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連載中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西瓜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妗妗 古代言情 顧柏

〖女尊種田人狠話不多女強發家致富〗末世女王冷妗妗跟喪屍王同歸後,人狠話不多的冷妗妗;魂穿到了女尊世界這裡的女人負責賺錢養家,男人貌美如花之餘,還要洗衣做飯;what?所以她一穿過來就有了夫君?看着自己住的這個破茅草屋,小問題,她力氣大,會做飯,會賺錢,還自帶了末世空間;有極品找上門?沒事小場面打的她叫娘;賺錢養夫君跟崽崽?沒事她會的可多了……她終於不用打打殺殺了,只想種種田,賺賺錢,練練功,平平淡淡的過日子誰都不能打破她的平靜!來一個殺一個!……多年後在外一本正經,淡漠的冷妗妗,在家化成寵夫奴夫君:妻主~你偏心,說好了昨天陪我放風箏的,結果~哼冷妗妗:把他擁入懷中,輕聲哄着展開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至於身上的毒,等到她去鎮上,再去醫館找個坐診大夫看看吧,總得尋個由頭去鎮上一趟。

她空間里的金子跟人蔘拿去賣了,可以添置點東西,這屋子跟她末世搭建的兩層別墅簡直是沒眼看。

她雖然不挑剔,不代表想住豬圈。

顧樺看到冷妗妗只看着他,並不說話。

心裏咯噔一聲,難道她發現了?

眼裡閃過一絲厲色,又快速在腦袋裡回憶自己有沒有哪裡露餡了,細細想了一遍,也沒發現有紕漏。

也對,以她的智商,要是能看出來,也不至於被別人當猴耍了,顧樺心裏冷笑。

冷妗妗看到鍋里水燒好了,直接把水倒進桶里,往房間走。

她覺得一次次的拿太慢了,直接兩隻手各拿一個桶,裝滿水拿着就走,水穩穩的在桶里,一滴都沒有濺出來。

顧柏本來想幫忙的,看到冷妗妗這一把子力氣,想開口的聲音也哽住了。

妻主怎麼感覺醒了之後力氣變大了?

人也變得勤快少話了?

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但是對於之前的她來說,現在的她,目前起碼沒有打罵,欺辱他們。

冷妗妗回到自己房間,鎖上了門。

把水倒在澡盆里,脫掉了身上髒兮兮的衣服,直接整個人埋進了水裡。

這裡別說肥皂,就連皂角都沒有,冷妗妗從空間里拿出一塊無色無味的肥皂。

把頭髮,身上足足洗了兩遍才起來。

頭髮齊腰,因為沒有保養,頭髮有些枯黃跟分叉,冷妗妗也不在意,她在前世就不在意外貌。

那是能吃?還是能喝?

人都朝不保夕,誰還會在乎皮相。

洗完澡後

冷妗妗看銅鏡中的自己,柳葉細眉,皮膚有些暗黃粗糙,及腰長發,有一種慵懶又性感,渾然天成的氣質,當然你要忽略她那雙美麗卻冰冷的雙眼。

冷妗妗心裏有數了,長得不醜,中等偏上,就是這副身體還很弱,跟她前世簡直是沒辦法比,要再養養。

冷妗妗翻了原主的衣櫃,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件洗的發白的灰色長衫,把它套在身上,心裏想着,等過幾天把這邊情況摸透了,去鎮上買幾件吧。

其他的衣服要麼就是紅的綠的,要麼就是髒兮兮的不知道多久沒洗過了,陸柒柒看都沒有看,放回衣櫃。

冷妗妗空間里糧食不多,多的是金條,珠寶首飾,跟一些人蔘,靈芝,雪蓮,再就是各種武器跟葯,營養液,葡萄糖,跟壓縮餅乾。

光金條就有三箱,一箱有一百根,珠寶首飾有兩箱,人蔘有兩箱,靈芝跟雪蓮各一箱,都是她前世在末世收集到的,年份不等,最低的十年,最高的幾百年。

武器有兩箱,裏面劍,刀,匕首,暗器。

就連槍都有,但是不多,就兩把,她一般不會使用。

另外五箱裏面全部都是一些傷葯,繃帶,營養液,葡萄糖,還有一些毒藥,跟一些痒痒粉跟蒙汗藥,其中還有兩種藥粉,效果不凡,一般用不着,壓箱底的葯。

最後一箱裏面都是壓縮餅乾。

冷妗妗先撕開壓縮餅乾的包裝袋,吃了一小袋,她才暫時飽了。

她推開門,想出去走走。

顧柏,顧樺,顧林三兄弟都現在門外,看到她這樣打扮都挺吃驚的。

要知道妻主把他們買回來,嫁給她有半年多了,但是衣服跟頭髮一直都是油油的,平時也不愛打理。

他們也有委婉提醒過她,或者想幫她洗,但是她每次都會不耐煩的轟他們走,連她的房間都不讓進去。

沒想到妻主現在願意洗澡了,而且從她醒來到現在,雖然沒有理他們,但是也沒有打罵他們,讓他們不由得有了幾分期待。

這算不算是個好的開始?

是不是以後都不會打罵他們,也不會把他們發賣出去了?

他們的日子是不是有了奔頭?

顧柏先反應過來,溫和的問:「妻主你洗澡了啊?我幫你把洗澡水倒掉吧?」說完就準備去冷妗妗房間拿澡盆。

冷妗妗拉住了他的胳膊,淡淡的:「不用了,我自己倒,我是女人,力氣活我來做就好。」她突然想起來,這個地方的男人力氣都很小,別待會兒澡盆沒拿穩,水都漫出來了,麻煩的還是她。

顧柏則是胳膊一軟,臉上一紅,心裏有一絲甜蜜流淌,這還是妻主第一次關心他。

他雖然是老大,也是家裡的正君,但是妻主對他並不歡喜,他不會說甜言蜜語,話也不多,所以常常會因為不討喜而挨打。

小弟是因為總是喜歡跟她頂嘴,又不願意屈服於她,所以小弟挨的打最多,其次就是他,二弟挨的打最少。

顧樺一直審視的看着冷妗妗,沒有說話,冷妗妗也冷淡的看着他,兩個人視線交匯在一起,顧樺先移開視線。

心裏不解,面上溫柔,語氣溫和:「妻主,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嗎?」

如果她一直像現在這樣,也挺好的,畢竟她死了,他們一樣活不成。

在這個女權的國家,有女人在,他們的日子還能好過一些,她要是不在了,他們也沒有了一絲盼頭。

可他只知道毒草的辨認,不知道哪種是解毒的,心裏有一絲慌張,害怕她會因為沒有解毒,而慢慢死了。

如果是之前的她,死不足惜,可是現在的她……倒是讓他有些後悔,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沒事,我隨便看看,你們忙自己的去吧。」冷妗妗隨意敷衍道。

顧林有些彆扭跟惱怒,想道歉又有些拉不下臉,冷哼一聲,撇過頭不理她。

顧樺跟顧柏看到妻主確實不需要他們幫忙,他們就坐下,趕緊縫製荷包,這些縫好了送到綉坊還能換幾文錢,現在他們也只能靠這點收入維持基本的溫飽。

冷妗妗則是走出茅草屋,看到外面的院子里那片荒地都長出了些雜草,院子里也沒有養雞養鴨,茅草屋也有些搖搖欲墜,感覺如果來場大雨,就會塌陷一樣。

冷妗妗不喜歡怨天尤人,說再多,不如趁這個時間,多做點事情,防止災難發生。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