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滾下山去,你師姐等你很久了
滾下山去,你師姐等你很久了 連載中

滾下山去,你師姐等你很久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夜之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易山海 林妙妙 都市小說

十年前的那場大火,沒有把他燒死十年後學得絕世本領,強勢回歸,沒人可以惹得起小子一下山就閃婚,眾師姐大怒,這混蛋太沒有良心展開

《滾下山去,你師姐等你很久了》章節試讀:

眼前一片清涼秀澈的池塘,碧波蕩蕩。池中魚兒悠遊,水中清荷飄香,四周古樹蒼翠,樓台掩隱其中,這一切籠罩在輕霧當中,如仙境一般。易山海想要走近,但美景雖近在眼前,卻不管走多久都沒法走得進去,而且雙腿無比沉重,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

忽然空中響起師父的吼聲:「海子,死去哪了,快幫師父拿手紙來。」

易山海猛然驚醒,又是做夢。每次發夢都夢到這一片美景。

每一次做夢都被師父叫醒,師父每一次上茅廁都忘記帶手紙。

不知道如果沒有他這個徒弟,是不是要用手擦。

師父吼聲如雷:「你能不能快點,我腿都蹲麻了。」

「師父,偏房的手紙用完了!」

「去我房間拿!」

房間里一片昏暗,師父從來不讓進他的房間,易山海好一會才適應過來。

找了好一會,也沒有找到手紙,發現床頭一隻精緻的箱子,老東西不會把手紙放箱子里吧。

易山海打開箱子,發現裏面有一隻精巧的小瓶子,很好看,忍不住伸手去摸。

指尖一下刺痛,有刺,一滴鮮血從指尖滲出,滴在那瓶子上。

只見紅光一閃,那血水竟消失不見了,那瓶子化作一道金光鑽進了易山海的眉心,神奇。

易山海剛想叫師父,房子忽然地動山搖地抖動起來。

「地震!快跑!師傅!」

整個山頭如篩糠般抖動,易山海剛跑出來,房子就倒了,捲起一陣塵土,所有的房子都倒了。

「師父!」易山海大叫。

「還不過來拉我起來?臭死了!」

好在廁所是簡易結構,師父沒有受傷,只是掉屎坑裡了。

簡單清理了一番,師父看了一眼易山海眉間漸漸隱沒的印記,嘆了口氣:「你也該走了,下山去找你師姐們去吧,你再不去她們都人老黃花瘦了。我也該走了。」

易山海有點恐慌:「師父你要去哪裡?我要去哪裡?我們可以重新修好房子的。」

師父遞給易山海一張黑色的卡片,和一枚黑戒,摸了摸他的頭:「此世俗之物,你初出江湖,應該有用。」

「你觸摸之物,為黎壺,此寶已入你體內,認你為主。」

法寶?黎壺?神話故事裏面的東西,騙小孩嗎?

「你是我第一百零一個徒弟,終於等到了你收了壺,也不枉我在此地守候這些年,此間事已了,我也該雲遊去了。」

「你那些師姐師兄,在俗世間各有成就,有困難的時候,可以找他們幫忙。」

說完,從懷裡拿出三個信封來,對易山海說:「見到你的師姐們,把信交給她們。」

易山海含淚搖頭,這就要分開了嗎?

十年前,師父將瀕臨死亡的他帶上山來,治好了身上的傷,還教他武道,易山海已經把師父當成自己的親爺爺一樣看待。

「哭哭啼啼的,像個什麼樣?你去廢墟里幫我找點東西。」

易山海走向廢墟,想問師父要找什麼,猛一轉身,身後師父已消失不見。

空中亮聲漸遠:「天高地迥,宇宙無窮,好自為之。」

易山海擦擦淚,朝廢墟望了一眼,看也沒什麼可收拾的,找了一些簡單衣物,轉身下山。

狂龍出山了,這大地將為之震動。

黃昏,川海市中心公園,匆匆走來兩名女子,其中一個身着緊身衣眼神凌厲,一個樣貌秀美穿着長裙。

後面快步跟着幾名黑衣男子,前面也有幾名黑衣男子圍了過來,把她倆圍在中間。

長裙女子樣貌驚艷,神情冷漠:「你們想要幹什麼?」

其中一名黑衣男子說:「我們老闆想請你去喝一杯酒,你跑什麼跑,這回我看你往哪裡跑。」

「是馬天成派你們來的吧!」

「知道就好,還不乖乖的跟我們走?」

穿緊身衣的女子對長裙女子說:「妙妙姐你快跑,我來對付他們。」

說完轉身飛起一腳把走的最近的黑衣男子踢得飛了出去,啪的一聲摔個狗啃屎。

「哼!來硬的?不識抬舉,兄弟們抄傢伙先把這個女的做了,把林小姐帶回去。」

一下子黑衣男子全部從背後抽出長刀,神情冷漠的圍了上來。

長裙女子神色微變,大聲呵斥:「你們敢,你就不怕我們林家找你們老闆的麻煩?」

眼眸深處透露着陰狠的黑衣人冷笑:「你們林氏家族和我們老闆比起來,簡直連一粒沙子都不如。」

「廢話少說,誰找誰的麻煩還說不定,你乖乖的去陪我們老闆喝上一杯,否則別怪我們動粗。」

緊身衣女子暴怒,直接沖了出去,和這一群黑衣人打在了一起。

眾黑衣人一看緊身衣女子不好對付,紛紛撲向長裙女子。長裙女子臉色大變,急忙要走。

一邊走,一邊大喊:「我要報警!」

黑衣人冷哼:「小妞,你不要白費功夫了,這個地方已經被我們的人包圍了,你今天必須要跟我們走,哈哈哈!」

「你們快放了我!」

「哈哈,放了你?今晚要是把你送去給老闆,老闆肯定會高興壞的!」

「你們這群混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眼看長裙女子受困,緊身衣女子越打越心急,一不留神被黑衣男子抓住手腕,狠狠一扭,骨頭斷裂,痛得叫喊出聲。

「啊!!」

女孩子被扭住手臂,只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一陣眩暈,隨即被黑衣男子一甩,甩到一旁,摔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跡。

黑人大漢哈哈大笑,走了上去,用手捏住女孩的臉蛋。

「喲呵,這個也不錯,夠烈!我們成哥肯定喜歡。」

女孩奮力反抗,但是根本抵擋不住黑衣人的攻擊,只聽砰砰砰連續幾拳下去,女孩子抱着小腹疼得站不起來。

「你敢動我?我要殺了你!」女孩怒目而視,滿臉的倔強。

黑衣大漢嘿嘿冷笑:「小妹妹,這不是動你了嗎,手都斷了,你怎麼殺我?」

「你們林家再厲害,也不敢和我們成哥叫板,你們就乖乖的跟我們走,我們成哥會好好照顧你的。」

女孩子掙扎着起身。黑人冷笑:「你還是乖乖聽話吧,不然我不介意先殺了你。」

長裙女子咬牙切齒:「你們敢,我要你們全部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突然一道身影出現,他一腳踹在黑衣人的膝蓋彎,只聽咔嚓一聲,黑衣人首領跪了下來,手中的長刀落地。

黑衣人首領一臉的駭然,不敢相信的瞪着來人,只見來人身材挺拔,英俊瀟洒,渾身散發著冷峻之氣。來人正是易山海。

黑衣人首領顫抖的問道:「你是誰,敢動我們?給我上,剁了他喂狗!」

持刀眾黑衣人蜂湧而上,易山海雙拳連轟,瞬間將黑衣人打倒一片,哀嚎連連。

易山海一臉的鄙夷,不屑的看了黑衣首領一眼。

「滾!」

眾黑衣人面露恐懼,不敢停留,一下子走得一乾二淨。

緊身衣女子顯然傷的不輕,臉色發白,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小琴你怎麼了?」長裙女子很是擔心。

「我的手不能動,可能是斷了。」

易山海走過來,拉住緊身衣女子的手,用力一拉,女子呀的一聲慘叫。

長裙女子臉色一變,怒喝:「你要幹什麼?」

易山海不理她,從懷裡拿出一瓶藥膏,塗在傷口上。

藥味芳香,傷手一陣沁涼,抬了一下手,竟然能活動自如了。

長裙女子神情訝異,有些尷尬地看着易山海:「謝謝你了!」

易山海淡然:「不客氣!」

長裙女子:「我叫林妙妙,她叫梁小琴,我的助手。」

她看了一眼易山海的衣裝:「是從鄉下進城來找工的吧,看你身手不錯,正好我們最近有點麻煩,做我的保鏢吧!」

《滾下山去,你師姐等你很久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