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回到明朝斗朱棣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回到明朝斗朱棣 都市言情

[] 不是為別人,他只是為了自己。 朱允熥那來自後世的靈魂知道,這個最尊貴的皇孫,下半生將會是多麼的凄慘。 建文防備他,根本沒讓他就藩。 朱棣害怕他的名分大義,把他圈禁起來。 三十九歲!朱允熥只活到了三十九歲。 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 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 「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 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展開

《》章節試讀:


[]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經過毛驤短暫的分析,許多事情雖還沒有一個清晰可讓人信服的結果,但起碼頭緒已經明朗起來,不再抓瞎。
劉寶兒沒死,那死的是誰?
一具不知名的屍體還有消失的劉寶兒,等於秦王的王宮裡沒了兩個人。
所有的疑團和線索,都在此處。
秦王朱尚烈在寢宮之中,再次召見了毛驤。
還有王府總管太監單得凈,王為人,護軍統領高志,另一位秦王的心腹,王府長史林宗德。
「王宮之中太監宮人僕婦加上雜役兩三千人,查起來談何容易?」林宗德臉色陰沉。
毛驤依舊面無表情語調冰冷,「按名冊!」
旁邊單得凈和王為人的臉色都變得多少有些不自然起來。
他們這細微的變化被毛驤看在眼裡,「有問題?」
「先王在的時候!」單得凈沉吟片刻,開口道,「許多進宮的宮人太監等,並未奏報過。所以,名冊上難免有遺漏!」
上一代秦王朱樉是個混世魔王,多少奴婢都不夠他用的。這些年除了京城方面撥來的太監等,他私下更是收了不少閹人。
「怪不得會混進賊人來!」毛驤冷笑。
其實這話他還是客氣了,上一代秦王被毒死,這一代遭人刺殺,皆是因為治家不嚴,自己的王府自己的身邊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不出事才怪了。
可這話,還是讓眾人臉色難看。
尤其是秦王朱尚烈,狠狠的看了幾眼心腹手下們,低聲道,「你們辦的好差事!孤的王府交給你們,你們就這麼管?」
「奴婢等該死!」
朱尚烈喘着悶氣,看向毛驤,「這麼說來,死的不是劉寶兒。那劉寶兒,必定就是朝刺客通風報信的姦細咯?」
「也未必!」毛驤聲音平靜,「也有可能是賊人的障眼法。」
他這麼一說,其他人再次疑惑起來,不得其解。
「賊人在刺殺千歲之前,定然想到了兩種後果。第一,王爺您被殺了。第二,王爺您有驚無險逃過一劫。」
「兩種後果,就要有兩種處置方法。」
「第一種且不說,只說第二種。」說著,毛驤忽然笑了笑,很是瘮人,「賊人會想,您大難不死之後也定然會覺得王府中有他們的內應,是吧?」
朱尚烈點點頭,面色凝重。
「懷疑有內應就要去查!」毛驤繼續道,「內應都是很難查的,可剛出事王府就少了一個太監,你們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就好像他是故意讓你們發現他失蹤了一樣,然後又馬上在王府西門外的排水溝里,找到一具屍體。」
說著,毛驤頓了頓,給眾人沉思的時間。
「一具面目全非像是劉寶兒的屍體!」
「賊人為什麼要這麼做?若劉寶兒真是賊人的內應,這不是畫蛇添足嗎?」
毛驤不是個口才很好的人,在他的講述之下,眾人越發的不解苦苦思索起來,都被他說糊塗了。
「這麼說吧,若我是賊人,事發之後馬上要做的就是清理掉王府的內應。怎麼清理?當然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不但不能讓你們找到屍體,更不能讓你們看到那具屍體是被人謀殺的!這樣你們就永遠沒有頭緒,沒有方向。」
「因為被謀殺的屍體代表着,王府之內還有他們的其他內應。」
「為何要主動把自己一方隱藏在王府的其他內應,暴露出來呢?」
高志想了半天,「是啊,蹊蹺!真蹊蹺!」
朱尚烈眉頭緊蹙,顯然是被繞糊塗了。
「因為他在轉移視線,可以說這個劉寶兒是被主動推出來的,賊人也預料到,王府中必然有人會識破這等手段。」毛驤繼續說道,「那具屍體錯漏百出,即便能逃過王府中人的眼,也逃過不過官府的仵作!」
「一旦王府知道那具屍體不是劉寶兒,就必然深信活不見人的劉寶兒是內應,對不對?到時候不但要找劉寶兒,還要全力去找誰殺了那具屍體,對不對?」
「說白了,賊人故意弄了一個替死鬼出來,讓我們誤以為是內應!」
他越說大夥越是不懂,個個聽得腦袋生疼。
「那劉寶兒哪去了?」老太監單得凈道。
毛驤一笑,「你看,我們都在糾結這個事!賊人就是讓我們迷糊糊塗,去糾結這個事!不管劉寶兒是不是內應,我們的目光都在這個名字上。」
「所以你的猜測是,內應發現行刺失敗,所以故意弄死了一個人,然後讓我們以為是劉寶兒!」林宗德一邊想一邊說道,「他為何要選劉寶兒,那具屍體不是劉寶兒,那真的劉寶兒呢?」
「假設暫時沒有我,你們是不是會認定那具屍體就是劉寶兒?」毛驤罕見得有些失態,甚至有些氣急的說道,「是不是這樣?」
「是!」眾人想想。
「那殺劉寶兒的兇手,就是隱藏在王府的另一個內應是不是?」
「是!」眾人又道。
「即便你們以後發覺那具屍體不是劉寶兒,也會想是不是劉寶兒隨意殺了個人冒充自己,然後溜之大吉了,是不是?」
「是!」眾人再次點頭。
「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是賊人的內應故意讓你們這麼想的。在出事之後,他知道你們要追查王府中隱藏的內應。隨意臨時找了個倒霉鬼過來弄死,然後又讓劉寶兒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樣,你們就全部抓瞎,毫無頭緒!」
「或許他也把劉寶兒殺了,王府這麼大趁人不備埋起來,你們也找不到。你們就認定了劉寶兒是內應,對不對?」
這次,眾人想了許久,沒有點頭。
毛驤有些抓狂,想罵人。
「你們要找內應,賊人就給你們找了一個。」毛驤壓抑着心中的怒氣,「不是劉寶兒也可以是張寶兒,周寶兒,任何一個人都行,還不明白嗎?」
「賊人怕戲演得太假被你們看穿,所以故弄玄虛弄了具不是劉寶兒的屍體,懂了嗎?」
眾人真的不懂。
「所以,現在不要糾結劉寶兒了,去查殺人兇手!」毛驤說累了,聲音有些無力。
「等等!」朱尚烈忽然開口道,「孤明白了,賊人故意讓孤以為,串通他們的內應是膳食監的太監,對不對?」
「你還沒笨到家!」
毛驤心中腹誹一句,嘴上道,「千歲英明!」
「那也就是說,王府中的刺客內應,有可能是任何人?」朱尚烈又道。
「是!」毛驤簡短回答,「也有可能是王爺您身邊的侍衛!」
「不可能!」朱尚烈斬釘截鐵的說道,「本王身邊的侍衛,都是忠貞之士!」
「王爺剛才還記得臣說過一句話嗎?賊人必然有兩種預案,第一種就是刺殺您成功之後的預案!」毛驤冷聲道。
「嗯?」朱尚烈和其他人同時驚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