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妖孽神醫
都市妖孽神醫 連載中

都市妖孽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蘇凌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凌 陳慕涵

身懷逆天神功,擁有神奇醫術,縱橫在美女如雲的花花都市,蘇凌強勢崛起,吊打一切,成就一段仙醫神話...展開

《都市妖孽神醫》章節試讀:

  第五章這是一瘋子

  蘇凌拿着紙巾,面帶着安慰的微笑:「婉兒,沒事吧?」

  萬眾矚目下,蘇凌像是什麼都看不見,他只是輕輕地幫鄭婉擦着臉上的紅酒,他的笑容非常溫柔。

  「沒事!」這一剎那,鄭婉突兀的平靜了,憤怒、委屈,一下子消失殆盡。

  「小子,誰讓你過來的?給我滾!」鄭有鶴大怒。

  「你個該死的懶蛤蟆!!!」張美琳也是氣急敗壞。

  只要讓鄭婉把洪小姐身上的幾滴紅酒擦掉,就沒事了,沒想到竟然殺出這麼一個玩意。

  這要是惹怒了洪穎,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婉兒,以後,有我!」蘇凌完全無視鄭有鶴和張美琳,他認真的道。

  「小子,我說話你聽見了嗎?給我滾!!!立馬給我滾!」見蘇凌完全無視之,鄭有鶴氣急敗壞。

  小一會兒,蘇凌鬆開了鄭婉,掃都沒有掃鄭有鶴一眼,轉頭,看向洪穎。

  「你很喜歡撲紅酒?」蘇凌淡淡的問道,嘴角扯過一抹弧度。

  「和你有關係?廢物乞丐,怎麼?想要為鄭婉這賤人出頭?你配嗎?你敢嗎?」洪穎不屑的哼聲。

  家裡有沒有錢,她一眼就能看出來了。

  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子身上,沒有一件名牌。

  一看就是混進來混吃混喝的,她會怕這樣的人?真是可笑。

  「呵呵……」蘇凌笑了笑:「是嗎?」

  說話間,突兀的。

  風起!!!

  完全就是一陣飄忽的感覺,沒有人看得清怎麼回事,再定睛,蘇凌竟然站在洪穎的身前了。

  且。

  他一隻手卡在洪穎的脖子上。

  洪穎又驚又恐,都不能呼吸了,臉色漲紅,盯着蘇凌,想要說什麼,卻一句話說不出來。

  剎那間,整個大廳里,安靜的連一根針落地都能聽見。

  「也許,你真的喜歡紅酒滿身的味道,所以,我樂於滿足你!」

  安靜中,蘇凌輕飄飄的道。

  他手腕稍稍一用力,驟然間,洪穎的身子直直摔倒在她身後的那張桌子上。

  蘇凌就這麼當著所有人的面,一隻手把洪穎抵在桌子上,另一隻手拿起桌子上的那已經拔了塞的滿滿的一瓶紅酒。

  而後,他把血色的紅酒,朝着洪穎的頭上倒去。

  鮮紅的紅酒和鮮血一樣,非常妖異。

  蘇凌的動作,莫名的有種紳士的味道,十分輕緩。

  紅酒一點點撲在洪穎的臉上、脖子上、嘴裏、眼睛裏、鼻子里……

  洪穎本來就不能呼吸,又被紅酒覆蓋鼻醉,更呼吸不了了,還嗆的十分十分難受。

  她想要大口大口的咳嗽,然而,很顯然,她做不到。

  這種感覺,痛苦,太痛苦了,生不如死!

  「嘩嘩嘩……」安靜的大廳里,紅酒嘩嘩的滑落的聲音,清脆中還有些悅耳的感覺。

  所有人都懵了。

  莫名的心寒。

  不知道為何看着這樣優雅的一幕,有種嗓子眼被堵住,呼吸都困難。

  狠!

  真的太狠了。

  都說男人不打女人,可是,眼前呢?

  足足一分鐘過去,眼看着洪穎幾乎要窒息而死,終於有人從思維的震驚、驚恐中反應過來。

  「小子,你找死!!!!!」

  一個男子嘶吼着,持着紅酒瓶,從後面對着蘇凌的頭就砸去。

  啪!

  砸中了!

  很響很響。

  動手的是洪篤,洪穎的親哥哥。

  「蘇凌……」鄭婉大驚失色。

  然而,蘇凌卻一點點的神色沒有改變,有的只有淡淡的不屑。

  事實上,在洪篤操起紅酒瓶朝着他頭上砸來的第一瞬,他就知道了。

  之所以不躲避。

  僅僅是因為……

  呵呵,你會因為一雨水要落在你身上而改變什麼嗎?

  對於蘇凌來說,這一酒瓶砸在頭上,就是一滴雨水落在身上。

  僅此而已。

  「她喜歡紅酒撲身的感覺,而你,也許喜歡紅酒瓶破裂撒身的感覺!」

  下一秒,當所有人都在等待蘇凌直接滿頭鮮血昏死過去的時候,蘇凌轉過頭,看向洪篤,眨了眨眼睛。

  洪篤的差點癱軟,他彷彿看到了鬼!

  他從蘇凌的眼神中看到了修羅血海、無盡骷髏……

  恐怖,太恐怖了!

  洪篤的心臟狠狠抽搐,下意識的想要求饒,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腦子裡全是空白。

  與此同時,蘇凌鬆開了自己的手。

  洪穎沒有死。

  但也就只差一絲絲,再慢一秒鐘,她就死了!

  「咳咳咳……呼呼呼呼……」

  蘇凌剛鬆開手,洪穎就不顧一切的大口大口的呼吸。

  可鼻子、嘴裏全都是紅酒,因而狠狠的嗆着了。

  她翻滾在地上,痛苦的咳嗽。

  「給你幾分鐘時間,將婉兒身上的紅酒擦乾淨,要是你沒有做到,呵呵……」

  很快,洪穎的耳朵里傳來那惡魔一般的聲音。

  也就是那一秒,根本沒有人看清到底怎麼回事,蘇凌的手裡怎麼多出了一個紅酒瓶。

  「啪!!!」

  接着。

  清脆的響聲一下子蕩漾開來。

  洪篤的頭上,頓時鮮紅瀰漫,他幾乎就要暈倒,身子晃晃悠悠。

  可惜,他想要昏倒、倒地,根本沒有機會,他被蘇凌抓住了肩膀。

  且,蘇凌的手裡又多了一個紅酒瓶。

  啪!!!

  又是一聲響。

  而這依舊不是結束,是開始。

  接下來,連續十多次震響,聲聲刺耳。

  每一次,紅酒瓶都結結實實的在洪篤的頭上爆裂,那些刺眼、鋒利的玻璃碎片輕易的刺破他的臉、頭……

  十多酒瓶下去,洪篤看起來都不像人了,鮮血更是一地是。

  大廳里。

  一些膽子小的女人,全被嚇哭。

  看洪篤的那樣子,鮮血模糊,完全分不清五官,都不知道還活着不活着?簡直太驚悚!

  而那個兇殘的小子呢?似乎……似乎……似乎自始至終,臉色沒有任何的一絲絲的變化。

  甚至,有膽子大的人,觀察的仔細,竟然發現,蘇凌的眼神除了冷漠至極的幽深,還有一點享受。

  對!

  就是享受的色彩。

  這是怎樣的一個瘋子啊!享受?還是人嗎?

  終於,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凌停下了,洪篤軟軟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太脆弱了,你知道嗎?曾經有人在我手裡堅持了上百下,哦,對了,不是酒瓶,而是煙灰缸!」

  蘇凌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張紙巾,擦拭着手上的鮮血。

  大廳里,連呼吸聲都沒有,所有人的臉色都是蒼白的。

  許許多多道眼神盯着蘇凌,像是在看魔鬼,一個來自地獄的魔鬼。

  很快。

  蘇凌擦把自己的手擦得乾乾淨淨。

  他看向鄭婉。

  此刻。

  洪穎正跪在地上,給鄭婉擦拭身上的紅酒,身子狠狠的哆嗦,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樣。

  「不錯,敬業!」蘇凌滿意一笑,又對鄭婉道:「婉兒,走,我們去吃糕點,糕點挺不錯的!」

  鄭婉的腦子嗡嗡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蘇凌說什麼,她只有嗯、點頭……

  兩人走到拐角的桌子旁。

  蘇凌拿起一塊糕點,品嘗起來,那樣子,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到了這時候。

  「啊啊……」

  「殺人了!」

  「都是血,啊啊……」

  ………………

  大廳里,終於從寂靜變成了沸騰、嘶吼,一片混亂。

  「瘋子!瘋子!瘋子!一切都完了!」鄭有鶴喃喃自語,失魂落魄,後背全是汗。

  張美琳也嚇得哆嗦。

  是完了,洪篤生死不知,洪穎似乎被嚇得精神都有問題了,朱家會怎麼報復?

  不僅僅是那瘋子會死,鄭家也完了啊!

  畢竟,起因,就是鄭婉。

  「蘇……蘇凌,你快……快走啊!你……」鄭婉也反應過來了,她都要瘋了,哀求的道,美眸中布滿了淚水。

  「婉兒,要淡定,這糕點真的挺不錯的,不要浪費了!」蘇凌笑着道。

  大廳里,還沒有離開的人,也都小聲的議論起來:

  「那個瘋子完了!已經有人通知洪家了!」

  「洪家主貌似都要來了,這是要發瘋發狂啊!」

  「那小子竟然還不走,他……他不知道洪家人就要來了嗎?」

  「他還有心情吃,也是,再不吃,就要成餓死鬼了!」

  ……………………

《都市妖孽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