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江遲被孩子的一番話說的沉悶,心裏像有個石頭壓着喘不過氣來。 江陳抱着爸爸的脖子,很久沒動,直到感受到脖子上的濕意時,江遲才知道他在懷裡哭。 他的心狠狠揪起來,愛恨離愁他很久很久沒有體會了。 「爸爸……別把媽媽逼死好不好……我不想媽媽死……阿陳寧願和她分開的,阿陳很乖的……」 江陳的話一句句刺進他的心裏,痛的閉眼。 有什麼從眼睛裏落下,他用手碰了下,才知道自己哭了。 身為男人他從來不屑於哭,他的情緒管理向來很好,從來都是理智的,不會輕易掉眼淚。 可是現在他卻覺得眼睛泛酸,有淚落下。 他低聲開口,「好。」 …… 江母知道陳晚禾搬出了江家,吃飯的時候,氣的說話嘴都哆嗦,問江遲,「她這是什麼意思?真想離婚嗎?我還以為她真的成植物人了,沒想到是裝的!」 「你都沒提離婚,她倒好還先擺起來了?」 「阿遲,她不是懷孕了嗎?這麼鬧是想幹什麼?好吃好喝的供着還不滿意?」 「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能嫁進我們江家,多少人排着隊呢!」 江父見江遲臉色不太好,輕咳一聲提醒江母不要再多言。 然而江母卻更加來氣,「還打官司?她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離婚也好,思思不比她好百倍,又門當戶對的!」 江遲放下筷子,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還有上了年紀的爺爺,問道,「怎麼?我的婚姻我自己決定的權利都沒有了?」 江遲話說的非常冰冷,江爺爺敲了下拐杖,「怎麼說話的?」 江遲,「爺爺,如果我連自己怎樣處理自己的夫妻關係都還需要你們管的話,那麼這江氏集團我又能管的了什麼?」 很明顯,江遲在傳遞一個信號,如果他們硬是要插手他的婚姻,這江氏集團他就不管了。 江遲掌管集團已經好些年了,江爺爺和江父基本已經沒什麼實權,如果江遲撒手不管,那這江氏大好江山就是白白送給那些旁系。 江爺爺氣的直咳嗽。 江父站起來給自己父親順氣,呵斥江遲道,「阿遲,你真是越來越不懂事!翅膀硬了是不是?!」 江遲,「爺爺對不起,但我的婚姻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希望你們讓我自己處理。」 「還有,文思,背叛過我的人,永遠都不會在我的選擇範圍內,和她走的近,不過是她對公司有點利用價值。」 江母一聽他這話就急了,「文家能夠給多少幫助?溫家能夠讓縮短江氏集團飛躍的時間,可以省下多少年的發展時間?你想過嗎?」 江遲輕嗤,「如果江氏的發展需要用我的婚姻來促進的話,那江氏離倒閉也不遠了。」 「背叛過我的人,你怎麼知道他們文家是不是也會背叛整個江氏?」 說完江遲起身,邊走邊說了一句話,「將自己的命脈交給你別人,是最愚蠢的行為。」 語畢,就離開了餐廳。 …… 江遲這次的態度非常強硬,江父江母也不敢貿然插手,只能由着他。 開庭這天,陳晚禾穿着一件黑色風衣,頭髮扎了起來,乾淨又溫婉。 許久不見,她的氣色狀態看起來很不錯。 江遲的心被凝住,離開了他,她過的很好。 陳晚禾全程都沒怎麼看江遲,她以為自己會有一場硬仗要打,請了能力範圍之內最好的律師,為今天的一站做足了準備。 但是接下來江遲的反應卻是讓陳晚禾不解,不管她這方的律師說什麼江遲那邊都不予辯解。 說到她肚子里孩子的時候,江遲也沒有任何的異議。 法官問他是否有話說的時候,他也表示沒話可說。 事情進展的太過順利,陳晚禾反倒緊張起來,接下來就是江陳的撫養權問題,她知道自己爭取到的幾率為零,但她還是要爭取。 可她想過很多種結果,唯獨沒想到江遲會說,「讓江陳自己決定吧。」 緊接着江陳就被帶了上來,坐到了屬於他的位置上。 法官問道,「江陳,你的爸爸媽媽感情出了問題,現在決定分開,作為孩子,你想跟誰一起生活呢?」 江陳沉默,好半天沒說話, 法官,「沒關係,你是孩子,你選擇跟誰都行。」 江陳深呼吸一口氣,雙目看向陳晚禾,「我想和媽媽一起生活。」 「因為爸爸還有很多人照顧他,而媽媽只有我……」 孩子稚氣的聲音甚至沒有任何的力道,但是穿透力卻很強,重重穿過了陳晚禾的心臟,她的心揪了起來,想說什麼,卻只覺喉嚨酸澀,說不出一句話來,眼淚控制不住的掉了下來。 她看向江遲,江遲並沒有看她,靠在椅子上的樣子懶懶的。 因為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都給了陳晚禾,所以法官判了一套房子和一輛車子給她,另外每個月江遲都要給一萬塊錢的撫養費。 這對於江遲來說九牛一毛,他沒有反駁。 …… 本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打算把房子車子都賣了,帶着江陳到別的城市去生活。 然而她的想法還沒付諸行動,江遲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 江遲,「不要想着離開這個城市,你應該明白我已經做出了最大的讓步。」 陳晚禾,「我沒要求你讓步,如果你的讓步是讓我繼續活在你的陰影之下,那我不要你的讓步,我們繼續打官司,我……」 「陳晚禾!」他低吼道,「你總不能剝奪我一個父親看孩子的權利吧?」 他的聲音里似是傳達着無以言表的無奈和隱忍的怒氣。 一時間她竟是不知道要怎麼反駁,如果他想爭得撫養權,哪還輪得到她呢?如果是他爭得了撫養權,她也希望能看看孩子的吧? 「你放心,我不打擾你,想看孩子的時候,我讓司機過去接,不會出現在你面前。」 「如果你出現在我面前了呢?」 「那你拿刀戳我,可以了嗎?」他語氣生硬道。 「你的家人,你的文思,麻煩你都管好。」陳晚禾繼續道。 「文思跟我沒關係,她會知道我們的事,不是從我這知道的。」 「不用解釋。」 「嗯。」江遲沒在說文思,而是說,「房子你選哪個,我好安排。」 「就城北安城湖旁邊的那個吧。」 這是距離江家,江氏集團最遠的一套房子,開車也得兩個多小時,遇到高峰期得三個小時,她是鐵了心要離他遠遠的。 江遲沉默了很久,久到陳晚禾以為他掛了,打算掛斷的時候他卻開了口,「好。」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