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我有個最尊貴的名字,朱允?。我是大明太祖的嫡孫,太子朱標之嫡子。母親是常遇春之女,舅爺是藍玉。我是大明最尊貴的皇孫,也是大明皇位,最有分量的,最為合法的繼承人。我將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風華無雙,日月昌明。海納百川,四海來拜。展開

《》章節試讀:

[]
就在朱元璋在宮人的攙扶下,準備移步坐下時,朱允熥再次叩首。
「皇爺爺,孫兒有一事相求!」
「說!」朱元璋大手一揮,悲切地道,「你我爺孫之間,但說無妨!」
朱允熥面容悲戚,雙眼紅腫,「父親在時,孫兒頑劣,沒少讓父親操心掛懷!」說著,擦下眼淚,繼續說道,「父親去了,孩兒想入皇覺寺,為父親守孝三年,日日吃齋念佛,誦經聽佛。為父親,為皇爺爺,在佛前積累功德!願父親英靈常在,皇爺爺長命百歲!」
說著,再次叩頭,「請皇爺爺恩准!」
朱元璋剛剛平復的心情,再次翻湧起來。
「多孝順地孩子呀!」
百善孝為先,孝是衡量一個男兒,最基本地準則。也是這個時代,最為讓人欣賞地道德品質。
世人皆信奉佛家家功德一說,朱元璋又少年時在皇覺寺出家為僧。
這個十四歲的孩子,甘願用自己三年的大好年華,捨棄榮華富貴。為父親,為祖父,在佛前誦經祈求。只求父親英靈常在,求祖父長命百歲,身體康健!
這是何等地大孝?何等的美名?朱元璋如何能不動容?
看着朱允熥那張情真意切地臉,看着朱允熥那張像極了兒子的臉,朱元璋心裏又是酸澀,又是欣慰。
男人,只有經歷風雨才能成長!
這個孫子,雖然失去了父親,但是他真正長成了一個男兒!孫子都是自己的好,這一瞬間,朱元璋忘記了朱允熥懦弱,蠢笨的性格,忘記他平日頑劣的表現。
朱元璋甚至有些生氣。
我這麼好的孫子,平日在別人地嘴裏,竟然是那樣的口碑!
一個如此孝順的孩子,怎麼會是頑劣地?怎麼會是蠢笨懦弱地?
想到此處,朱元璋又有些自責。
自己這個皇帝祖父,平日是不是有些忽略了這個孫子?
見朱元璋看着自己,久久不說話,朱允熥再次叩頭,鄭重道,「皇爺爺,請成全孫兒的一片孝心吧!」說完,膝行兩步,將手放在朱元璋的膝蓋上,泣不成聲。
仔細地看着朱允熥消瘦的臉頰,紅腫地雙眼,再想起這孩子聽聞父親去世,當場哭昏了過去。
朱元璋頓時心疼,柔聲道,「好孩子,咱知道你孝順。可現在不是說這個地時候,你父親剛走,你要愛惜身體,好好活着,才是真地孝順!你不為別人想,也要為你爺爺這把老骨頭想想!」
「皇爺爺!」朱允熥眼含淚光,慢慢把頭靠在朱元璋的腿上。
「痴兒!痴兒!」朱元璋亦是眼含淚光,輕輕撫摸朱允熥的頭髮,喃喃說道。
奉安殿中,呼吸聲清晰可聞。無論是臣子,還是宮人,皆是動容。
朱元璋雖是祖父,但他先是皇帝,才是祖父。
朱允熥雖是孫子,但他先是臣,才是孫。
講究禮法的封建時代,哪怕是對自己最愛的兒孫,皇帝都不能輕易真情流露
可是現在,皇帝卻像一個平常百姓家的祖父那樣,和孫子相依細語。而這個孫子的身份又是嫡孫,不免讓人浮想聯翩。
尤其是呂氏,則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朱允熥。為太子守孝,是她早上特意交代兒子朱允炆,要說給皇帝聽地。可是此刻,卻被這平日不顯山不漏水地朱允熥給說了。一時間,心中大急,趕緊又碰了碰兒子。
朱允炆頓時會意,同樣爬到朱元璋身邊,哭道,「皇祖父,孫兒孫兒也要為父親守孝!」
五一碗面
看着朱允炆那張蒼白地臉,朱允熥心中冷笑。
「一步先,步步先。
守孝是我先提出來地,你朱允炆只不過是拾我牙慧。
我是真情實意,你是錦上添花。
我的孝在朱元璋心中是百分百,而你的孝,則是要打個折扣!
在關乎大明皇儲地位的交鋒中,我佔得了先機,取得了第一次勝利。」
春夜地風,依稀有些微寒。
風從奉安殿外吹進來,殿中的燭火隨風擺動,將跪着地人影拉得很長。
跪太久了,兩條腿已經麻木。
可是在這個禮法人倫為天的年代,朱允熥不能有任何地鬆動。
只是跪着,再累還能有在現代社會,起早貪黑賺錢累?
現代社會,為了生活為了家庭,是個男人都不能放鬆自己。
回到大明,關係到自己以後的地位,關係到自己的生死,更容不得放鬆。
幾個小的弟妹已經忍不住,躺在宮人的懷裡昏昏睡去,眼角還帶着淚痕。
只有呂氏,朱允熥,朱允炆,還在跪在靈前。
「二哥!」朱允熥看着同樣消瘦地朱允炆,開口說道,「要是累了,你先去歇歇,弟弟在這守着!」說著,看看呂氏,「母妃也去歇會吧,孩兒給父親守靈!您,身體要緊!」
聞言,昏沉的朱允炆忽然覺得這個三弟有些陌生,以前這個三弟可不是這個性子。
而呂氏也是同樣不住的量着朱允熥,一天之內,這老三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以前朱允熥可不會如此沉穩,更不會如此體貼別人,甚至都不會主動開口和他們說話。
「哪有當哥哥的去歇息,讓弟弟守着的道理?」朱允炆淡淡地笑下,「還是三弟去歇會吧!父親去世前一個月,都是我在塌前侍奉,我習慣了!」
帝王家,哪裡有兄弟情誼?朱允熥只不過隨口一說,就引來朱允炆這大的反應。
這是在示威?還是在宣告主權?
腦海中的記憶告訴朱允熥,朱標去世前的一個月內,確實是朱允炆用長子的身份,在身邊侍奉。
可是朱允熥同樣知道,不是原來的朱允熥不想侍奉,而是靠不上前。
當家人要走了,後媽自然是要帶着她的親兒子做出樣子給別人看。不是她的親兒子,她防還來不及,怎會讓人看到好的一面。
奉安殿中一片安靜,但是周圍還有許多雙眼睛,許多隻耳朵,朱允熥知道,他們在靈前的對話,一定都會傳到朱元璋的耳朵里。
於是,朱允熥不咸不淡地說道,「辛苦大哥了,自打父親病重,弟弟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多少次想侍奉於床前。可每次去,都被母妃給擋回來了,說有二哥在,無需我擔心,多一個人反而不方便。」
說著,朱允熥低頭揉着眼睛,「我知道母妃是好意,可我畢竟也是父親的兒子,沒能親手奉上湯藥,伺候父親,實在是生平大憾!」
瞬間,呂氏的眼睛看向朱允熥的目光,變得凌厲起來。
她本是庶妃,太子妃常氏去後,她掌管東宮,對於這個太子正妻所出的嫡子,自然是防備及深。幸好這個太子的嫡子,不甚精明,平日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可怎麼今天突然變了個人!不但在皇帝面前博取歡心,而且言語之間,也不再唯唯諾諾。
再想到今日皇帝對朱允熥的愛憐,呂氏更加有些揪心。
她出身不高,能以普通庶妃的身份,爬到太子繼妃的位子上,自然不是普通女子。對於太子和皇帝的喜好性格,可以說了如指掌。
這位皇帝可不是容易動情地人!上一次見皇帝如此真情流露,還是在已故馬皇后的葬禮上!而且上一次,皇帝最為憐惜地,正是太子!
自己這麼多年費盡心思,為地就是自己的親兒子,能繼承太子的大統。但是兒子庶子的身份在心裏確實一根刺。
現在那個平日看着沒有一點長處的嫡子,居然突然變得能討好皇帝,能獲得歡心,呂氏的心中頓時不平靜起來。
甚至,隱隱有些恨意。
此時,忽然一位宮人嬤嬤,輕手輕腳地走來,在呂氏耳邊輕語幾句,又慢慢退下。
呂氏擦下眼淚,「老三,你哭了一天,守了一天,是不是餓了!去歇一下,用些東西!」
這是今天,呂氏和自己說的第一句話。
朱允熥心中又反覆思量再三,開口道,「母妃,孩兒不累,不餓!」
「去吧!」呂氏柔聲道,「你們有孝心是好地,但是不能累壞自己的身體!你先去,等你回來,我再讓你二哥去!」說著,語氣變得嚴厲起來,「去吧,聽話!」
無事獻殷勤,必有蹊蹺!
可此時眾目睽睽之下,朱允熥不能說不。
「是!」低頭應了一聲,扶着膝蓋站起來,深吸一口,朝後殿走去。
呂氏看着他地背影,眼神如刀。
「兒子,你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老三平日裝得多好,你父親剛走,就跳了出來!」
朱允炆若有所思,沒有說話。
呂氏和兒子靠近些,在他耳邊小聲說道,「你父親臨終前,跟娘說,要對你那些叔叔敬而遠之。我看,你要敬而遠之的,反而是這個老三!」
且說朱允熥走到後殿,見周圍無人伸展下手臂。
宮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說話做事都要三思後行。這才是穿越的第一天,就如此難熬,以後呢?
以後,只有得到了朱元璋的歡心,得到了那個位子,日子才會真正的好過,才能真正的隨心所欲。
朱允熥隨意的在地上走着,腦中卻不停的思索。
對於朱元璋那樣雄才大略的皇帝,除了取的他的歡心之外,想要那給位子,必須要有能力!
自己有什麼能力?自己雖然愛好歷史,了解大致的走向,但其實並無什麼過人之處,如何證明呢?

《》章節目錄: