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來,繼續。 輕飄飄三個字,在這死寂般的天地中響起。 看着山門外那身着一襲青袍的男子,太乙道門上下鴉雀無聲,皆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太乙神尊陣不行。 三位洞宇境老祖出手不行。 到如今,連仙道劍陣……也不行嗎? 一股說不出的寒意,湧上每個人心頭。 作為千機星界的主宰,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太乙道門還從不曾被逼迫到這般地步! 一人一劍,便殺得他們潰不成軍! 也是此時,太乙道門上下才深刻體會到,縱使屬於觀主的時代早已過去很久,可當他轉世歸來,依舊有再續神話的風采! 「觀主,我們放過那兩個人質,今日之事,能否就此止手?」 深呼吸一口氣,李尋真沉聲道。 此話一出,太乙道門上下,皆感到莫名的憋屈和悲涼。 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之後,這是打算向觀主低頭嗎? 蘇奕微微搖頭,道:「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開戰之前,只要你們放了那兩個人質,我自會給你們公平對決的機會,可惜……你們不珍惜啊。」 李尋真呆了一下,唇中發苦。 大戰之前,誰又能想到,僅僅是轉世之身的觀主,就能殺得他們無力招架? 「姓蘇的,真要拼個魚死網破,你才甘心?」 翁濮憤然。 蘇奕不禁哂笑起來,「魚死網破?就是鄧左那老牛鼻子在此,也斷不敢說這般狠話。」 他邁步前行,右手揚起,揮劍朝遠處山門斬去。 轟! 一抹烙印着九獄劍氣息的劍氣,若白虹貫日,激射而去。 翁濮運轉仙道劍陣的威能,雖把這一道劍氣磨滅,可卻讓太乙神山震顫,劇烈翻騰。 至此,翁濮徹底意識到,哪怕之前把蘇奕困在仙道劍陣中,怕都殺不死對方! 他不敢遲疑,全力出手。 轟隆! 劍氣森森,仙光明耀,無匹的劍陣威能,鋪天蓋地般朝蘇奕轟殺過去。 蘇奕不曾閃避,揮劍硬撼。 他早已驗證過,御用九獄劍的氣息,足可對抗這仙道劍陣的威能! 片刻後。 曾濮氣喘吁吁,額頭直冒汗水。 而當看到蘇奕毫髮無損,他那威嚴的臉龐上不禁露出一絲絕望之色。 仙道劍陣的力量,正在急劇消耗。 若這樣下去,此陣不攻自破,而到了那時…… 整個太乙神山上下,將再無人能擋住蘇奕的步伐! 氣氛壓抑,讓人快要喘不過氣。 所有人心頭都籠罩上陰霾。 外界,蘇奕的身影已來到山門百丈之地! 「請老祖現身,助我等殺敵!」 猛地,李尋真雙手呈出一道秘符,躬身見禮。 轟! 秘符發光,轟然崩碎。 一道光焰沖霄而起,交織成瑰麗的光雨,最終凝聚成一道瘦削頎長的身影。 他身着陳舊道袍,頭盤道髻,雙鬢斑白,面容清奇,雙手籠在寬大的雙袖之中,負手於背。 他隨意立着,周身瑞光湧現,神曦垂落,一朵朵大道法則交織的青花,在頭頂繚繞。 一如道門傳說中的神尊臨世! 天地都變得祥和起來,隱約有天籟般的道音響徹。 山門外。 蘇奕眉頭一挑,悄然止步。 而太乙道門上下,則如若找到了主心骨,全都激動起來。 「拜見老祖!」 「拜見老祖!」 「拜見老祖!」 震天動地的拜禮聲響起。 太乙道門上下,所有人齊齊行禮,神色狂熱。 這一切,襯得那瘦削的老道人威勢愈發超然。 他,就是鄧左! 太乙道門最古老的一位活化石級老祖,在星空各界,都屬於最頂尖的巨頭。 一如神話! 在當世,能與之比肩者,也僅僅只一小撮人而已。 諸如九天閣掌教、畫心齋祖師、星河神教教主等。 而隨着他出現,天地間那壓抑的氛圍,頓時滌盪一空,天光明亮,萬象肅穆,如臣子迎接君王駕臨。 那等威勢,足可讓當世那些洞宇境人物自慚形穢。 「觀主,以你的身份,何必為難我太乙道門這些小輩?」 虛空中,鄧左沒有理會那些門徒,眸子遙遙看向蘇奕。 蘇奕慢吞吞說道:「你家小輩欠收拾,不打一頓,就不知道夾起尾巴做人。」 這番話,讓翁濮等人皆感到羞憤。 鄧左略一沉默,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翁濮心中一震,低着頭,把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得知青霄被殺、太乙神尊陣被破,鄧左神色波瀾不驚,似根本不在意。 可當得知,他的關門弟子顧靈韻被殺的消息時,這位名震星空各界的老道人,眉頭悄然皺起。 那籠在袖中的雙手都悄然握了一下。 直至聽說,那一座由他布設的仙道劍陣,都沒能擋住蘇奕步伐。 鄧左不由愈發沉默了。 眾人不免惴惴。 這樣的慘重傷亡,讓他們皆不敢直面鄧左的目光。 山門外,蘇奕道:「老牛鼻子,事情原委你已知曉,你覺得我算不算以大欺小?」 一直沉默的鄧左,微微搖頭。 他神色古井不波,抬眸望着蘇奕,道:「冤有頭,債有主,你我之間的恩怨,本應該在你我之間解決,而今,我太乙道門已付出慘重代價,此事到此為止如何?」 眾人錯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老祖出場,卻怎會要選擇息事寧人? 蘇奕搖了搖頭,拒絕了:「不行。」 一下子,所有人都差點懵掉。 鄧左老祖決意息事寧人,就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誰能想到,蘇奕竟然直接就拒絕了! 「就知道如此。」 鄧左一聲嘆息,自語道,「可惜,我的本尊不在,否則,倒是真想趁此機會,試一試你這轉世之身的能耐。」 說到這,他似做出決斷,道:「今日之事,我一人承擔了,我保證,自此以後太乙道門上下,再不會摻合你我之間的恩怨!」 「除此,那兩個人質,再不必擔心性命之憂,他們背後的宗門,更無須擔心以後被報復。」 聲音平靜,透着不容違逆的味道。 而後,鄧左看着蘇奕,道:「道友覺得如何?」 蘇奕讚歎道:「若你那些徒子徒孫做事能像你這般漂亮,何至於會有今日的慘劇上演?」 這就是鄧左。 一個值得觀主重視的對手。 但這些還不夠。 蘇奕道:「想讓我止手未嘗不可,但,我也有條件。」 鄧左眼神微妙,他並不奇怪。 作為老對手,他太了解觀主的秉性,根本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打發的。 若不下血本,今天的事情,註定難以善了! 深呼吸一口氣,鄧左微微頷首道:「洗耳恭聽。」 蘇奕隨口道:「我需要補償,我看那座仙道劍陣就不錯。」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急眼。 翁濮、李尋真他們氣得差點吐血,這條件,何止是獅子大開口,分明就是趁火打劫,要把他們太乙道門往死里宰! 鄧左唇角也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臉色發僵。 可最終,他點了點頭,故作淡然道:「最近這些年,星空中陸續出現了一些和列仙有關的機緣和造化,這仙道劍陣雖然寶貴,可道友若喜歡,贈你便是。」 說罷,他心中也隱隱作痛。 這座仙道劍陣,絕對堪稱可遇不可求的造化,當初為了得到此陣,他更是付出了極大代價。 就連在布設此陣時,都差點般宗門寶庫的神料搬空! 就這樣送人,誰能不肉疼? 太乙道門所有人傻眼了。 打破腦袋,他們都沒想到,老祖會捨得把宗門這座至強的劍陣送人! 翁濮他們的臉色,更是變得差勁無比。 「這是第一個條件。」 蘇奕道。 眾人:「……」 還有!? 每個人都快被氣瘋了,哪會看不出,觀主是把他們太乙道門當肥豬來宰了! 鄧左眉頭皺起,很想諷刺一句,你堂堂人間觀觀主,何時變得這般貪財了? 可最終,他忍住,道:「道友不如乾脆一些,把你的條件全部說出!」 蘇奕笑起來,挑起大拇指,「知道嗎,我最欣賞的,就是你身上這股痛快勁。」 鄧左眼皮跳動,冷哼不語。 蘇奕沒有客氣,直接開出自己的條件,道:「三千顆太乙道晶、八百枚造化靈竅丹、九千斤先天青乙靈液……」 一口氣,報出數十種堪稱稀罕的珍寶,涵括神材、靈丹、奇珍等等寶貝。 聽罷,所有人獃滯在那,只覺心頭像被刀鋒切割,痛到無法呼吸。 這觀主,是打算把他們太乙道門的老底都搬空?! 鄧左眼皮也一陣跳動,古井不波的面頰不斷抽搐,額頭青筋都若隱若現,一股火氣蹭蹭往頭上竄去。 有那麼一瞬,他都想什麼也不顧,豁出去和對面那個宿敵拚命。 哪有這般宰人的!? 蘇奕則笑起來,淡淡說道:「感覺很過分?過分就對了,我就沒打算讓你這老傢伙花錢消災。」 鄧左深呼吸一口氣,道:「這些財物,皆不過身外之物罷了,你觀主喜歡,我又怎可能吝嗇?我答應便是!」 全場死寂。 眾人都憋悶得快要爆炸,感到無比屈辱。 這若傳出去,他們太乙道門,註定將淪為星空各界的笑柄! 「另外……」 蘇奕再次開口。 這次,鄧左第一個忍不住了,氣急敗壞道:「你這傢伙,有完沒完了!?」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