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蕭雪菡緊緊地抱住了墨凌的身子,修道之人的本元就是命珠,本元受損等同於命珠受損,和自己的妖靈珠損壞一樣,但是自己能夠撐下來,墨凌就不同了。

「墨凌,你先睡一會兒,一覺醒來就沒事了。」蕭雪菡的手撫上了墨凌的眼睛,一股清香的玫瑰花味道侵入口鼻,酥**麻的佔據了他的意識。

墨凌漸漸地失去了知覺。

蕭雪菡這才察覺到他的修為並沒有達到啟動浮屠撼妖陣的標準,貿然啟陣本就危險重重,但陣法又被血臣打破,墨凌受的反噬足矣讓他修為大減。

「墨凌,你是為了我受傷的,我們妖狐從來不欠人情。」蕭雪菡咬咬牙,帶着墨凌飛入空中,化成一道紅光直達邊際。

……

雪竹林的一個隱蔽的山洞,外頭的山門設了一道血紅的結界阻擋,蕭雪菡背着墨凌打開了結界,拖着他進入了山洞。

山洞內,五六個嬌俏的女子正在沐浴嬉戲,見蕭雪菡帶了個男人歸來,頓時興沖沖地從浴池裡頭跑了出來,笑眯眯的圍住了蕭雪菡,七嘴八舌道:「姐姐今天帶了什麼男人回來,這男兒生的俊俏,精氣純粹的很吶。」

「好像是個小道士,姐姐外出這麼多天,收穫滿滿啊。」紫衣少女嘻嘻笑着。

「去去去,他是我的恩人,不是給你們吃的,你們餓了去外面抓人吃去。」蕭雪菡不耐煩的 推搡着圍繞自己的同族妖狐,見到紅衣少女手都摸上去了,氣的一掌打了上去:「汐月!」

「碰都不讓碰,這麼護着他,這不會是姐姐的情人吧?」汐月一臉的八卦,見蕭雪菡不語,更是面露驚訝,誰不知道九尾狐妖的眼光高的要命,這個小道士不知是福還是禍。

這個山洞的洞主是蕭雪菡,剩下的七位狐妖都是尾妖的僅存血脈,當年茅山掌門血洗魔域,逃出去的小妖寥寥無幾,這七位狐妖是在蕭雪菡和寒月的護送下安全到達了墨山。

她們都是蕭雪菡看着長大的,其中最小的鹽月,其實只有三百歲不到。

蕭雪菡沒有理會,而是扶着墨凌來到了藤蔓製成的木床上,將他輕輕放下,隨後施用妖力為他療傷。

「雪菡,你在幹嘛?他是捉妖師!」寒月終於忍不住拉住了蕭雪菡,她是眾人中年齡最大的,和蕭雪菡不分上下,對於捉妖師,她生來怨恨。

她阻止了蕭雪菡的施法,而墨凌因為氣息不暢,臉色再次變得蒼白。

「寒月,若非他出手相助殺了血臣,可能我就回不來了。」蕭雪菡的音調陡然上升。

這……寒月的表情忽然變得很不安,她抓住了蕭雪菡的手臂,探了一下脈之後問道:「為何你的妖力如此渙散,你的妖靈珠呢?」

蕭雪菡低下了頭,垂下了眼帘:「我的妖靈珠破損了,如今妖力不足一成。」

「怎麼會這樣?你不能救他了,不然你會受內傷的。」寒月臉色很難看,她比蕭雪菡大,理應多多關照她,這些年蕭雪菡苦修,只是為了渡劫登仙,恢復妖力,如今這般實在是難以接受。

「寒月,不行,他被陣法反噬,又被血臣重創導致靈根不穩,他比我更急。」

望着蕭雪菡急迫的表情,寒月還是嘆了口氣:「我來幫你吧,你聽我的,萬萬不能隨意動用妖力了,等我幫你修復妖靈珠。」

蕭雪菡用力點點頭。

她坐在一旁,看着墨凌蒼白的面容,心中五味雜陳。

然而,寒月的妖力剛觸碰到墨凌的身子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她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炙熱正在融化她的妖力。

她稍微尋找一番,果然在墨凌的命珠外捕捉到了一道白光,那是……一把劍。

青鸞劍!寒月的眼睛都瞪大了。

她看着墨凌的目光也充滿了訝異,如此說來,他還是他的徒弟。

寒月嘆了一口氣,望向了坐在角落打坐調理的蕭雪菡。

這丫頭,救回來了一個仇人吶。

「好了。」半柱香後,寒月走到了蕭雪菡的旁邊:「我已經替他穩定住了真氣,喂他吃下了固本培元的葯丹,一個時辰後就能夠重新凝神聚氣了。」

「那就好。」蕭雪菡調息片刻後睜開了雙眼。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說血臣想要害你,可是以你的實力,為什麼會受傷,而且妖丹破損呢?」

蕭雪菡坐在石桌上撐着頭,看了一眼依舊昏迷的少年,回道:「前日我在墨嶒崖遭到了血臣的暗算,血臣在百年之內妖力大漲,而且修鍊了許多我從未了解的妖術,導致了我和他作戰的時候受了傷,並且陷入了他提前布下的領域。」

寒月臉色凝重,要說血狐和尾狐之間的恩怨,早就有萬年的歷史了,血狐的統領血尊的孩子血臣是繼任血狐領袖的暫選。

「幸好我破了他的血月領域,但是我的妖靈珠也產生了裂痕,妖力流失,不得不四處逃亡,所以回來的晚了些。」

「血臣貪念太大,血月玉佩無論如何都不能給他。」蕭雪菡堅定道。

蕭雪菡的脖間一塊血紅的勾玉,正是狐妖王身份的象徵,妖族的五大妖王分別有各自的信物,代表着至高無上的權威。

「沒丟就好。」寒月鬆了一口氣,真的是擔心的緊啊,「雪菡,你可千萬不能忘了我們狐族的遭遇,捉妖師是我們永遠的仇人,今日他於我們有恩,我不會殺了他,但是來日,請你儘快與他斷絕任何關係。」

「前輩的教訓,雪菡銘記於心的。」蕭雪菡點點頭。

「只是血臣肆意妄為,我們不能這麼算了,必須得讓他們付出代價!」

「明日,明日我們便前往墨山天崖吧,今晚休整一下。」蕭雪菡似乎有些漫不經心,她託人把墨凌送入了自己的房間,自己則是脫下衣袍,步入了浴池。

浴池被天水灌滿,天水充滿了仙氣,對於狐妖而言更是一個修鍊的不二之地,不僅可以增進修為,還能夠洗妖骨,遮蓋狐妖的氣息。

少女絕美的嬌軀在池水裡頭若隱若現,她的長髮被水打濕,一股玫瑰花香瀰漫。

墨凌,她輕輕念叨着。

時至傍晚,穿着睡服的寒月輕輕地拍了一下蕭雪菡的肩膀。

「雪菡,那人醒了。」

「只是,他的情緒有些……」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