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時霆秦安安
傅時霆秦安安 連載中

傅時霆秦安安

來源:外網 作者:閃婚嬌妻別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閃婚嬌妻別逃

秦安安本是集團千金小姐,卻因為公司瀕臨倒閉,成了無人問津的落魄少女。後媽的出現,給秦安安本就落魄的生活雪上加霜;被後媽逼迫着嫁給身有殘疾的大人物傅時霆。拋開他本人的不談,這樁婚事確實是他們秦家佔了很大便宜,然而這樣的男人,誰會將自己的姑娘嫁過去守活寡。展開

《傅時霆秦安安》章節試讀:

第6章
因為有出血情況,所以得保胎!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讓秦安安驚慌失措。
「醫生,如果我不想要這個孩子呢?」
她馬上要跟傅時霆離婚了,肚子里這個孩子,來的實在不是時候。
醫生聞言,打量了她一眼:「為什麼不要啊?你知道多少人想要寶寶要不上啊?」
她眼眸微垂,沉默了起來。
「你老公怎麼沒跟你一起來?」醫生道,「就算不想要孩子,也得你跟你老公先商量好。」
秦安安的眉頭緊擰。
醫生見她如此為難,拿起她病曆本瞥了一眼:「你才21歲啊!還沒結婚吧?」
秦安安:「結……算沒結吧!」畢竟馬上要離了。
「人工流產手術也不是小手術,就算你確定要做,我今天也沒空。你先回去考慮清楚。不管你跟你男朋友感情怎麼樣,孩子是無辜的。」
醫生將她的病曆本給她,「你現在有出血的情況,如果不保胎,後續能不能保住這個孩子也難說。」
秦安安頓時心軟幾分:「醫生,保胎要怎麼保?」
醫生又看向她:「你不是想打胎嗎?又捨不得了?你看你長得這麼漂亮,你孩子肯定也漂亮。你要是想保胎,我給你開點葯,然後你回去卧床一周,一周後來複診。」
……
從醫院出來,陽光刺的她睜不開眼睛,她的後背一直在冒冷汗,腳上如灌了鉛。
她現在很迷茫,不知道該去哪兒,也不知道這件事該跟誰說。
可以肯定的是,不能跟傅時霆說。
不然他肯定會讓他的保鏢把她架上手術台。
她倒不是決意要生下孩子,她現在心太亂,想等自己冷靜下來後再做決定。
她在路邊攔了一輛車,報了舅舅家的地址。
自從媽媽和爸爸離婚後,媽媽就回到舅舅家生活了。
舅舅家不如秦家有錢,但也算小康家庭。
「安安,你一個人來的啊?」舅媽看到她空手來的,表情霎時陰沉,「聽說你上次回你爸家,拎了一大堆高檔禮品呢!果然不是自己家,就不在乎禮節了。」
本來打算好好招待秦安安,看到她空手來的,頓時寒了心。
秦安安怔了一下:「舅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過來一定準備禮品。」
「算了吧!看你的樣子,多半是被趕出傅家了。聽說傅時霆醒過來了,要是人家待見你,你至於哭喪個臉跑過來找你媽嗎?」
秦安安被數落的臉頰發燙。
張芸看女兒被欺負,立即道:「就算我女兒被傅家趕出來了,她也輪不到你來嘲笑。」
「張芸,我不過說了幾句實話,戳你肺管子了啊?也不看看這裡是誰家……你要真有本事,就搬出去住!」
張芸被氣得夠嗆。想爭辯,又吵不過。
秦安安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她一直以為媽媽在舅舅家過的就算不如在秦家那麼好,但也不至於太差。
沒想到媽媽和舅媽關係這麼差。
「媽,要不您搬出去租房子住吧!我手裡還有點錢……」秦安安艱澀開口。
張芸點頭:「嗯,我現在去收拾行李。」
不到半小時,母女倆從張家出來,上了一輛的士。
「安安,你不用擔心我,這些年我存了一點錢。我之所以沒搬出去住,是因為你外婆身體不好,她讓我留在家裡陪她。如果不是你外婆,我早就搬出去了。」張芸強顏歡笑道。
秦安安微微垂眸,思忖了幾秒後道:「其實舅媽說的也沒錯,我過兩天就要跟傅時霆離婚了。」
張芸一怔,隨即安慰道:「沒事,你現在還沒畢業,離婚了正好可以好好準備畢業的事情。」
「嗯,媽,等我離婚了,我就不回秦家住了,我跟您一起住吧!」秦安安將頭靠在媽媽肩上,不打算跟媽媽說自己懷孕的事了。
跟她說了,她肯定要擔心死。
晚上,秦安安回到傅家。
偌大的客廳,靜的落針可聞。
「太太,你吃飯了沒有?我給你留飯了。還有衛生棉,我給你買了一些。」張嫂突然竄出來,秦安安驚出一身冷汗。
「張嫂,我吃過了,謝謝您啊!家裡怎麼這麼安靜?他不在家嗎?」秦安安進房間前隨口問道。
「先生還沒回來。雖然醫生讓他在家休養,但是他不怎麼聽醫生的話。」張嫂嘆氣,「先生總是有自己的想法,沒有誰能命令他。」
秦安安微微頷首。
在和他短暫的接觸中,她對他有了深刻的印象。
他桀驁不馴、兇狠殘暴、不可一世……
她對他作為病人的一點點憐憫,在他醒來後消失。
晚上,秦安安輾轉難眠。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並沒有比在醫院時平靜一點,反而更糾結更痛苦了。
時間一眨眼來到第二天早上。
她不想見到傅時霆,所以遲遲沒有從房間出來。
上午九點半,張嫂來敲房門:「太太,先生已經出門了,你可以出來吃飯了。」
秦安安沒想到張嫂完全洞悉她內心的想法,臉頰頓時囧紅。
早餐後,秦安安接到一個電話。
是學長打來的,有一個稿件翻譯的工作找她做。
「安安,我知道你現在要忙畢業論文的事,不過這個稿件對你而言應該很簡單,而且客人開的價很高,不過要求中午十二點之前完成。」
秦安安現在缺錢,所以短暫的思考後答應了下來。
中午十一點半,翻譯完成,她檢查了兩遍文稿,確定沒問題後,打算將文檔發給學長。
突然,屏幕閃了兩下。
她心驚肉跳看着屏幕變藍,又從藍變成了黑……
筆記本徹底死機!
好在文檔保存在U盤裡。
她呼了口氣,將U盤從筆記本上拔了下來。
她得重新找一台電腦,才能將U盤裡的文檔發給學長。
「張嫂,我電腦出了點問題,可是我現在比較着急用電腦,家裡有沒有別的電腦啊?我就發一下文檔。」
「有,不過是先生的。」
秦安安心裏一陣涼意。
她哪裡敢用傅時霆的電腦。
「你只發一下文檔,應該用不了多久吧?」張嫂看她着急的小臉,很想幫她,「先生雖然凶,但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人,你真有急用,用一下,他應該不會怪你。」
秦安安看了眼時間。
已經十一點五十分了。
她得在十二點之前把文檔發過去。
傅時霆的書房在二樓。
在他生病的這段時間,他的書房除了打掃衛生的傭人進去過,沒有其他人進入。
秦安安很怕傅時霆發現,但同時,她也很想賺到這筆垂手可得的傭金。
她需要錢。
退一步說,如果她要打胎,她也要先湊足手術費。
孩子不是她一個人懷上的,也有傅時霆的份。
她借他的電腦用一下,算是他為打胎奉獻一份力。
進入書房,她走到書桌前,將電腦開機。
就在她尋思着,要是他筆記本設了密碼,她就不用他電腦時,電腦屏幕唰的一下亮了。

《傅時霆秦安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