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狐妖,變成毒液雅雅你渴望力量嗎
狐妖,變成毒液雅雅你渴望力量嗎 連載中

狐妖,變成毒液雅雅你渴望力量嗎

來源:google 作者:作者miaow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作者miaow 遊戲動漫 蕭燁

蕭燁變成穿越到狐妖世界,可他變成了毒液,誰擁有他就可以提升實力那一天,被雅雅撿到「好可愛啊,姐姐我能養它嗎」蕭燁「我雖被養,但我不會屈服的」「小可愛,快點長大吧,這是今天的食物,給」「真香」展開

《狐妖,變成毒液雅雅你渴望力量嗎》章節試讀:

【經檢測,當前女性玩家生命值小於30%,異常於平常健康值,請確定是否進入遊戲?】

對於這突然發出的詭異聲音,白箏並沒有像旁邊被突然出現莫名聲音的嚇到的女孩那樣向四周亂看。

「你是什麼東西?」

【經檢測,當前女性玩家生命值小於30%,異常於平常健康值,請確定是否進入遊戲?】

無機制的機械音繼續重複着同一句話,彷彿沒有聽到白箏的詢問。

白箏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她要是現在還沒明白這個未知的聲音是在逼迫她答應,她就是個傻子了。

但是她憑什麼要答應這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進入什麼鬼遊戲?

「我拒絕。」

冰冷的機械音停頓了幾秒,隨即發出更重的機械音。

【已確定當前女性玩家拒絕遊戲邀請,即將結束進程。】

【警告警告!系統當前能量枯竭,未知玩家拒絕遊戲邀請,即將抹殺!】

白箏:「???」

旁邊的女孩嚇的直接摟住了白箏的胳膊,「那個,那個姐,姐,它剛才說的是抹殺是死的意思嗎?」

白箏本就斷了的胳膊被她勒的更痛。

剛想讓她先放開手,昏沉的腦中突然傳來一股刺痛,疼的她忍不住痛哼出聲。

女孩聽到白箏的哼聲,趕緊藉著微弱的手機光照向白箏。

她被白箏現在的慘像嚇的一哆嗦。

白箏露在外面的一雙桃花眼,此刻正不要命似的往下淌着血水,只是短短几秒,她的視線就被血液完全糊住。

【警告!當前玩家生命值小於5%,最後一次機會,玩家確定是否現在進入遊戲!】

白箏虛弱的吸了口氣,算是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了。

這他媽就是妥妥的威脅。

是不是我還得謝謝你啊?

「進!」

白箏咽下湧上喉嚨的血水,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個字。

【逃生系統1號客服小一歡迎第100086號玩家確認進入遊戲,祝您生存愉快哦!】

「等等,那她怎麼辦?」

白箏想起身邊的女孩。

【當玩家確定進入遊戲時,旁邊若有其他生命體,只能確認進入遊戲,反之,只能抹殺哦。】

【玩家請放心,她會在現實中以一個合理的理由消失。】

女孩明顯被系統說的話嚇得不輕,抓着白箏胳膊的手猛的收緊,小聲道:「我,我也進。」

白箏又被她突然加重的動作痛的眉心一跳。

妹妹,真的,別加快她的死亡進度了。

【歡迎100087號玩家進入遊戲,請生存愉快!】

隨着機械音的聲音消失,兩人各自的面前就緩緩出現了一個發著藍光的面板。

【逃生系統遊戲須知】

【扮演隨機人員,生存到遊戲所需時間,或解密遊戲百分之百,即可通關。】

【警告:角色扮演程度會隨着副本難度逐步增加,請盡量不要OOC哦!】

【最後,請您竭盡所能活下去吧。】

白箏看完,心裏默默的對着面板豎了個中指。

這跟直接死的差距就在於緩一會兒再死嗎?

女孩也被面板上寫的內容震驚到了:「這危險程度也太大了吧?」

系統答非所問:【第一場遊戲即將開始,請玩家做好準備哦。】

隨即,漆黑的站台刷的大亮,兩人被亮光刺的閉眼,直到緩緩適應了燈光才睜開。

白箏站起身,稍稍怔了幾秒,她靈活的轉了轉手腕,眸色漸深。

她掉入軌道內斷掉的胳膊和傷口竟然全然恢復了。

這個遊戲比她想像中還要詭異。

「列車即將進入站台,請各位乘客注意腳下步伐。」

寂靜的站台突然響起一道廣播,隨之而來的列車已經緩緩進入白箏兩人所停的站立區。

「先上車。」

白箏摘下臉上已經被血浸透的口罩扔進旁邊的垃圾桶,抬腳向列車走去。

女孩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白箏打量着四周的環境,很新,就像是剛修好的列車,仔細聞還能嗅到極淡的消毒水氣味。

但是上了地鐵,白箏算是知道當時地鐵外的紅色影子是什麼了。

那是一個被塑造小丑樣式的紅色廣告牌,而現在,它被人緊緊的貼在列車的車窗上。

正在白箏思索這個廣告牌的意思時,一包紙巾突然在她視線里。

白箏微訝,對上了對面眼神忐忑的女孩。

女孩有些緊張的笑了笑,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

她指了指白箏的臉,提醒道:「姐姐你的臉應該需要擦一下。」

白箏接過紙巾,笑着道了聲謝,緩緩擦起了臉。

隨着白箏臉上的血跡漸漸擦凈,一旁的女孩臉色漸漸染上緋紅。

白箏本來看着就個高身材好,現在擦乾淨臉上的血跡,露出的一張臉更是長的極好。

哪怕現在她身上滿是點點血污,卻還是極為漂亮。

烏黑捲髮桃花眼,翹鼻紅唇,更為特別的是,在靠近鼻樑的一側有個殷紅的紅痣,更是顯得她眉目嬌艷,膚白似雪。

白箏自然是知道自己長的還行,卻也被女孩的表情逗的一笑:「怎麼這麼看我?難道是我長得不好看?」

女孩趕緊搖頭:「不不不,是太太太好看了!」

白箏低笑出聲,將手上的血跡擦凈,對着女孩伸出了手。

「那現在正式認識一下,白箏,白色的白,古箏的箏。」

女孩紅着臉握了上去,低聲道:「我叫林盼盼,雙木林,盼望的盼。」

白箏點頭,想到剛才遊戲說的話,有些頭疼:「遊戲的事,是我連累了你。」

林盼盼卻是搖頭,認真道:「不對,是我連累了你。」

白箏有些奇怪:「這話怎麼說?」

林盼盼低下頭,聲音很小:「我看到了。」

「我看到那個摸我的人推你了!」

林盼盼抬起頭,一雙圓溜溜的眼裡滿是愧疚。

「如果我沒抵抗的話,那個人根本就不會推你!」

「是我的錯。」

如果她不表達出抗拒,白箏不會受傷,她們可能都不會被突然出現的遊戲給鎖住自由。

白箏看到面前女孩眼裡的自責,眸光微凝,反問道:「你覺得這是你的錯?」

「難道你覺得自己就活該被一個陌生男人猥褻?而我作為旁觀者,就應該做一個沒有眼睛的瞎子嗎?」

林盼盼怔在原地。

白箏嘆了口氣,抬手將她眼角的淚漬抹去,眼底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哀慟。

「抱歉,只是覺得,如果連保護自己都有錯的話,那還有什麼可以稱之為是對的。」

「你沒有錯。」

「我們都是對的。」

林盼盼聽到白箏的話,她抬頭對上白箏眼底的認真,低下頭藏住眼眶深處湧上的酸意。

從來沒人這麼和她這麼說過。

就在林盼盼好不容易恢復好心情時,列車冰冷廣播聲再次響起。

「各位乘客,終點站到了,所有乘客請在此站下車。」

………………作者有話說………………

寶子們,留下來大家都是一家人寶子!養成系作者難道不香嗎各位!留下來大家都是寶!♥

《狐妖,變成毒液雅雅你渴望力量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