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零點
零點 連載中

零點

來源:google 作者:驃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南飛 秦老實

通過5619部隊,代號「零點」的正式組建,保護一批負有神秘使命的科學家前往羅布泊世界深淵,大地之耳探險,途中遭遇沙暴,千年古城遺址現蹤追蹤DNA異變,解開古魔羅國獸化之謎面對神秘莫測的史前文明,突如其來的瘋狂襲擊,內部的猜忌,讓探險隊陷入了重重危機展開

《零點》章節試讀:

江一寒繃著鐵青的臉瞪着楚南飛,楚南飛則一臉無辜的東張西望,被黃大壯拖回來的屍體穿着一件陳舊不堪的破皮袍,整個人的肌肉都有些萎縮乾癟,嘴裏的牙齒掉落得不剩幾顆,被擊中的背部甚至幾乎沒怎麼出血?看上去至少八、九十歲的模樣?

江一寒指着屍體道:「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乞丐殺死了一個我們押運的犯人?而且你們還追出去至少一公里,追不上,無奈之下才將其擊斃?」

依然氣喘吁吁的黃大壯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的參謀長,我保證,這傢伙跑得飛快,根本追不上。」

一旁秦老實、小眼鏡紛紛點頭幫黃大壯證明,江一寒咬牙切齒的望着一問三不知的楚南飛,還有把自己當傻子騙的秦老實、黃大壯、小眼鏡幾個人,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正在這時,高博士和彭博士等人來到了庫房,兩人看了一眼屍體,交換了一下眼神,高博士將江一寒拽到一旁:「江參謀長,犯罪分子的事情還是交給地方上的公安同志吧,我們時間緊迫啊!」

江一寒看了一眼一路小跑而來的派出所的幾名公安點了點頭,兩具屍體被留在了半露天的庫房中。

楚南飛捏着袖口中的那個金屬捲軸正在猶豫如何交給江一寒又能撇清嫌疑,忽然聽到高博士叮囑公安幹警道:「這位是彭博士,國家上海微生物研究所頂級的病毒學家,案件過程十分清楚了,我們的一名逃犯被地方上的歹徒劫殺,我們的戰士擊斃的歹徒,經過彭博士初步判斷,歹徒似乎感染了某種病毒,我們建議立即徹底焚燒兩具屍體,挖坑深埋。」

挖坑深埋?病毒學家?楚南飛想丟掉金屬捲軸,猶豫片刻最終揣入了里懷的口袋中,畢竟是小姑娘臨終託付之事,做人要講信義,楚南飛略微有些惶恐的一遍遍告誡自己,返回列車,剛剛參加圍捕和拖拽屍體的戰士都在高博士和彭博士的指導下用一種淡淡發綠的液體洗手和洗臉。

洗過臉和手後,列車鳴笛,站台上架起的大鍋已經開始飄出米粥的香氣了,二樓站長室亮着燈,老站長面前擺着一支毛瑟手槍、一發子彈和一頁寫着七扭八歪字跡的信紙,將軍列引導入普通列車站台停靠,提議、參與分軍糧這些都是他一個人的主意,他不能害了那些年輕的娃娃們,從古至今動軍糧都是要掉腦袋的。

列車緩緩駛出,老站長起身舉起手槍!

房間燈光的映照下,老站長舉槍對準太陽穴的身影出現在窗戶上,見到這一幕的楚南飛剛要拽動車廂門,眼圈通紅的秦老實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道:「都瘋了嗎?歸根結底擅動軍糧的是你和江參謀長,江參謀長擔著天大的干係,老站長是替你們兩個人死的。」

睡眼朦朧的小姑娘推開站長室的房門,驚訝的注視着她的爺爺手中的手槍,手中捧着的碗掉落在地,白色的米粥迸濺得到處都是。

列車駛離車站,楚南飛向車站方向緩緩舉起右手敬禮,與此同時,在綠皮車的連接處,江一寒也莊重的舉手敬禮。

老台兒車站半露天庫房內,三名抱着汽油木頭的公安四處張望?兩具屍體竟然不翼而飛了?

綠皮車廂內,眾人都進入了夢鄉,唯獨高博士和彭博士坐在桌前沉默不語,桌子上鋪着那張被江一寒戳破了一處的地圖。

高博士本名高翰林,出於革命到底的精神毅然決然的改成了高格明,諧音高革命。

高格明作為國內古生物遺迹方面的權威專家,與周芳華一同被任命為此次行動的副組長,而組長則是一路上話很少的彭博士。

彭新宇,宇宙的開拓者!這位被父母寄希望於開拓宇宙的彭博士,其攻關的核心課題竟然是微生物病毒?

此刻,兩人一個抽悶煙,一個喝悶茶,老台兒站加的水是又苦又澀的鹽鹼水,把上好的龍井泡成了泔水一樣的味道,對於第五次入疆的彭博士來說,這都不是個事。

高格明用手指有節奏的敲打着地圖:「老彭,今天這個事你怎麼看?」

彭新宇不動聲色的咕嚕喝了一大口茶,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我能有什麼辦法?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五次進疆動用了這麼多資源和物資,總不能對國家沒個交待啊!這次我要立個軍令狀,不勝不歸。」

高格明從懷中掏出了銀質小酒壺與彭新宇的茶杯一碰,不勝不歸!

彭新宇遞出了自己的茶杯蓋:「給我來點。」

高格明面露詫異道:「你不是不喝酒嗎?」

彭新宇一拍瘦弱的胸脯道:「為了國家戰天鬥地,生死置之度外,一口酒算什麼?你這個葛朗台,吝嗇到了極致,等回北京,我還你一箱茅台。」

此話當真?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干!彭新宇與高格明壓低嗓音碰了下杯,噗!彭新宇一口酒噴了高格明一臉,嗆得咳嗽漲紅了臉。

車廂幽暗的角落中,周芳華擺弄着一款1902年瑞士生產的歐米茄機械金懷錶,圓潤的包漿,雙面水晶球形設計,中間連接部分使用黃銅製成,球體下方有一個獨特的喇叭體,這塊表的主人是她在倫敦時的一個密友溫莎的爺爺,1910年在羅布泊失蹤,得知她即將回國,溫莎請她代為尋找她的爺爺溫莎·海格爾頓的下落。

同樣幽暗寒冷的車廂中,楚南飛藉著炭火的一絲光亮查看女孩塞給自己的那個小金屬捲軸?

楚南飛看不出小捲軸的材質,這個布滿異樣紋飾的小捲軸顯得十分的古樸精巧,摸上去竟然有一種溫潤的感覺?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兩條人命,什麼時候人命變得如此不值錢了?

楚南飛合計着如何把東西還給蔣依依的妹妹蔣依菡,可是蔣依依偏偏又沒留下地址,難不成要自己去一趟北京?偌大的京城去找一個叫蔣依菡的女孩,無異於是大海撈針。

而這個小捲軸上的紋飾團看似毫無規律可言,細看之下似乎存在一定的規律,有些像一張模糊的人臉,而這張臉的主人卻如同神話中二郎神一般擁有三隻眼,捲軸的兩端刻有十幾個令人費解的符號,而且都能夠擰動,會發出咔咔的響動?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想着,想着,楚南飛進入了夢鄉,夢中滔天的沙暴遮天蔽日,蔣依依在不停的對他擺手,似乎在呼喊什麼?可是他什麼都聽不見。

金屬捲軸吧嗒一聲掉落在地,直奔車廂地板上的一處窟窿滾去……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越過高山,越過平原,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寬廣美麗的大地,是我們親愛的家鄉,英雄的人民站起來了!我們團結友愛堅強如鋼。

車廂縫隙透入溫暖的陽光,緩慢的驅散着一路上的寒意,廣播中《歌唱祖國》的歌聲將楚南飛驚醒!

一個充滿激情的女聲廣播道:「蘇克薩拉站到了,歡迎親愛的同志們,建設北疆,生根北疆,繁榮北疆,同志們!讓我們在偉大旗幟的引領下並肩前進吧!」

楚南飛睡眼朦朧的環顧四周,入伍以來,他還從來沒感覺如此之疲憊不堪?忽然,楚南飛驚出了一身冷汗,小捲軸吶?

《零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