜夢空間》那樣,用特定的藥物將人帶入夢境,只要夢境潛入夠深,就能從根兒上改變一個人的固有觀念和處事方式。所以,我覺得呂橙是被人操控了,你這麼長時間做同一個人相關的夢,要麼就是這個人要告訴你什麼,要麼就是要利用你做些什麼。」

「你這說了半天,什麼重點也沒說出來啊,都只是推測,況且影視劇表現再真實,那也是夢境,現實中是不可能實現的。別說一般人沒有這個財力,就算有,那麼被控制的人肯定是有什麼被對方所圖。」時情說到這裡,看了一眼捧着杯子發獃的呂橙。

「你說說嘛,就她這樣的,寫小說更新都看心情,水平時高時低的,有什麼能讓別人大費周章來給她上手段的?」

呂橙頭也沒抬,順口回了句:「我真是謝謝你對我剖析這麼深刻,比我自己都認得清。」

時情剛想說話,呂橙手機上《尋》的鈴聲響了起來,時情給藺遇白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出聲。

呂橙嘆了口氣,在電話接通的一瞬間,將手機遠遠舉着,面無表情看着手機。

手機另一端傳來呂橙媽媽沙啞的嗓音:「橙橙啊,你今天在幹什麼啊?有沒有出去找工作啊?上次你阿姨你介紹的小夥子這兩天聯繫沒有啊……」

呂橙一字一句聽着,時不時點一下頭,隨後突然想起,點頭媽媽也看不見,便間隔幾句,回一個極簡單的「嗯」。

興許是「嗯」的次數過多,呂橙媽媽覺得沒有被重視,想着呂橙也沒有好好聽她說話,便加大了聲音:「我說話你聽了沒?」

呂橙:「在聽,我一直在聽你說。」

呂橙媽媽:「聽了你咋不答應,你咋不說你到底咋想的?」

呂橙無奈開口:「媽,這不是想着等你說完我再回話嗎?我要是跟之前一樣總打斷你,你又覺得我在跟你對着幹了,覺得我不理解你的用心。」

呂橙媽媽:「呂橙!我給你說,你不用說這些有的沒的來敷衍我,到頭來你敷衍的是你自己,我每天生氣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你這麼大個人了,就不能讓我省省心?誰家小姑娘25了還嫁不出去!」

呂橙深吸一口氣:「媽,咱不都說好了之前的就不提了嗎?你每次都翻舊賬,這樣還怎麼有效溝通,之前在家我好好跟你聊過,說咱來以後不要一上來就互相猜疑,你也不要在我說話的時候覺得我墨跡,這才多久啊?一個月都不到。」

呂橙媽媽:「你當我想給你念叨,你要不是我閨女,哪怕你七老八十了,死了也嫁不出去我都不會管你!」

呂橙:「好好好,媽我知道了,您繼續說。」

呂橙的手指無意識扣着懶人沙發的邊沿,扣着扣着就開始用指甲掐自己的手心。

時情看到呂橙的情況,趕忙輕手輕腳走到她身邊,輕輕用手握住呂橙因為用力已經泛紅的手指,慢慢引導着呂橙將緊攥的拳頭鬆開。

鬆開的一瞬間,時情的眼淚唰一下就出來,呂橙的手心全是密密麻麻的指甲印,有的已經結痂,有的明顯看出是新添的傷口,還有剛才因為情緒激動掐出的指甲印。

還好今天時情在現場,不然那隻手又要添很多新傷口。

電話那頭,呂橙媽媽還在持續念叨,呂橙表情已經麻木,就連眼淚流出來也沒有察覺,跟母親對話的語調語速卻很正常,沒有一丁點讓母親察覺到異樣。

時情轉身去房間里找出呂橙的醫藥箱,用棉簽沾着碘伏一點一點給呂橙擦拭傷口,每擦完一個傷口,就輕呼一口氣。

整的呂橙緊繃的神經也慢慢放鬆下來,將手機放在茶几上,騰出手來安撫性地拍了拍時情的肩膀,那意思是在說她沒事。

呂橙媽媽好像終於說完了這次電話的目的,在得到呂橙找男朋友的肯定答覆後,不等呂橙再叮囑更多,掛斷了電話。

呂橙抱歉地朝兩人笑笑:「不好意思啊,讓你們擔心了。」

時情邊包紮邊「訓斥」她:「擔心個鬼啊,說了多少遍,你有啥事跟我們說,雖然紀彥姝她們幾個不在這邊,不能及時來你這裡,但只要你發消息打電話,大家都能及時回復你的啊!再說了,我和你在一個城市,你卻從來不找我,咋着?覺得我不夠資格跟你分擔那些,還是覺得我心理承受能力不夠聽你講那些?」

呂橙咧嘴一笑,眼神感激:「哪有,彥姝她們都忙,有時候跟一個項目好幾個月都不能好好休息,我這又不是什麼大事,自己調節調節就好。再說了,我每星期都去你那裡接受專屬的、免費的心理諮詢,已經很好啦!」

時情抹了把臉,神情懨懨:「不夠,還不夠!你以後有什麼時情必須跟我說,再讓我發現你身上有什麼傷口,我一定會把她們叫過來的!」

不等呂橙答應,時情猛地把紗布勒緊,面上帶着些小得意,似乎還有些恨鐵不成鋼:「我知道阿姨是為了你好,你一向要強,性格又硬,阿姨是怕你吃虧,希望你能有個依靠,不要再這麼沒有安全感。可是很多事情是急不來的,你現在替他們考慮沒有錯,可是你自己的心態都沒辦法調整,你自己的開心才是最重要的,感情的事情只有你感覺到幸福,才能考慮下一步。你現在先不要管他們會不會生氣,你先顧好自己。調整好了,沒準一順百順了呢?」

呂橙被手上的紗布勒的齜牙咧嘴,卻還是笑得很開心:「小祖宗誒,我知道啦,您現在能把紗布鬆開點嗎?小的手要斷掉啦!」

時情:「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胡來。」

呂橙連忙擺擺手,連連告饒:「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時情瞪了她一眼,開始收拾藥箱:「你不是不敢,你是現在認錯,但是不改,你下次還敢!」

呂橙嘿嘿一笑,非常不好意思。

藺遇白適時插了一句話:「不行的話,呂橙可以先找一個臨時的男朋友,先應付着,等有合適的,再好好談,先把家裡這關過了,不然是個死循環,她永遠騰不出精力去好好處理自身的事情。」

時情:「你這都什麼餿主意,這是能臨時的嘛?萬一那男的對我們家橙橙有企圖怎麼辦?圖謀不軌怎麼辦?」

藺遇白摸了下鼻子:「我就是建議一下嘛!你不要生氣啦!」

呂橙眼神一亮,好像對這個建議很滿意:「我覺得可行,回頭你倆幫我物色下。」

時情拍了她一巴掌:「不行!我不同意!你不能病急亂投醫。」

呂橙:「就先試試,好嗎?你也希望我儘快好起來,對不對?」

時情看着呂橙真摯的眼神,無奈答應:「但是你得實時給我彙報情況,有什麼事和我商量,不許自己瞎來!」

「好!」

正在這時,門鈴響了。

藺遇白嘆了口氣邁着大長腿去開門,門口的人卻讓他吃了一驚。

「你是,酆巍?」

屋內聽到動靜的兩人同時轉頭看向門口。

酆巍還是和早上一樣蒼白的臉色,不過看起來精神了許多。

可他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三個人都震驚了。

「與其找個陌生人應付家裡,不如,我來幫你!」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