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Admiring
Admiring 連載中

Admiring

來源:google 作者:爺卿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

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展開

《Admiring》章節試讀:

未輅亭帶着艾司慕已經進去了,未姳爰站在門外,仰頭瞧着《和醫膳府》的門匾,今天這頓飯,她哥勢必是狗糧拌了葯。

飯還沒吃,未姳爰已經開始在心裏罵罵咧咧她哥的腹黑了。可着她才多大個胃,給口飯吃怎麼了?至於這麼禍禍孩子嗎?她還長身體呢。

正菜前的小膳湯味兒的確很不錯。不止這湯,這家葯膳府是未姳爰活這麼大吃過最好吃的食府了。從湯到菜再到主食及飯後甜點,她這麼口刁的人愣是一點兒毛病都挑不出來。

未姳爰看了眼對面兩人,忽然恍悟過來。嘿,自己想什麼呢。這家葯膳府明明是她哥特意為司慕......她是蹭飯來着。

未輅亭正把盛好的湯擱在艾司慕手邊,「司慕,這湯是新菜品。調理女孩子的身體很好,你嘗嘗看,味道很適合你。」

艾司慕低聲說了句謝謝,端起來喝了一口,未輅亭看着她眼睛都亮了些,心裏知道她喜歡便放下心來。着手又給艾司慕夾了些對她身體好,又合她口味的菜。

艾司慕並不挑嘴,只是喜歡吃的東西非常少。沒有什麼特別喜歡吃的,所以即便給她的食物不喜歡,她也會默默吃下去,絕不浪費一粒食物。儼然是將「粒粒皆辛苦」牢記於心的典範。

未姳爰看着眼前溫馨的畫卷,思緒開始往回飄。

艾司慕剛回來的那段時間其實並不好,應該說非常差。連正常的下地行走都不能,吃什麼吐什麼。未姳爰偷偷見她的那晚,已經覺得太過削瘦。可後來的一個月,她是親眼看着人是怎麼迅速瘦骨嶙峋下去的。

那時的艾司慕彷彿一團殘屑,哪怕輕輕嘆口氣,都足以讓她煙消雲散。

開始是廚師配合家庭醫生的檢查結果,絞盡腦汁變着花樣兒為艾司慕做能下咽的食物。只是收效甚微,雖然每次艾司慕都會強迫自己吃下去,但這樣的結果反而是更加的催胃,她變得更加難受,連骨瘦如柴的指間都泛着透明的白。

未輅亭心疼的不行,連抱着她都不敢用力,就怕不小心把人給捏碎了一樣。後來未輅亭又在全國及他國找來名望的大廚,結果這些廚師一個個的來,又一個個自行打臉離開。有的甚至摘下廚師帽,揚言有生之年再也不入廚。

未姳爰忘記哪天了,只記得那段時間家裡氣氛壓抑的不行。人人都噤若寒蟬,怕整出一個聲音誘發未輅亭的大開殺戒。

艾司慕那段時間滴水難進,只能通過藥物注射跟輸葡萄糖支撐。未姳爰看着她哥整日整夜的陪在司慕床邊,撫摸着她的額頭,不停跟司慕悄悄說話。

「司慕乖,輅亭哥哥會照顧你。」

「司慕,再過不久你就可以像從前一樣,去做你喜歡的事了。」

「司慕,輅亭哥哥給你唱首歌好不好?就唱你最喜歡的那首好嗎?」

「怎麼會有司慕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呢?輅亭哥哥長這麼大都沒見過比司慕更好看的女孩了。」

「我的司慕會越來越好的。有輅亭哥哥在,司慕會沒事的。」

......

未姳爰躲在門後靜靜的看着,然後悄悄的哭。她看到有時候艾司慕會靜靜閉着眼睛聽着她哥在耳邊喃喃自語,有時候艾司慕會在清醒的狀態下對她哥淺淺的彎下眼睛,雖然弧度極小,但她哥卻開心的不行。然後再一遍遍的誇讚着,說「司慕好棒。」「是勇敢的司慕啊。」

未姳爰每天都在祈禱,所有國內外的神仙她都求遍了。她甚至想,不管人鬼神,只要別把她哥跟司慕拆開,不入輪迴的苦她都願意嘗。雖然她從未信過這些,但那段時間,她是誠心在求的。

雖然這種做法並不具備什麼科學依據,好像也只是窮途末路的人最後的慰藉,除了彰顯無能無力的懦弱,並不能改變什麼。但萬一呢,未姳爰想,萬一有奇蹟呢?

好在老天需要芸芸眾生,所以才有了老天的奇蹟。至少,未姳爰把那稱作奇蹟。

那天管家從外面拎了一個古色生香的硃紅色食盒進來,然後跟未姳爰一同站在門邊。

「少爺,這人說是受康萬辭老先生指派,來給司慕小姐送調理身體的膳食。」

未輅亭側臉掃過來,目光在食盒上停了停,才問,「人呢?」

管家回答,「就在大門等着。說司慕小姐吃下,他還要帶食盒回去復命。」

未輅亭其實並不信這近乎天降奇蹟的事情,他雖然對康萬辭這人有所耳聞,但並無實際上往來。不說他本來就是多疑的性子,單是艾司慕,他根本不敢輕信於任何人。

管家看着未輅亭眼中的懷疑跟不確定,輕聲道,「少爺,來人說你對他們的目的有所懷疑很正常,不如問一下司慕小姐的意見。」

未輅亭鎖着眉頭,他對對方知之不多,但對自己,對方似乎所知不少啊。

未輅亭不知道艾司慕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手心裏感覺到動的時候,艾司慕正看着他,乾涸的嘴巴里發出輕不可聞的聲音。

「信得過。」艾司慕只說了三個字,未輅亭就將食盒接過來,然後將裏面不多的四樣精緻膳食取出,一一擺在一旁的小桌上。

這頓飯是這一個月來,艾司慕第一次像正常人一樣進食。直到用餐完畢都沒有任何排斥催吐的情況。這讓懸着一顆心,暗自捏把汗的三人不禁鬆了口長氣。

未輅亭全程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但凡艾司慕眉頭皺一下表現出不適,未姳爰相信外面在等的那人,人生就是劇終。好在雖然吃的不多,但的確很順利。那也是未姳爰那段時間第一次從艾司慕臉上,看到了生機出現。

食盒是未輅亭親自送出去的,至於他跟那人說了什麼沒人知道。只是從那天開始,每日三餐都由這人提着食盒來送。艾司慕的食量慢慢變好,氣色跟狀態也逐漸正常。直到艾司慕能正常攝取日常食物後,那人便不再來送膳食了。

只是漸漸的,未姳爰發現她哥三五不時會帶艾司慕來這家和醫膳府吃飯。她之前跟過幾次,不過都被她哥不顧親情的拋棄了。這是第一次,未姳爰順利的跟過來。

但看到兩人的神情,未姳爰想,這間膳府怕就是當初給司慕送膳食的地方了。

吃過飯後,未姳爰被未輅亭安排司機送回了家。他帶着艾司慕去了城東的一家私人醫所。

三層,不算小。頂層的外牆上掛着碩大的LED燈牌:舒安心理會所。

未輅亭牽着艾司慕的手直接來到三樓的辦公室,辦公室門打開時,易舒安正抱着手機在跟人開視頻。言語挑逗,面帶蕩漾,十足十的色胚相。

見到來人後,易舒安臉色一正,坐直身子,對着視頻那端的人說了句,「先不說了,輅亭跟司慕過來了。」便掛了電話。

易舒安站起身來拍了拍未輅亭,跟艾司慕打招呼,「司慕,好久不見。」

艾司慕輕微的抬了下眼皮,明明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易舒安這會兒從她的眼神里莫名讀出了一絲嘲諷。

他看着艾司慕坐到一旁的診療椅上,淡淡開口道,「前天晚上。」

就隔了一個晚上,久都稱不上,哪來的好久。

未輅亭在一旁嗤的笑了出來。

易舒安誒了一聲,為自己辯解,「在我這兒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所以司慕啊,舒安哥哥說的好久是對你非常想念的意思。」

未輅亭在身後冷笑了一聲,踹了他一腳,懶得聽他滿嘴的油腔滑調。

艾司慕已經乖乖躺下,她看了眼神色不變的易舒安,突然問,「這麼想我?」

易舒安邊將安神香點上,邊點頭恩了聲,「請去掉你的反問語氣,你可是舒安哥哥的寶貝啊。」

艾司慕想了想,淡淡的應了下,在易舒安坐到身邊的椅子上後閉上眼睛,「阿染哥哥知道嗎?」

這......

易舒安麻木地看着閉着眼睛的艾司慕,這麼好看一小丫頭,怎麼偏偏長了張嘴呢?他憤憤的轉頭看着一旁憋笑的未輅亭,眼神控訴:不管管?

未輅亭挑眉,一臉傲據:好不容易寵出來的,管什麼?

易舒安嘆氣,他這什麼命,年紀輕輕認識這兩煞星。

《Admiring》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